冬眠小说网提供爱君如狂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君如狂  作者:楚妍 书号:15149  时间:2017/5/16  字数:7925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幸好牛、马儿和羊群们均十分镇定,并没有因为惊人雨势而显出动和不安,对于他俩的二度造访也处之泰然。

  夏元赫在一个空旷处,勉强生起火堆,让深受寒与饥饿迫的她,稍稍感到舒适了些。

  “冷吗?”他把衣服下来,放在火堆上的木架烘烤,结实起伏的背肌在火光映照下分外伟岸,那匀称得不可思议的身躯,是力与美的完美组合。风残雨摧之后,原本该憔悴不堪的容颜,依然俊得叫人生妒,明明已倦极累极,他的轩眉灿眼却安然得波澜不生。

  乔羽书心想,如果不是之前两人严重恶,她大概会情不自地爱上这傲慢不可一世的自大狂。

  “冷,冷得我快要受不了了。”她连举在火堆上烘烤的双手都了无血地颤抖着。“喂,我能学你,把衣服了,放在火堆上烤吗?”孤男寡女共处一“厩”她很难确信他会是个现代的柳下惠。

  “请便。”

  夏元赫要不是个十足的自大狂,就是个性冷感,他看都不看她一眼,把身子转向一边,眉目轻锁,就再也不动声

  苦寒摧折了她该有的矜持和防卫,她快手快脚地剥去衣,仅留下贴身的衣,鞋袜也下,解开一头长发,半蜷缩在草堆边,痛感从头开始折磨她,慢慢沿着臆传向四肢百骸。

  突然一阵急咳加上扯破嗓子的尖叫,让夏元赫不得不回过头来察看究竟怎么回事。

  “老鼠,有老鼠。”顾不得衣衫不整,她花容失地躲到他背后。“你把它赶走,看到没,它的尾巴在那儿! ”

  “不是老鼠,是蛇。”一条壳花,潜在草堆里,夏元赫取来一,将它赶往别处。“好了,应该就它这一条吧,你——”

  乔羽书吓呆了,水眸和樱张得老大,连闭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你,你没事吧?”夏元赫好言安慰她坐下,并再三保证绝对不会再有虫蛇鼠辈来干扰。

  “我,好冷。”她攀向他的臂膀,冀望获得更多的温暖。“好冷…”

  她滚烫的前额贴靠在他前让他吓了一大跳,他目带焦灼地摇撼着她“老天,你发高烧了!”烧成这样却还喊冷,这是…见她息加剧,他骇然地用整个身体包覆住她。

  “我,我不会死在这里吧?”乔羽书也被自己吓坏了,脸色苍白得如一张雪的丝绢。“不是说、说…

  祸害遗千年的吗?”

  “不会,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夏元赫将她抱得死紧,见火光稍小,说:“我把火加大,为你烧一壶水。”

  “不,不要离开我,抱紧我,求你…”无助地倚偎在他前,眼前是一张仓皇关切却不知如何是好的面孔,看到向来沉静的双瞳里涌出那么多的恐惧跟无奈,她莫名生出一股欣慰。

  在气力将竭之际,她想的不是温暖的房间、亲爱的家人,而是他的怀好暖和,下一刻,她沉入无底的黑暗——

  想是昏过去了,也可能是睡着了,要不是夏元赫起身去添柴火,她大概会就那样歪在他身上,蒙蒙胧胧地昏睡一整晚。

  清醒过来的她身体渐渐温暖起来,发自体内的热度则出入意料地逐渐退去。

  夏元赫的手停在她的脸庞上方,踌躇良久,最后轻轻抚向她苍白的左颊,缓缓摩挲起来。

  他的另一只手臂仍紧抱着她,两人之间有些不寻常,也很有碍观瞻的袒裎相对。

  他的息就在她的耳边,那弧线优美的在她腮边,她清楚看见他眼中布满的血丝。

  “我想,我恐怕要大病一场了。”有记忆以来,她不曾这样头痛裂过,原本已经退去的高烧又陡然窜升,烧得她两眼离。

  “真要那样,我只好冒险带你回别院。”夏元赫将地再移近火堆一些。他从工房里找来还堪使用的铝锅,里头已经传出阵阵香,他舀了八分满的一陶碗,端到她嘴边,喂她一口一口喝下。

  “好些了?”

  他的体贴让她备觉窝心,很少有人能够在危难当中,还愿意全心全意关照旁人,特别是一个不太顺眼的讨厌鬼。

  乔羽书赧然地握住他的手“如果我能大难不死,请提醒我得好好谢谢你。” 

  “我会的。”他故作轻松地说。“别忘了要泉涌以报。”

  “那是当然。”她动着干涩的笑道:“若能逃过这一劫,我发誓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爱上我,”

  “可见不是太严重嘛,这个笑话非常有趣。”他的笑,帅呆了。

  “我是认真地。”乔羽书一奉正经地说“我虽然被宠坏了,但没有被宠傻了,像你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怪不得小龙非你不嫁。”

  夏元赫的手再一次放在她额头探触温度,掩不住的忧心全写在眉宇之间。

  “我也许是个好男人,但不一定是个好丈夫。”他漫不经心地回答。

  “是不是好丈夫,得看你爱我够不够深。”她自嘲地咧着小嘴笑。“答应我嘛,绐点机会,至少不要拒绝得太让我下不了台。”

  “我们不适合。”与她四眼相望,心底深处突地怦然悸动。仿佛听见了什么神秘的召唤,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缓缓摩挲着。

  这样的触抚代表什么呢?乔羽书觉得浑身战栗,激动情素迅速在她体内窜

  “我去帮你把衣服拿来,应该干了。”他慌乱地逃离她的视线,是因为心虚?

  到了下半夜,大雨总算变小了。穿上干的衣服,并没有减轻她体内冷热错的痛苦,天将破晓,他发现昏睡的地身体热得发烫,再这样下去,恐怕情况不很乐观。

  到马厩里牵出一匹黑色的骏马,将乔羽书扶到马背上,他已顾不得勉强涉水的危险,‮腿双‬奋力一夹马肚,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别院。

  谁知别院的大门从里面被人反锁住,夏元赫十万火急地敲打着门板,半晌里头却静悄悄的,一点声响也没有。

  这么大的声音,龙依旬不可能没听到才对呀。雨势渐趋变大,他二人站在门外,满身的,可怜的乔羽书畏寒得不断瑟缩着身子,气息逐渐转弱。

  夏元赫以拳当槌,将门板砸得砰砰作响,但得到的响应仍是一片岑寂。

  “到…木屋去,陈嫂,在那里,她…她…可以…”整晚的煎熬,到此已竭力衰,连开口说话都十分困难。

  “也只有如此了。”

  夏元赫扶她上马,自己再纵身跃上马背,临去之前犹心有不甘地回眸望向二楼卧房。昏黑的晨中,在落地窗前,依稀仿佛有一抹瘦弱的人影。是她!

  像一记猛拳沉笃地捶在口,他既惊又怒,牙关一咬,啥也没表示,便凋转马头,扬长而去。

  从别院到木屋的路途并不是太远,今走来,却如天涯海角一般。

  狂奔的马儿额得厉害,有几次他差点就要令乔羽书摔下马背。

  所幸在半路上,就遇上了早起的长工们,大家合力将他们接往木屋安歇。

  “快,你去烧热水,你去把护士小姐找来,你去熬一锅热汤。”陈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抱住乔羽书眼泪就成串地往下淌。

  “对不起,我——”夏元赫希望或多或少给点解释。

  “是你害她的?”陈嫂半是不舍半是气急败坏“你真讨厌她,也犯不着把她整成这样呀!我家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拼命。”

  “陈嫂,别…”乔羽书星眼微张,新来帮佣的欧巴桑慌乱地将一碗热汤强行灌进她嘴里,呛得她急咳不止,虚弱的蜷曲在木上,手不停摇晃,要陈嫂别责怪夏元赫。

  众人都不再说话了,一张张仓皇的面孔全投在她身上,欧巴桑拼命按摩她的两手手掌,痛得她忍不住要叫喊出来。

  “如果一个小时内,她再高烧不退,就必须将她送往山下就医。”匆忙赶来的护士察看情况后说。

  “她,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会不会?”陈嫂抓着护士的手追问。

  乔羽书则闭紧双眸,此时此刻,她只想,好好地狠狠地睡他一觉。    大概睡了有一世纪那么长,她从黑甜梦乡中酣然醒来,陈嫂不知到哪儿去了,眼前是夏元赫凝神专注,万分沮丧的脸。

  “你不是黑白无常,来拘拿我回曹地府报到的吧?”她的嗓音仍沙哑得很,不过脸色已经红涧多了。

  夏元赫以掌按住她的,示意她躺着多休息,

  同一刻她又衍生了坏女孩的念头,希望他多多少少有点非分之想。

  “阎王怎么舍得抓走你这么漂亮又乖巧的女孩。”他的手指头在她鼻尖碰了一下,就搁回沿。

  “乔先生请来了镇上一家知名医院的整组医护人员,总算让你平安险。” 

  “我爸爸来了?”是哪个大嘴巴跑去告诉他的?

  “唔,现在陈嫂正声泪俱下地跟他数落我的十大罪状。”他的口气再轻松不过,足见他根本不在乎。

  “放心,我待会儿再跟我爸解释。”

  “没有必要。”夏元赫盯着她的脸,若有所思地,那稍纵即逝地是一丝生硬的叫感情的东西,只是很快地又被他埋藏至眉睫下,他霍地起身,踱至玻璃窗前。“我已经向令尊提出辞呈,月底就离开。”

  月底?那不就只剩下五六天了。

  “是因为小龙?”乔羽书从戴平那儿得知,龙依旬一直很不高兴夏元赫待在这荒山野地,她去而复返,主要的目的就是劝说夏元赫辞去这儿的工作。

  他回眸,定定地望住她,许久才说:“是因为我自己。”

  “骗子!”她扯开被子,陡然从上站起,忽觉一阵晕眩,站都站不稳,夏元赫忙冲过来搀住她“昨天我们不肯听她的劝坚持到牧场去,惹恼了她,所以你就投降了?”

  他以一声长叹作为响应。

  “我早该知道,你还是爱她的。”拍掉他的手,她倒头窝回被子里,不敢相信眼泪居然在同时间决堤了。

  一只温暖的大掌从颈后抚向她的两颊,停驻在她的办,她张开嘴,用力咬下去——

  “羽书,羽书!”

  是龙依旬的声音,听得出来非常惊慌。

  “戴平没骗我,你真的病了。”推开夏元赫,她焦灼异常地挨到边。“要紧吗?医生都来了,他们怎么说?”

  乔羽书不知道地是在问她,还是在问夏元赫,但也不好意思躲着不见人。

  “没事,已经好多了。”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她冲着地干干地一笑。

  “呃,你的嘴巴怎么血了,我帮你擦掉。”

  龙依旬不愧是气质出众的淑女,讲话、动作都秀气得不得了。

  “谢谢你,不要紧的。”乔羽书觉得自己像小偷一样不自在。

  “是不是去牧场的时候跌的?”她体贴地问:“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元赫,咦!他刚刚不是还在吗,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是啊,走也不说一声,没礼貌的家伙。”乔羽书看见他悄然离去的身影。她没吭声,是因为明白夏元赫和龙依旬之间的心结。

  “不管他,反正我是特地来接你的。”龙依旬说:“怎么可以让你窝在这又小又简陋的地方,还是回别院舒服些。”

  然让龙依旬相当不悦。

  “怕我毒死你啊?”她从成排的瓷盘后瞥了地一眼。“这是我随身携带的草药,瞧我这身子骨,风一吹就摇摇坠,只要一变天,不马上煎个两三帖服下,就得咳个十天半个月的。除了这个,我还有四物丸、君子汤和石头心,要不要尝一点?”

  “药罐子啊你。”释除疑虑,她伸手端起汤碗“好烫!”忙又搁回桌面。

  这么烫,怎么一口喝下去?

  “怕烫就糟了,中药一定要趁热喝,药效才走得快。还有,喝完以后,等四个小时以后再吃水果,避免被中和掉,功亏一篑。”

  乔羽书张着嘴,好生佩服地望着龙依旬。

  “你好厉害,懂那么多。”

  后来她才知道,龙依旬是资优生,从国小一路念的都是名佼,毕业后,工作也是一帆风顺,在她生命中不晓得什么叫失败,直到遇上了夏元赫。

  “有什么用,有人还不领情呢。”

  她话中有话,乔羽书猜想那个不知好歹的人,百分之百是夏元赫。

  “你们在牧场忙了一整个晚上,为什么不直接回来这里?”

  “回来啦,可是门给锁住了,进不来。”她特意用比较轻松的语调说,免得让她感到内疚。

  “哎呀,戴平怎么那么糊涂!”她震惊地说。

  “戴平?”关她什么事?

  “是啊,戴平昨晚到这儿找元赫,我跟她说你们可能晚点回来,她就在书房的长沙发上先窝着,大概、大概她是为了安全起见,又想你们应该带了钥匙在身上,所以…”

  所以她和夏元赫都错怪她了。真是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惭愧。

  “无所谓,到木屋睡也是一样。”她端起汤碗,真的一口气把药全?⒘恕?br />
  龙依旬的眼睛紧盯着她,直到她下最后一滴药汁,她才笑盈盈地接过汤碗。    夏元赫连着三天每天都三更半夜才回别院,像是故意躲着乔羽书和龙依旬。

  几次乔羽书想问龙依旬,他二人究竟怎么回事,都让她用别的话岔开了。不说拉倒,横竖她知道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在上躺了几天,骨头快绐躺歪了,今乔羽书特地起子个大早,但愿能赶上工作人员,一起坐卡车到园区散散心。

  走进浴室,换上外出服,顺便把头发扎成两条辫子,一见镜中的自己依然满脸病容,就算加倍涂上昂贵的,再扑上效果特佳的粉,似乎也无济于事。

  “你要出去?”打开浴室的门,习惯早起的龙依旬赫然站在门口。

  “嗯,出去透透气。”今天温度好像又下降了,比起昨儿更加冷到骨子里去,陈嫂帮她带来的大衣不知到哪儿去,一下子怎么找也找不到。

  “别去了,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我想到山下买点东西,你陪我去。”龙依旬转身蹲在橱柜前,收拾她的衣物。

  “可是我…”她好想去见见夏元赫,几天不见,她竟要命地想念他。“我跟戴平,我…”

  “是戴平,还是夏元赫?”她突然目锐利地问,兴许发觉自己口气欠佳,她马上噗哧一笑,化解彼此的尴尬。“逗你的,瞧你,你跟元赫是死对头,去找他做什么,对不对?”

  “呃,说的也是。”虚应完这句话,她实在没兴趣再跟她多谈了。“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大衣?我昨天好像放在椅子上。”

  “是吗?我没注意耶,”龙依旬好意地将她的外套借给她。“虽然短了点,但保暖应陔没问题。”

  “那,谢谢你了。”像做了坏事的孩子,她早饭也没吃就直接赶往木屋。

  天气真的好冷,完全超乎龙依旬借她的短外套所能抵御寒度的能耐。

  “怎么跑出来了?”夏元赫猛然从树丛中冒出来,匪夷所思地看着她。“这种天,十度不到,你大病初愈穿着这样单薄,不怕冻坏了?”

  “我急着出来想见你,想…只想见你一面。”莫名地,她的眼眶瞬间全红了。

  夏元赫拉过她的手,才迟疑了一下,便将她拥进怀里。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紧搂在臂弯里。暖暖的情意自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真希望他永远不要松开手: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永恒。

  “我送你回去。”他匆匆绽出一抹温柔的笑靥,随即敛起脸容。

  “不,我要陪着你,去任何地方都好。”恋情产生得突然,却山来得汹涌澎湃,她没有办法形容自己是怎样的对他无法自拔,之前的对立也许是她抗拒他魅力的反应。“不要赶我回去,不要让我单独面对她。”

  “她不会是我们的障碍。”夏元赫轻捧起她的脸,指腹在她颊边摩挲。“你必须很认真地考虑,跟我在一起当真是你最渴望的吗?”

  “不相信我?”这年头已经不流行山盟海誓了,否则她会毫不迟疑地掏心挖肺,表明心迹。

  “不相信我自己。”说话时,他眺向远方,眼神变得失了焦距且离。良久,他把目光收回来,停驻在她脸上,然后,他放开她,换一种陌生的神色凝视着她。“我怎能拿你一辈子的幸福当赌注?”

  “怎么会是赌注呢?除非你不爱我。”乔羽书不让他逃避这个问题,他的眼转向哪儿,她就把头跟到哪儿,让他无所遁形。

  夏元赫盯着她苍白不掩清丽的两颊,他看来十分疲惫,两腮已透出墨绿色胡碴,原本灿亮如星辰。深幽如汪洋的黑瞳,也显得黯淡而晦涩。

  他的犹豫不决,语无言,已经令乔羽书深深受到伤害。

  “我说中你的心事了?你不肯爱龙依旬,不要戴平,连我也…你根本不愿意跟任何人发展亲密关系,也不愿意让别人爱你,是我一相情愿,我…”她激动地推开他,一脚不慎踩到小坑里,身子突然倾斜,但还是气愤地拨开他好意伸出的手。

  “不要这样,听我说。”他握着她的臂膀,目光慌乱地与她四目织“爱个人有那么容易吗?不需要负责任,不需要付出?”他将脸埋进她的长发中,强迫她倾听他昂的心跳。

  “你的顾忌我懂,但,那真的不重要,我在乎的不是那些。”她踮起脚尖,献上朱,叠印在他的薄上。

  夏元赫的心霎时满,神魂俱感地拥着她,与她绵厮磨,情越起来。

  当阳光钻透厚厚的云层,探出温煦的笑颜,他眉宇间的霾终于逐渐淡去。

  “你看,爱我真的很容易,我野心不大,占有也不强…”一块不知何故从山坡上急滚而下的大岩石,打断了她的话。 

  幸好夏元赫身手矫健,及时将她推开,才没给饼。

  “这是…”泥石吗?

  “快走。”夏元赫像是察觉了什么,匆促拉着她奔往木屋的方向。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到园区去了,空的大厅只剩戴平一个人。

  “你们…”她垂眼看到乔羽书的纤手仍被握在夏元赫掌心中,口一阵起伏“原来龙依旬没骗我,你们真的…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乔羽书和夏元赫都无言以对,戴平的口气,好像他俩的恋情是天理不容,大逆不道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听着,戴平,”乔羽书为龙依旬散播流言有些意外,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立场说清楚,以免后诸多纠葛,弄得大家连见面都不自在。“我跟夏教授…”

  “那么快?快得让我措手不及?”戴平不等她说完就截去她的活头“休想我会给你们任何祝福,我要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下十八层地狱,永远不能超生!”

  戴平的嘶吼一如空谷中传来的回音,久久不绝于耳,今她浑身寒直立。

  望着她痛苦离去的背影,乔羽书隐约有股不祥的预感。“她一定恨死我了。”她这个天字第一号大小姐实在够吃瘪的,谈个小小的恋爱居然能搞得天怒人怨。

  “谁恨死你了?”龙依旬总选在最不恰当的时候出现。  wwW.dmDmxs.Com 
上一章   爱君如狂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楚妍最新作品《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免费小说爱君如狂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爱君如狂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