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爱君如狂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君如狂  作者:楚妍 书号:15149  时间:2017/5/16  字数:8616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龙依旬穿得一身亮丽,手里提着一只竹篮,笑容可掬地从外头走了进来。“哈,这么巧,你也在这儿,我帮羽书煮了一些点心,你也来一点吧。”

  夏元赫浅浅地朝她点了个头。随即无言地立在一旁。

  看着竹蓝里的点心,乔羽书不得不感到佩服,她的确是巧妇,烹调的食物样样都好吃得过分。现在才早上九点钟,她们大约八点半分手,从别院到这儿得花二十几分钟,她怎挪得出时间来?

  “别急着吃,先把衣服穿上。”龙依旬手腕上挂着的正是陈嫂帮乔羽书带来的羽绒大衣,早上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你在哪儿找到的?谢谢,谢谢。”呼,穿上这件衣服,就不怕天寒地冻了。

  “在沙发底下,瞧你,什么都东掉西落的,迟早把自己也搞丢。”她甜美的声音连数落人也好听得超乎寻常。

  “真的?”奇怪,她明明记得是挂在衣橱里面的呀。“多亏你这么体贴,大老远替我送来,否则我准要冻成冰。”

  “就你知道我的好。”只要有夏元赫在,她讲起话来总是意有所指。“来,这八宝粥要趁热吃,元赫,尝尝看够不够甜。”

  “记得你以前从来不下厨的。”他接过瓷豌,端在手里却不动汤匙。

  “为了我心爱的男人,我很愿意天天洗手做羹汤。”地冲着夏元赫的时候,笑容格外美丽动人。

  乔羽书看了只有叹气的份,温柔婉约跟她永远不搭。

  但夏元赫像截木头桩子,立在那儿,硬是不肯接上一句好听的活。

  龙依旬自觉无趣,转身招呼乔羽书“快吃啊,反正卡车已经走了,你就陪我到山下买东西吧,算是报答我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

  她总有办法叫别人无法拒绝地的要求。

  “羽书今天跟我到研究室,”夏元赫这闷葫芦总算开口了“我去找戴平,十分钟后见。”

  “那好,我就等你把工作做完再出门。”龙依旬倒是很好商量。

  “要不要找别人陪你去?我料不准得在研究室里耗多久。”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急。”她一笑,眼光跟着已经离去的夏元赫飘向屋外,用极微弱的嗓音喃喃自语“我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等候…锲而不舍。”

  “你说什么?”乔羽书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跟她说话。

  “没,”她迅即低头收拾碗匙,藉以掩饰脸上飞快闪过的冷容。“早点回来,我等你。”    夏元赫没找到戴平,也不知她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阿亚和其他的研究员全自动到牧场帮忙清理大雨过后的泥泞。

  静悄悄的,夏元赫站在实验台前,紧抿着嘴巴不发一语。

  听到乔羽书的开门声,他略微顿了一下。

  “来了?到这边来,把柜子里的量杯拿出来。”

  等了一会儿,见没动静,他于是问:“找不到吗?

  就在右手边第一格。”

  “除了冷着一张脸一板一眼地,你就没有别的表情了吗?”乔羽书走到他背后,张臂环抱他的,将脸贴向他的虎背“我以小老板的身份命令你休假一天,专心陪伴对你疯狂着的大小姐。”

  夏元赫紧绷的五官悠然放松开来,浓眉下有着一双清澈灿亮的黑瞳。

  “把身子转过来看着我。”乔羽书学不会娇嗲,她只会耍赖,口气跟和人吵架差不多。

  “我在工作。”夏元赫尽量放足耐心,不让她太没脸。

  “工作又不会被偷,可是让大小姐生气,后果会很惨。”她软硬兼施,踮脚把嘴巴凑近他耳朵,不顾形象地啃了一口。

  夏元赫不得已搁下手边的工作,转过身让调皮的她钻进怀里,挟迫他玩相亲相爱的游戏。

  “别这样,”擒住地胡乱游走的手,他直勾勾地看进她的眼。“万一我把持不住…”

  “我已经准备好当你的子。”她这次很认真很认真地吻住他的

  理智提醒他,这是孩子气的恋,短短一两天,没理由让地做出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不应该当真的。

  “为了避免将来后悔…”

  “后悔?你还是我?”乔羽书遗憾地摇摇头。“你太瞧不起我了,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在你眼里似乎永远是个爱耍脾气、长不大的孩子?”

  “有些事情是该等到你更成的时候。”

  “二十五岁已经嫌太老了。”李敖说,女人过了二十就不可爱了耶。“拜托,不要推三阻四地,费尽舌求别人来爱我已经够没脸了,难道还要我跪地发誓,保证给你幸福,绝对负责到底?”

  她憨劲十足的傻话的确很有效果,夏元赫喟然长叹,苦笑着搂她入怀。

  多么真实的拥有。他不曾追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傲气十足、惹人讨厌透顶的娇娇女,是冥冥中的某种牵引吧,她的天真纯良、热力四,正是他所欠缺,甚至不敢想象拥有的。是谁说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不完满的圆形,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寻找那个缺口。

  仿佛呼应池内心最深处的呼唤,她在他的心湖投下一颗石头,立刻起漫天的涟漪,让他情难自

  “跟着我没有锦衣玉食,没有名车大宅,更没有一屋子的佣人伺候。你真过得来?”

  把丑话先撂在前头,以免她将来懊悔责怪他。谁说他刚正不阿的?根本就是大老一个。

  乔羽书贼贼地朝他咧嘴一笑。“上山来这两个多月,我哪天不是吃苦当吃补?”他没钱有啥关系,回去跟她老爸拐就有啦。

  “两个月还不够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度。”

  “那我给你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尽情磨练我。”够大面神了吧,这么急于投怀送抱,当真是连里子都不要了。

  夏元赫以食指摩挲着她的小嘴,心事芜杂地说:“婚姻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推托之辞。你不愿干干脆脆地接受我,是因为龙依旬?或者戴平?或是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人?”

  “都不是。”

  “是。不要急于否认,我是旁观者清,你割舍不下她们,因为你不是一个薄情寡恩的人。你的内心不肯为任何人腾出空位,又不忍心拉下脸,去伤害那些崇拜你、爱恋你的她们。如果我们是阿拉伯人,是回教徒,说不定你会娶十个八个老婆,以足大家。但是我办不到,在情感上我是绝对的自私。”

  “谬论发表完了?”他是又好气又好笑。“现在可以做点正经事吗?”

  “什么正经事?”

  她的问题夏元赫用一记深吻作为解答。

  乔羽书后脑勺枕着他的臂膀,双手环向他的颈子,与他深情拥吻,执意绵。

  四周好静,静得能听闻彼此低低的息和怦怦的心跳。

  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连话都懒得跟她讲的男人?

  但他不说话却比说话的时候更能拨、侵占她的心神,在她看来,那类善于滔滔雄辩的男人,之所以让人退避三舍,是因为他们总是目空一切,用了太多的口沫把人与人之间美好的想象空间给满了。

  他不一样,沉潜内敛,狂辙、自负得人人皆知,可没人讨厌他,只有敬畏和仰慕。

  将脸埋进他满是花草味和些许皂香的衬衫里,她的身心顿时酣畅无比。

  喜欢他的味道,男人的味道。

  闭起眼睛,安心地把自己绐他,挣出体,将自己抛向宁谧的高空,彻底地享受拥有和被拥有的美好感受。

  她是真的坠入爱河了,她想。

  “我们结婚吧。”她像在提议买一只糖一样轻松。

  “不需要多一点时间了解我?”夏元赫抚着她的长发,眼底仍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汪洋,

  乔羽书很肯定地摇摇头。她这人说风就是雨,百分百的行动派新女

  “你呢?你需要多了解我一点吗?或者我干脆现在就向你做个演示文稿:本人乔羽书,芳龄二十有五,东大企管系毕业,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体重四十九到五十五公斤之间,血型O型,天蝎座,个性开朗活泼,从小到大只得过两张奖状,一张是热心公益,一张是友爱同学…”

  “羽书、羽书!”龙依旬突然走进研究室,让依偎绸缪的两人骇然分开来:“你们忙完了吧?”她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呃,忙完了。”她怎么像摸壁魁,如影随形地跟在左右?“有事?”

  “你答应陪我下山买东西的呀!忘了?嘿,子曰,人无信不立哟。”

  “噢。”孔子没事话那么多干嘛。“那,我回去换件衣服。”

  “不必了,我的车子就等在门外。”

  龙依旬是开了一部QX4的休旅车上山来。

  “我也陪你们去。”

  夏元赫的话令龙依旬大感意外,她睁大水眸怔怔地望着他好一会儿。

  “好啊、好啊,人多热闹,”一手勾一个,她笑得异常开心,把他俩拉往门外“你开车技术比较好,你来开,羽书,我们坐到后面来聊聊天。”

  T  T  T

  山路陡,又因连着几天的大雨,两旁的泥土随着水注向路面,越发将这条仅够一部车经过的小径蹂躏得肝肠寸断。

  选择这时候下山买东西,买的还不是顶重要的东西,真搞不懂龙依旬是不是闲得发慌,还是刻意跟自己过不去。

  夏元赫全冲贯注紧握着方向盘,放慢车速,仍很难让车身保持平衡。

  “你念的是企管,上山来做什么?”龙依旬倒是一点也不受路面颠簸的影响,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她家里的状况、将来的打算,可当乔羽书回答时,她又显得心不在焉,脸上的表情明白显示,她正想着其它事情。

  望着她不时看向窗外那婀哪的身影,乔羽书不开始狐疑,她坚持要自己陪着一起下山的动机。

  她是否有些什么话想避开夏元赫私下跟她说,不,她们同住一个房间,有得是机会讲悄悄话。那会是为什么呢?

  陡地,车身急速朝前滑行,左左右右像极难控制。

  “发生什么事了?”乔羽书骇然地问夏元赫。

  “刹车突然失灵。”夏元赫从后视镜望向龙依旬“怎么会这样?”

  只见她美丽的眼睛寒光闪闪,嘴角出很不寻常的笑容。

  “你很清楚的,我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什么意思?乔羽书自认聪颖过人的脑袋瓜忽地打结,一时转不过来。

  “非得如此不可吗?”夏元赫大声地吼问和车子的颠霞一样令人惊心动魄。“你明知道一切已无可挽回。”

  “所以我才选择同归于尽。”她的神色冷静得叫人不寒而栗。

  “是我对不起你,与她何干?”

  “夺夫之恨,不共戴天,”说到这里,龙依旬冷凝的面孔倏而咬牙切齿。

  乔羽书懂了,下山购物只是个借口,蓄意谋杀才是她的本意,这女人,好可怕。

  车子赫然撞上路旁的一块大石,整个车身朝另一边作了近四十五度急速翻仰又落地,好险1多亏夏元赫技术高超才稳住车子继续滑行,否则她们铁定曝尸荒野了。

  “他又不是你的丈夫,什么夺夫之恨?这些天你对我的好,难道都是装的?”龙依旬是用伪装的善意让她消除戒心,才能促成今天的死亡之旅吧。

  乔羽书狠狠敲了下脑袋,惩罚自己的后知后觉。

  龙依旬斜睨着她,双紧抿,一句解释也不愿给。“你是罪有应得。”

  “我?”说时迟那时快,车子在一路高速滑行之后,擦向右手边的岩石,接着弹跳撞上路旁的老榕树根。

  乔羽书和龙依旬同时从座椅上被弹向车顶,重重跌回椅子。

  “完了!”什么香消玉殒,英年早逝、痛失英才等七八糟的字眼争先恐后出现在她眼前,乔羽书索蒙住眼睛,由着因车子的强烈震动,一会儿撞到椅背,一会儿贴上车窗,摇晃得骨头快散成一地。

  霎时,她听见龙依旬发出凄厉狂叫,原来她也会惊吓,也会怕死。

  念头刚过,轰隆一声,车子转瞬间飞了起来,坠向满是杂乱野草的荒地,就在他们的身子连同车体往下坠落时,乔羽书看见夏元赫仓皇回眸望住她。

  这就是她的未来?“不!”她大声嘶吼——

  最后在龙依旬凄惨痛哭声中,一切戛然而止。

  车子卡在一棵大树的树干,挂在斜陡的山坡上,车头冒出浓浓的黑烟。夏元赫挣扎着爬出车窗,忍着肩胛上血如注,奋力地将乔书羽和龙依旬拖出车外。

  惊魂尚未定呢,强大的爆炸声再度令他们失了神。    经路人发现,将他们三人紧急送医。夏元赫和龙依旬都侥幸地只受到不算太重的皮之伤,休养一两个星期,就可以出院。

  然而乔书羽却陷入重度昏,至今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龙依旬拄着拐杖,不顾医护人员和专程南下的龙天友的反对,坚持到隔壁病房探视伤势比她要严重许多的夏元赫。

  她推开门,他正坐在轮椅上,面向窗外,莽阔的苍穹迤逦着缤纷的云彩。

  夕阳自帘子细入内,在他俊美的脸庞上勒出一层暗影。

  “如果上苍垂怜,真希望还能和他再谈一场恋爱,即使只有一天她也心满意足。”龙依旬细声低回。

  “龙小姐来看你了。”护士提醒沉思的他。

  “叫她回去!”他的逐客令下得又急又绝情。

  护士无奈地瞟向龙依旬。

  “让我说声对不起,说完了我就走。”

  “滚!”夏元赫像受了极大的侵扰,整张脸立时变了颜色。

  “元赫,求你,别这样…”她话没能说完,一只杯子不偏不倚砸在她的脚边,那巨大的碎裂声,让龙依旬和护土都大吃一惊。

  “龙小姐,你还是先出去吧,”为免夏元赫做出更惊人的举动,护士匆匆忙忙把龙依旬拉出门外。

  雨后显得清的空气中,隐隐洋溢着鲜花的芳香,窗外的云彩正迅速没入浓墨般的黑幕中。

  艰难的一天又将过去。

  一只忘了归巢的小泥燕,翩翩飞落在窗旁,夏元赫伸出食指,触了触玻璃,小鸟连了一会儿,拍拍翅膀飞走了。

  强烈的失落感袭击着他,夏元赫觉得整颗心、整个人虚无得像被连血带内掏空了一样。

  从来没料到,会有那样一个女孩,以快得令他措手不及的速度满填他整个心湖。

  他眼睛里没有泪,却有隐藏不住的苦楚和哀痛。

  过去生活的磨难,他皆可从容熬过,唯独对陷入昏中的乔羽书,他束手无策。

  太早背负家庭与经济的压力,让他在十八岁时就已经老了,是龙依旬唤回他青春年少该有的狂野,但情过后,他却更憔悴、更沧桑。

  以为够了解龙依旬的,没想到,她的狂爱烈恨,仍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多么不堪了悟的真实,他永远记得那大雨滂沱的破晓,站在二楼阳台的那个身影。

  不得之,则毁之,是她一贯的行事作风呀,他岂可掉以轻心,因而害了乔羽书。

  龙依旬的爱像一只密织的网,让他无处遁逃,夏元赫内心的无力和惊恐蜕化成一股熊熊的怒火,他仰天狂吼“不!不不不…”    乔羽书醒了,在众人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悄然从鬼门关前转了回来。

  离恍惚的搅痛,白天灵盖窜至四肢百骸。乔羽书觉得累惨了,有一个像是永无休止的梦纠着她,地走在一条羊肠小径,明明已经到了家,一个转弯,又出现一条更长的路,继续往前走,路越变越长,无尽头似地,路上就她一个人,但她猛一回眸,欣见夏元赫站在后边,飞奔过去,却是咫尺天涯。

  在病上,她醒来得毫无预警。子夜时分,负责看护她的陈嫂,疲惫地趴在木柜上休息。

  她缓缓起身,拔掉手上的点滴针头,蹒跚地移步到浴室,镜中的自己脸色苍白,极其羸弱,额头包着一块纱布,五官倒是完好无恙。

  回到病旁,四周很静,充斥着一片孤寂的、落寞的白。

  “小姐?”陈嫂突然惊坐而起“你醒了,老板和太太快急死了。还有夏教授…”

  “嘘,不要吵到旁人。夏元赫怎么样了?”

  “他还好,过两天可以出院了。”陈嫂又惊又喜,忙扶着她上“龙小姐也没有大碍,只有你,真要把我们吓死了。”

  “谢谢你的关心。”她想笑,脸面的神经却不听使唤,她再试一次,还是没有知觉。老天!这是…“陈嫂,注意看我的脸,我,笑了没?”

  “没呀。”陈嫂不明所以,眼睛睁得很大,努力想看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呢?我在挤眉弄眼?”

  “也没有呀。”陈嫂有些明白了,因为明白所以跟着慌张起来。

  赶紧请来医师详细作了检查,确定是颜面神经麻痹,但不确定是暂时的,抑或永久的。

  乔羽书只觉五雷轰顶,怎么会这样!

  在陈嫂尚未反应,她便镇定地说:“不要告诉任何人,就找我爸爸来就好。””我马上去打电话。”

  在陈嫂返回之前,她迫切地想看到一个人。乔羽书四肢齐颤,眼泪噙在眼眶里晶晶亮亮。

  伤心也无济于事,她只要去见一个人,见了他也许就不那么难过了。

  在护理站查到夏元赫的病房号码,她移动着最快的牛步来到这间位于通道底端的特等病房。

  门没关,这么晚了他还有访客?

  乔羽书下意识地伫立在门口,心想也许该先出个声音,和那不知名的访客打个招呼。“我多想把你紧紧握在掌心,每一分每一秒都能看着你。”

  龙依旬披着一件克什米尔披肩,站在夏元赫的轮椅后方,弯身抱住他的颈项。

  乔羽书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元赫,乔羽书不会醒过来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需要我,不仅是以前,以后,你一样需要我照料你的一切。”

  “滚、滚、滚!”夏元赫的怒吼显得虚弱异常“我不但不需要你。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再反应迟钝的人也能嗅出龙依旬的绝望和痛苦,然而聪慧如地,是不可能轻言放弃的,她从夏元赫的严拒中,学会了更有效的相待之道。

  “不要生气,别,”她直身子,了好大一口气,以委婉的口吻央求“我们不做恋人,就做个纯粹的朋友,可以分劳、解忧的好朋友,嗯?”

  不在乎夏元赫的相应不理,她很体贴地帮他加上一件外套,大灯熄成小灯,然后蹑足退出病房。

  直到她的身影没人信道的尽头,乔羽书才从梁柱后头走出来。

  她委顿地立在门口,思量着要不要进去,让他知道她比昏不醒还要惨的境遇?一旦他知道了,将会作何反应?拂袖而去?抑或痴心相守?

  这世上大概再没有人能像龙依旬那样倾心狂恋于他。

  惟一庆幸的是,他们爱得还不够深…是不够吧,只有一天一夜,勉强再多加点,亦不过两三天的光景,那样短暂的时间,岂能结成共偕白首的信诺?

  呀!惟一值得庆幸的,竟是他们还爱得不够深、不够久,多么讽刺的人生,多么不堪的事实。

  猛然上来一口气,她终于明白方才龙依旬强忍着五内翻腾上来的那口气,含着多少的悲怆和无奈。

  “是谁?”夏元赫惊问,轮椅转得飞快,瞟见乔羽书匆忙要走的背影。“是…羽书?”他颤然起身,追了出去“羽书,别走!”

  如铅的脚步,因他深情地呼唤给唤了回来。

  “是你,你醒过来了,感谢上苍垂怜。你总算醒过来了,”夏元赫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往她身上,他将她整个人兜回,紧紧地抱个满怀。

  “我以为我就要失去你了。”找到她的,他迫不及待烙下无数个吻。

  每个如雨点般的亲吻,她均感受不到,她僵化的脸面感受不到他的热情呵护。乔羽书难过得想大哭一场。

  “看着我,”她低声要求。“看清楚我的脸。”

  “你的脸?”夏元赫的巨掌轻抚着它的两颊,一遍又一遍,不知过了多久,他懂了,也震住了。

  “我们,就此结束吧。”推开他的膛,伸手抹去脸上的泪,她有一股冲动,想狠狠地把自己的脸撕碎,不信它真的完全没知觉。

  “我们结婚吧。”

  夏元赫平静的神情让她不得不怀疑是强装出来的。

  “请用别的方式同情我,否则我会受不了。”  WWw.DMdMXS.cOM 
上一章   爱君如狂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楚妍最新作品《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免费小说爱君如狂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爱君如狂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