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玉壶舂(新)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玉壶舂(新)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32  时间:2019/11/22  字数:16853 
上一章   ‮凶元觅张高帜艳 章 五 第‬    下一章 ( → )
  天气越来越热,尤其玉壶前更热,因为,玉壶又推出一档“好节目”前来捧场的人似气温升高般增着。

  玉壶这档“新节目”名叫“瑶池仙女”乃是一项甚为香、刺的“新点子”难怪会令那些男人“抓狂”

  宽敞的院中共计摆着五百个木缸,每个木缸各有一丈径圆及三尺高,缸中分别摆着八分满的清水。

  每个缸旁竖着一把大伞,伞下凉荫处,分别有一位全少女仰躺在缸中,逍遥地展示体。

  辰时一到,艾娇准时启门,大门外立即响起一阵欢呼。她便含笑挥手致意进入凉亭坐妥。

  站在排头的十位男人立即自动将五百两银票朝箱中一,并且自箱上拿起一个“制钱”快步行向大门。

  那个“制钱”约和咱们目前的“五元铜板”一般大小,中间有一个小方孔,它的价值根本无法与五百两银票相比。

  可是,那些男人却将它视作宝贝地紧握在掌心,他们一进入院中,立即迫不及待地各奔向一个木缸。

  少女们便不约而同地起身俏立在缸中。

  那人的体顿使那些男人“抓狂”地奔去。

  少女们咯咯连笑地连连挥手,猛挑逗啦!

  大门口的男人们慷慨地入银票,一抓起“制钱”立即匆忙奔向院中。

  没多久,每个木缸四周便各自站着十五名男人。

  少女们立即煞有其事地嗲声道:“站好嘛!别踏线嘛!”

  男人们便嘻皮笑脸地退到白灰线后方。

  那条白灰线画在缸外五尺远处,男人们只要一伸手,便可以采用近距离的描准掷出制钱。

  只要制钱能落在少女的“桃源口”对方当场便可以搂着少女回到房中好好的“歪歪”一场。

  制钱若落在房上,对方当场可以搂吻少女。

  昨天一开办这项“瑶池仙女”便有十名男人各大一次,另有千余名男人各自愉快地获得一个香吻。

  据那十位上的男人之形容,少女的功夫实在是“一级”加上又热情如火,他们实在得不知自己姓啥名哈哩!

  因此,今天才会有如此“抓狂”的场面哩!

  少女们嗲呼一声:“瞄准喔!”立即仰躺着。

  缸中另有一圆木顶着一个木枕,她们的脑瓜子朝木枕一躺,便挂着媚笑朝四周猛挑媚眼。

  她们的‮腿双‬向外一张“桃源口”立即门户大开。

  她们的藕臂向两侧一放,双立即高高耸起。

  男人们兴奋地尽量倾斜上半身,同时分别闭上左眼或右眼,小心翼翼地瞄准手中的制钱哩!

  “噗嗵…”声中,制钱们纷纷被抛入水中,当场便有不少人因为抛上少女的房而又叫又跳不已。

  没“中靶”的男人摇头扼腕地行向大门外“中靶”的人则兴奋地站在木缸旁准备接受香吻。

  少女们挂着媚笑走出木缸,立即搂住男人长吻。

  男人们一直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方始“退席”

  他们边边摸着嘴角,或衣衫处,不但眉开眼笑,连全身的骨头也为之轻盈多多,愉快极了。

  一出大门,他们似凯旋荣归的英雄般朝众人猛道:“好!”那些排队等候的男人们更“抓狂”地赶人院中报到啦!

  艾娇仍然默默地盯看每个男人,寻找着那位禽兽。

  此时的童官正停在潭旁,因为,完婉已经拦在他的面前啦!

  完婉望着童官双颊上的伤痕,心中一阵颤抖,口问道:“还疼吗?”

  童官轻轻摇头,继续瞧着她。

  “你…你叫什么名字?”

  童官摇头不语。

  “我知道你仍在恨我,…我向你道…道歉!”

  说着,她抱拳躬身一揖。

  童官却仍然摇头不语。

  “我叫完婉,完美的完,婉转的婉,我要走了,我还会回来瞧你,再见!”说着,身子一弹,迅即弹出五丈远。

  落地之后,倏地回头。

  她一见童官偏头望着她,心中一喜,就掠回。

  不过,她迅即硬生生地刹住冲动,转身去。

  倏听童官开口道:“我叫童官…”

  完婉的身子一颤,立即回头望向童官。

  童官一报名,心中便后悔,他便低头前往潭边汲水。

  她的双眼一亮,忍不住掠来。

  童官放下木桶,默默地瞧着她。

  完婉取出一粒药丸道:“多保重。”

  童官摇摇头,不肯接药丸。

  完婉却一把按住他的右肩,道:“张口,我不会害你。”

  “我知道…我…”

  完婉趁机将药丸弹人他的口中,并且朝他的颈项一拂。

  那粒药丸迅即滑入他的腹中。

  童官的脸儿一红,一时不知所措。

  “等我五年,好吗?”

  完婉见童官不答,道:“你很吝啬!”

  说着,完婉转身掠去。

  童官亦提起木桶奔去。

  完婉回头望了一眼,迅即掠去。

  刹那间,潭旁便恢复宁静。

  倏见灰影连闪,红粉判官已自十余丈外的大石后闪出,立听田怡娟含笑道:“姐,情况发展得甚为乐观哩!”

  “好似后花园私订终身哩!”

  “是呀!想不到小官也会动心哩!”

  “他很细心聪明,他早已由伤处反常的提前结疤知道异状哩!”

  “姐,你一直盯着他吗?”

  “不错,妹子,我好想传他内功心法哩!”

  “我也一样呀!可是,婉君会发觉呀!”

  “你上回替他输注功力之时,是否按照‘月狐神功’的口诀?”

  “是呀!你不是以‘月狐神功’口诀先在他的体中开导的吗?”

  “咯咯!咱们有默契的哩,我有一个变通办法。”

  “是不是他一直奔跑?”

  “咯咯!原来你也早已想出此策呀!”

  “是呀!只要他一直奔跑,煞的那些功力便会自动运转,届时自然会循着你我所开导的路子前进呀!”

  “是呀!反正夏天耗水甚多,婉君也没理由反对呀!”

  “只要他连跑一阵子,自然会定型,届时他就受用无穷啦!”

  “是呀!太完美啦!”

  “可惜,咱们无法传授招式!”

  “别急,以他的超人智慧及煞的功力,咱们只要启发他,他自然会举一反三,一千里,进步神速哩!”

  “就怕婉君会在十年后坑他哩!”

  “必要时,我会设计别人来劫走小官。”

  “好点子,好点子。”

  “他快回来了,走吧!”

  两人便愉快地掠向两处去巡视。

  日子飞快地流逝着“玉壶”的名更炽,大江南北的江湖人物开始赶来捧场,少女们每天皆必须加班啦!

  艾娇眼见江湖人物益增多,她的心中暗乐啦!

  她安排各种试验内外功力的好点子暗访仇人,同时吩咐少女们在男人们死“货”之际,盗取男人的功力。

  根据她的暗中观察,双龙会的人虽然没有正式来访及进一步勒索,可是每天经常有人混在大门口两侧桃林人群中。

  为了预防双龙会或其他的江湖人物来袭,她必须加强少女们的功力以及督导她们加强练功。

  因此,她越来越忙碌了。

  她越忙,红粉判官越高兴,因为,她们已经发现童官的管教越来越松懈,而且童官的“月狐神功”路子更凝实啦!

  田怡娟更绝,她居然趁着童官睡觉之际,一一检查他的经脉,一有不顺畅之处,她立即运功予以输导。

  田怡华瞧在眼中,乐在心头,便故意视若无睹。

  快过年了,天气虽然甚为寒冷,童官仍然只穿着短衣及短,从早便奔跑于厨房及潭边忙着提水。

  由于少女们忙着陪江湖人物绵,热水的消耗量甚大,童官不但改提大木桶,而且必须不停地奔跑,才能应付哩!

  妇人们瞧他如此忙,虽然暗自不忍心,碍于艾娇之规矩,她们不便多言或悄悄打开木栓从竹管中接水人缸。

  童官虽忙,却暗暗大乐。

  因为,他越跑越轻松呀!

  因为,艾娇近来不但没揍他,而且也没骂他呀!

  他的身心越来越愉快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二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即案申其义。”

  这是童官在戌中时分,带着一篇心得来到艾娇的房中,见她不在,却在桌上看见纸上的这五行字。

  他乍见这五行字,立即神色一变,因为,他被完婉伤双颊的那一天,他正是背诵此诗及书写心得。

  因为,艾娇从来没有以此种方式对付他呀!

  他没来由地想起完婉的一言一行。

  他不由自主地暗忖艾娇为何要如此做?

  他便默默地瞧着纸张。

  好半晌之后,突听烛火焰心“叭”一声,童官立即惊然清醒,他慌忙放妥那篇心得并开始构思。

  此诗出自白居易,诗名“草”;童官上回以草之旺盛生机作为心得主题,此番却打算另采角度叙述。

  因为,他认为艾娇一定不满意他上回那篇心得,不过,碍于他当时负伤而放他一马,他岂可不小心应付呢?

  不久,他灵机一动,立即站在桌前运笔写道:芸芸世上人,得失意念间;

  贪婪水不息,…

  他刚写至此,不由忖道:“哇!太古板啦!不行!”

  他边研墨边思忖着。

  不久,他振笔书道:茫茫江浸月,叮叮琵琶声。

  生平不得志,弦响扣心扉。

  野草处处生,家花难培植;

  霍然敞心,世事何足烦?

  他将笔一搁,瞧了一遍之后,立即摇摇头忖道:“哇!太洒了,不行,得再换个角度想想看。”

  他再度思忖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又振笔书道:杜鹃夜泣血,忠臣袖常

  巫山猿哀鸣,勇将黯伤神。

  小人多逾草,代代生不息;

  花花秋瑟瑟,悔与杂草伍。

  笔一搁,他边瞧边暗自点头。

  他刚抓起不满意的那两张纸,倏听房门轻轻一响,他回头一瞧见文娇,立即躬身行礼道:“参见庄主。”

  艾娇冷冷地走到桌旁坐妥,望向那三张纸。

  童官言又止,立即低下头。

  艾娇故意布下此局,她却在邻房孔中暗中观察童官,她此时一瞧见那三张纸,内心不由一阵子狂跳。

  她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向童官。

  童官虽然低着头,却瞥见她在瞧他,因此,他迅即神色一变。

  “下去!”

  “什…什么?”

  “下去!”

  他应声是,立即行礼退去。

  她望着第三张纸忖道:“天呀!他居然聪明到此种程度,感到此种境界,他今年才七岁哩!”

  她立即陷人沉思。

  除夕夜,艾娇、红粉判官和那五百名少女及六十名妇人在厅中聚餐,童官却正在后院一个房中挑灯夜战。

  这个房间甚为宽敞,乃是艾娇专门设计供仆妇们洗衣之处,如今却只有童官一个人在挥汗洗衣。

  玉壶自今起至元宵止暂停营业,一来供男人们返家团圆,二来供少女们温习合击之招式。

  少女们在艾娇的吩咐之下,卸下房中之被单、幔、窗帘及桌巾集中送来此处,顿成一座小山。

  童官自今天早上就开始洗,一直到现在仍在洗,他在这期间,不但没有用膳,更未喝过一滴水,而他也不敢暂歇!

  他不明白艾娇为何舍突然要他洗这么多的东西,她没吩咐别人送膳来,或通知他去用膳,他岂敢“擅离职守”呢?

  他用心地洗着。

  外头天寒地冻,由竹管中送来的潭水亦甚为冰寒,怪的是,他虽然打赤膊只穿着一条内,却满身大汗哩!

  西末时分,倏见一大二小身影自后墙掠入,没多久,他们便闻声掠到房外,赫然是一位银髯老者及两位女童。

  那老者不但有一把垂银髯,更有满头银发,配上那副和颜慈,颇像那位跨鹤仙游的“南极仙翁”哩!

  那两位女童约有八、九岁,不但五官酷肖,而且皆是明眸琼鼻,配上那身红袄绿,颇似神话中的玉女哩!

  她们乍见到洗衣的童官,不由一怔!

  她们的双眼刚转,老者便轻捏她们的小手提醒她们别出声。

  童官浑然不知地专心洗着,即使有一角未洗净,亦不放过地洗着,冲洗着,这份耐心及细心不由使老者暗赞。

  他默默地瞧了半个时辰,童官仍然细心地、耐心地洗着,那两位女童却不耐地轻扯着老者之手。

  倏见老者向左一瞥,立即拉起两名女童飘去。

  刹那间,他们三人已隐在房屋的另一角落。

  没多久,田怡娟已自远处行来,她一进入房中,立即爱怜地道:“小官,歇会吧!吃点东西吧!”

  “谢谢二姥姥,快洗妥啦!”

  “还早哩!我看你可能要洗到明天亮哩!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小官不饿!”

  “胡说,你从早洗到现在,既没歇息,又没进过半粒米及一滴水,怎会不饿呢?先歇下来吃点东西吧!”

  “谢谢!小官真的不饿。”

  “你…你真的要等她开口,你才肯吃吗?”

  “小官真的不饿!”

  “当真?”

  “是的,谢谢二姥姥!”

  “唉!你这孩子!”

  说着,她摇头离去。

  立听左侧女童低声问道:“爷爷,他一定做错了事,是吗?”

  老者含笑摇头道:“眼见为真,别猜!”

  “爷爷,咱们还要再瞧下去呀?”

  “不错!”

  “好无聊喔!”

  另外一位女童立即问道:“爷爷,你不是说此地有好多的坏女人吗?你快带咱们去瞧瞧她们有多坏嘛!”

  “她们住在第二栋房中,你们自己去瞧吧!”

  “好呀!”

  “小心些,不准惹事。”

  “知道啦!”

  立见两名女童似缰野马般奔去。

  老者伸指朝木壁轻轻一戳,立即戳了一个小孔。

  他便贴孔默默地瞧着童官。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两位女童掠回老者身边,右侧女童嘟嘴道:“不好看,没什么意思。”

  “小蓉,你瞧到什么啦?”

  “她们在练武,笨死啦!”

  “练什么武?”

  “三才、四象、五行、六合、八卦,跑一通。”

  “真的呀?小涵,你瞧见什么?”

  “一样啦!不好玩,回去吧!”

  “我去瞧瞧,你们别跑或者惊动他,知道吗?”

  “嗯!”老者身子一飘,便飘出十余丈,没多久,他便飘近第一栋高楼,立见两名少女正在院中来回巡视着。

  他忽飘忽闪,不久,便贴着窗向内瞧去。

  只见四百余名少女正在厅中纵跃,他瞧了片刻,便发现果真正在练习各种合击阵式,他不由仔细瞧着。

  表面上看来,那些少女的步法迟缓笨拙,老者却发现她们已经练到化繁为简的境界,他不由暗惊。

  他又瞧了盏茶时间,便开始注意在旁指导的红粉判官及艾娇。

  他由她们的敏锐观察力及信手演练的招式,不由暗惊。

  他便边闪避两名少女的巡视边暗窥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两名女童等得无聊,只见其中一人低声道:“姐,他怎么一直洗呢?他怎么如此笨呢?”

  “君子慎独,不欺暗室。”

  “又来啦!他比咱们大多少呀?配称君子吗?”

  “妹,爷爷会看走眼吗?”

  “没有呀!你为何提这个呢?”

  “爷爷从昨天晚上返回客栈,一共说了几句奇才?”

  “这…前后共有八句吧!”

  “不错,爷爷未曾如此赞过别人,他方才又在此地瞧他瞧得如此久,可见爷爷欣赏他,所以,他配为君子。”

  “君子会如此不值钱吗?”

  “差矣!妹子,你冷不冷?”

  “人家就是冷得要命,才要早点回去嘛!”

  “你足穿皮靴,内乌拉草,身穿三重衣,外罩厚袄绒,仍在叫冷,他打着赤膊,却满身大汗哩!”

  “他在工作,当然不会冷呀!”

  “你有否注意他一直忙,一直流汗,若换成你,如果了这么多的汗,会不会累?会不会口渴?”

  “这…会!”

  “那些水冷不冷?”

  “岂止冷,比冰还冻哩!”

  “他一直洗,一直冲,却毫无冷意,是吗?”

  “这…是呀!姐,你扯了一大圈,是啥意思嘛?”

  “他不是凡人!”

  “姐,你冻昏了吧?他不是凡人吗?”

  “你不信?”

  “我不信,此地会有如此好角色吗?”

  “妹,你能打中他的曲池吗?”

  说着,立即以指尖自雪地挑起一片雪。

  女童接过那片雪,扣入指尖。

  只见她将那片雪凑近壁孔,立即弹去。

  哇!安打!

  此时的童官正在池中冲洗着被单,那片雪花乍弹中他的右肘弯,他只是顺手一甩,便继续冲洗着。

  “姐,他…他为何尚能动呢?”

  “他不是凡人!”

  “人家不信。”

  接着,又挑起一片雪弹向童官的右肋。

  “叭”一声轻响,雪片立即正中目标,不过,又化为清水滑去。

  童官好似被蚊子叮了一下,顺手朝右肋抓了一下,便继续冲洗着。

  女童顿时张口无言!

  “妹,别试啦!小心会惊动他。”

  “姐,雪片为何会立即化去呢?”

  “待会再问爷爷吧!”

  “爷爷怎会去如此久呢?”

  “别急,静静瞧吧!”

  “有啥好瞧的呢?啊!”“嘘,你瞧见什么啦!”

  “蛇,竹管中人一条蛇。”

  “有吗!”

  “有啦,就在最右侧那个池中嘛!”

  “没有呀!你没眼花吧!”

  “没有啦!它一定是潜入池中啦!”

  “胡说,蛇一沾水,必会探出水面游呀!”

  “我真的瞧见啦!”

  “多大!”

  “半尺长…”

  “胡说,半尺长的蛇敢在冬眠之时出来吗?”

  “真的啦,它虽然只是—出现就不见,我敢发誓我没瞧错啦!”

  “这…太不可思议了,此时会有蛇出来吗?尤其是那么小的蛇呀!”

  倏昕童官明了一声,左手立即连甩!

  “姐,就是它,它咬到他了!”

  “砰”一声,童官仰摔在地上。

  只见他的左手食指被一条通体雪白的小蛇咬住,他的左手拇指及中指正捏住蛇颈,右手则紧握住蛇尾。

  只见蛇身一及一,他的左手食指顿时又黑又肿。

  右侧女童叫声糟,立即掠入房中。

  左侧女童边掠边道:“姐,小心蛇毒。”

  右侧女童一掠到昏不醒的童官身旁,立即朝小蛇腹下一指道:“妹,拿洗衣朝金环处戳去。”

  说着,她已经出掌疾拍童官的“膻中”附近大

  左侧女童抓起洗衣,疾戳向小蛇腹下之金色环纹处,却见它的全身疾颤,更剧。

  童官的整条左臂立即又黑又肿。

  “妹,继续戳!”

  “好,姐人家…”

  “砰!”“叭!”一声,她已经倒在一旁。

  右侧女童骇然失,急忙扑去。

  她一抱住其妹,立觉指尖生麻,不由暗叫不妙!

  她倏觉头儿一昏,急运功。

  倏觉眼前一暗,顿时倒地。

  那条小蛇被戳中要害,只见它剧烈地一阵子之后,立即软绵绵地哆嗦,没多久,便一命呜呼哀哉!

  童官的全身却又黑又肿,只有“膻中”附近尚有一丝血

  倏见灰影一闪,银髯老者已经闪到近前,他一听房中一片寂静,两位女童不在原处,他不由暗叫不妙!

  他便直接掠人房中。

  他乍见倒在地上的三小,不由大骇!

  他朝两位女童一瞥,立即骇然飘了过去。

  只见两位女童的印堂已泛出黑丝,他大骇之下,匆匆一瞥,便瞥见童官手中的那条干扁小白蛇。

  “天呀…天呀!小白龙。”

  他仔细地瞧着它。

  “天呀!果真是传闻中已经绝种的小白龙,瞧它的长度分明已近千年的道行,这下子该怎么办呢?”

  他稍一思忖,立即左右开弓,十指疾弹出指风护住两位女童的心口大,然后,贯气于双手提起两位女童的带。

  只见他一闪身,迅即飘出房。

  他再度一闪,便已经闪出墙外。

  就在此时,倏听前院传来少女的叱声,道:“有警!”

  灰影一闪,红粉判官已经问到窗旁。

  立见五十余名黑衣人掠墙而入,接着,似水般掠人一批批的黑衣人。

  艾娇凑前一瞧,低声道:“是双龙会的人。”

  田怡华沉声道:“不错!姓齐的也进来了,去稳住他们,我们出去瞧瞧!”说着,两人联袂朝后掠去。

  艾娇沉喝一声:“走!”朝外行去。

  那些黑衣大掠大院中之后,迅速地掠到大门后立,没多久,便有近千人昂头地站立着。

  艾娇则默然率领诸女立在厅前。

  没多久,两位四旬左右的锦袍中年人掠墙而入,他们朝那批人。的身前一站,立即神光灼灼地望向艾娇。

  艾娇一瞧此两人的威猛相貌及锐利眼光,不由忖道:“此两人必然是双龙会正副会长郑胥文及郑胥武兄弟。”

  不错,这两人正是双龙会正副会长,右侧之人正是会主郑胥文。

  双方遥遥对视大约盏茶时间之后,只听郑胥文沉声道:“齐香主!”

  齐金奎应声:“属下在!”立即上前行礼。

  “念!”

  齐香主应声是,便自怀中取出一封信。

  信纸一摊,他宏声念道:“玉壶自今年四月一营业至昨,近九个月,合计有二百六十七天。”

  “每天平均有两万人前来捧场,每人平均支付五百两银,期内计收入二十六亿六千七百万两银子。”

  念完,他收信垂立于一旁。

  “你就是玉壶庄主艾娇吗?”

  艾娇平静地应道:“正是!”“方才之数字正确否?”

  “相近,佩服!”

  “不敢当,贵庄经营有方,佩服!”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郑胥文道:“好!”立即伸出右掌。

  艾娇望着对方那大张的五指头,沉声道:“会主在开价?”

  “正是,只要贵庄付出这笔数目,本会保证贵庄可以放心大捞!”

  “五十万两银子?”

  “庄主说笑矣!贵庄每至少收入一千万两银子哩!”

  “晤!贵会索价五千万两银子吗?”

  “庄主说笑矣!本会就只值那么点吗?”

  “五万万两银子吗?”

  “庄主果真聪明!”

  艾娇倏地咯咯一笑。

  倏听右耳传来田怡华的传音,道:“婉君,门前两侧林中约有百余人在窥伺,就以双龙会作为杀警猴之对象吧!”

  艾娇倏地刹住笑声,冷冰冰地道:“行,不过,本庄主有一个条件!”

  郑胥文欣然道:“说吧!”

  “自明天起,只要贵会弟兄肯身陪客…”

  立即有一批人喝道:“大胆!”

  “胡说!”

  “做了她!”

  郑胥文抬臂沉声道:“住口!”

  那些人立即住口。

  郑胥文沉声道:“庄主此话太伤人了吧?”

  “哼!本庄的姐妹何尝不是身陪客!”

  “哼!世上不乏女人以原始本钱捞银之事!”

  “哼!女人不是人吗?女人就该任人糟蹋及剥削吗?”

  “听你之意,不惜撕脸了?”

  “本庄不需要男人看家,即使需要,也会挑够水准的。”

  “好,总算有人敢如此‘瞧得起’本会啦!很好,很好!”立听郑胥武沉声道:“大哥,别再浪费口舌啦!”

  “好,上!”

  那近千名男人立即挥动兵刃扑来。

  艾娇冷冷地道:“各按方位,上!”

  那五百少女立即各以二人、三人、四人、五人、六人、七人及八人为一组沉步行去,艾娇则冷冷地瞧着郑氏兄弟。

  双方一触击发,立即展开厮杀。

  那些大汉刚大声喊杀,便有人跟着惨叫。

  鲜血及残肢、断臂亦随之溅散着。

  双龙会虽然占着一倍之人数优势,毕竟是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这些经过长期苦练的娘子军之对手呢?

  她们经过数月来盗取男人的功力,每人至少有四十余年的功力,再配合阵法,便似割草般痛宰着。

  郑氏兄弟在旁瞧得大骇,立即分别扑去。

  他们刚扑出,便有八名少女分别以“四象阵”扑去。

  他们四肢齐攻,存心要发飚一番哩!

  少女们立即在他们四周疾掠。

  他们所攻出去的掌力顿时似树叶落人漩涡般消失无遗,没多久,他们已经越打越寒心了!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的额上便已沁汗,少女们叱声杀,身子一顿,便各依方位挥剑疾攻而去。

  他们立即感受到一阵空前的深重压力。

  他们侵使出吃力气猛拼啦!

  艾娇一见院中只剩下三百余名男人在动手,而且他们或多或少的负伤只能咬牙苦撑着。

  她不由泛出冷笑。

  她倏地振吭喝道:“请庄前的大哥们听着,双龙会仗势凌人,敝庄被迫施予教训,尚祈各位大哥代为执言!”

  她那充沛的中气,顿使林中之人暗惊。

  不过,为了避免惹麻烦上身,无人出声答应。

  艾娇心中明白,继续观战。

  此时的董官虽然仍是全身黑肿,不过他的“膻中”附近仍然固若金汤的保持着正常的肤

  倏见灰影一闪,银髯老者已经停在童官的身旁,突见他的双眼一亮,口道:“异数,不愧为奇才!”

  只见他的右手一拂,童官立即飞人一条被单上。

  他功贯右掌,便提起童官及被单掠去。

  他似电般飘掠不久,便掠人潭旁的一处山中。

  只见那两位女童正在跌坐调息,老者稍一思忖,便掠出外,然后直接踏着瀑布朝上掠去。

  哇!简直是特技表演嘛!

  没多久,他已经掠上笔架山。

  他朝已经被剧毒染黑的单一瞧,立即长一口气,再迅速地掠下山。

  刹那间,他已经落在山一处凹处,他将童官一放,吐口浊气瞧向他自己的右掌。

  他一见到指尖之淡黑色,暗道:“好厉害的小白蛇。”功力一催,他那五指手指指尖立即飘出黑烟。

  刹那间,他的指尖已经恢复正常肤

  他暗吁了一口气,双掌立即忽拍忽招。

  凹地附近之积雪顿时大搬家。

  没多久,凹地附近之景象倏地一变,那凹地已经一片白茫茫啦!

  老者飘出凹地瞧了一阵子,心知阵式已经布妥,他便放心地飘入凹地盘坐在童官的身旁。

  他仔细地观察着童官。

  好半晌之后,他惊喜地道:“好湛的内力,此子莫非另有奇遇?”

  他稍一思忖,立即拂去童官手中的蛇尸。

  他正按向童官的“膻中”及“气海”突然顿住,心道:“我何不利用小白龙的毒力及元成全他呢?”

  一顿;他又犹豫道:“不行,此子来历不明,又厕身窟,若不起引后岂不是更为害人间,可是…”

  他顿时陷入惜才及担心之漩涡中。

  好半晌之后,他咬牙道:“我不能丧失这种旷世奇缘,我今就携他返家,再好好地观察及调教他吧!”

  主意一定,他立即双掌一并虚空按向童官的“气海

  立见童官的身子一震“气海”更是高肿。

  童官体中的剧毒似百江入大海般迅速地入“气海”刹那间,他的“气海”便肿成一个“小馒头”

  老者双掌轻轻一旋,正将聚妥的“毒力”送出,它却已经按照“月狐神功口诀”自动地“起步走”啦!

  老者见状,不由一怔!

  他一见那团毒力大异武学常轨地直接走向“期门”接着涌向“肩井”他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啊声一出,他顿时讶于自己的空前失态。

  他刚定下神,那团毒力已经涌向“膻中”立见“膻中”附近掀起一阵剧烈酌颤抖及颜色变化。

  老者又啊了一声,立即瞪视着。

  他屏息静气地瞪着!

  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忽握忽松着。

  他姓贺,名叫复陵,今年已是七十一岁。

  他在十八岁时就出道,不到半年便因为湛的武功及仁义作风,搏得武林罕有的“六合公子”美誉。

  从此,他热心地锄强歼恶。

  自古以来,美人零英雄,他却因为被七位美人同时追逐,在难以取舍之下,便和她们展开“爱情长跑”

  这一长跑,一直跑到他四十岁那年,只剩下一位美人,于是,他便正式地和她成亲了。

  为了致歉,他摒绝外务专心陪这位痴心女。

  第三年,这位高龄产妇终于生下一位壮丁,他在欣喜之下,便全心全意地陪伴这位冒死为他生子之“娇

  当时的世局虽然有不少的动,由于各大门派尚能控制,所以,他们两人便放心地隐居,教子及“补恋爱”

  他由于自己晚婚险些对不起“老祖宗”所以,他们在爱子贺理竹十八岁那年,便携子再履扛湖准备替他找老婆。

  凭着他们的声望及人品,不到一年,贺理竹便和一位文武全才的大美人成亲,他们四人便逍遥于山林之间。

  翌年,贺理竹一举连得双株,这下子可就热闹了!贺理竹夫妇为了能向“老祖宗”代,除了抚育这对爱女之外,有空就“加班”

  可是,至今却生不出一男半女哩!

  贺复陵那老伴早已在五年前逝世,他便全心全意地调教那对聪明、伶俐又刁钻得要命的孙女。

  上月初,他为了方便爱子夫妇专心“孵蛋”他便带着这对宝贝孙女出来走动一番,顺便也拜访老友。

  他与老友们畅谈之际,亦谈及武林现势“玉壶”之空前创举,立即成为他频频询问之话题。

  于是,他沿途访友及游山玩水而来。

  前天,他们一抵达华山,两位小丫头便和华山派的小朋友们玩得很起劲,于是,他放心地沿山掠向玉壶

  他沿着笔架山掠入桃林不久,便瞧见来回奔跑提水的童官,他在好奇之下,便暗跟童官来到玉壶

  他隐在一旁瞧了一个多时辰,便瞧见童官的奇特体质,于是,他更加好奇地进一步瞧着童官。

  午后,童官不但没有进食及喝水,而且还继续地奔跑提水,可是,他却毫无不悦及疲累之

  贺复陵更好奇了。

  他又瞧了一阵子,突被前院的男女欢笑声吵醒,于是,他掠往前院。

  艾娇早在半个月前就“公告”暂停营业的时间,昨天乃是最后一天,所以,前来捧场的人特别得多。

  少女们更是热情不已。

  午后,各式各样的挑逗,掮情姿态完全出笼了。

  所以,前院才会那么热闹。

  贺复陵前往瞧了一阵子,便摇头回到庄外。

  诸女的态及各地江湖人物之食情形、便他暗暗地感慨及担心,童官的奔跑提水因而更令他好奇。

  所以,他一直瞧着童官。

  入夜之后,由于热水消耗多,童官仍在奔跑汲水,他那畅奔于山道的情形,可见他一定经常如此的“加班”

  贺复陵不由一阵怜悯及心疼。

  他一直等到童官沐浴及用膳后回房,方始离去。

  却见童官点烛研墨。

  不久,童官运笔写道:在山本清清,源白头冷起;

  人世皆幻,峰从天外飞来。

  字迹工整,使贺复陵双眼一亮。

  诗境悠远,顿使他暗暗颔首。

  却见童官将笔一搁,拿起一张字条瞧着。

  字条上赫然有两行娟秀又有力的字迹:潭是何时冷起?

  峰从何处飞来?

  童官念了一遍,自言自语道:“有更佳的对联吗?”

  这是艾娇昨晚交给童官的“功课”他在白天奔跑提水之际,早已经有了腹稿,此时才会顺利写出。

  贺复陵亦好奇地思忖有否更妙的对联。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童官道:“卷吧!”立即拿着那两张纸吹熄烛火;然后行向艾娇的房间。

  贺复陵跟到艾娇房外不远,立即隐在暗处偷窥。

  立听艾娇冷冷地道:“你今年才几岁?凭啥写出‘人世皆幻’?”

  “回庄主的话,小官已近八岁,蒙您多年督课,始有此领悟。”

  “我不信你能悟到这种意境,是二姥姥提醒你的吧?”

  “回庄主的话,真的是小官自己所领悟。”

  “你为何有此领悟?”

  “小官是在潭旁提水时,乍见瀑布冲潭面形成之水花及水气,那些水花及水气又迅速消散,致有此悟!”

  “水花及水气为何能与幻扯上关系?”

  “幻者,虚无假象也,庄主曾提及磐石扮演中砒柱之事,足供殷证!”

  艾娇想不到他的悟性如此高,立即沉声道:“自明起,你暂停提水以及洗被褥,下去吧!”

  “是!”贺复陵继续留在原处不久,立听艾娇念道:在山本清,源肩头冷起人世皆幻,峰从天外飞来。

  接着,她喃喃自语道:“太可怕,他聪明得太可怕啦!”

  房中烛火顿熄。

  贺复陵立即屏息飘去。

  他掠到童官的房外,一见童官已经在榻上睡,他的心中一阵好奇,便卸下纱窗飘入房中。

  他朝榻前一站,便瞧见童官不但打赤膊,而且也没盖被,他的心儿一阵爱怜,立即轻轻拉被替童官盖上。

  哪知,棉被一上身,童官立即踢开它。

  他怔了一下,只好默瞧着。

  不久,他由童官的悠长鼻息发现对方的功力甚为湛,难怪对方能经得起马不停蹄地奔跑提水。

  他便制昏童官并默察童官的经脉。

  没多久,他惊喜地暗叫着“奇才”

  他足足查了好一阵子,方始解开童官的道离去。

  以上是贺复陵携孙来此地之经过。

  且说他原本运用“毒力”冲开童官的大小道,哪知,那团“毒力”竟被童官“带球跑”他不由一怔!

  他观察片刻,立即发现童官的内功路子大异常轨地走偏锋捷径,他正进一步观察,哪知却出了“漏子”

  童官的体中正在“正大对决”啦!

  贺复陵的长孙女贺诗蓉在童官毒发之际,及时护住他的心脉,他的所有功力亦迅速地集结在心脉附近。

  那团“毒力”顺着“月狐神功路子”通过“膻中”当然会与那股功力发生冲突,所以才有那么烈的反应。

  贺复陵乃是顶尖高手,他最担心童官的心脉会经不起这两股力道的冲而倏然断裂,一命呜呼!所以,他空前地紧张。

  他猛绞脑汁思忖对策了!

  此时的他完全不担心童官后会不会变成魔头啦!

  不久,他的脑筋灵光一闪,立即回忆起那团“毒力”方才的动方向,他接着研判那股“毒力”的“下一站”

  他虚空连按童官的左右道片刻,终于发现童官的右下方道弹力较强。

  于是,他左右开弓地按住那股“毒力”再徐徐向童官的右下方。

  他押对宝了!

  那团“毒力”一涌向该处,立即继续涌向“关元

  他微微一笑,便引导童官”膻中”那股功力追去。

  他的功力一催,那股功力立即追上那团“毒力”由于它们是同一方向,因此,便迅速地朝前涌去。

  不到盏茶时间,它们便绕了三圈返回“气海”贺复陵欣慰地一笑,立即取出一粒药丸服下。

  倏听他啊了一声,道:“糟糕,这股毒力已渗入小官的大多数经脉,他的掌力岂非含有剧毒了吗?”

  他不由神色大变。

  不过,他旋又摇头道:“不对呀!那股毒力已经三度经过他的心口,他为何没死呢?他难道另有奇遇吗?”

  他无暇运功,立即瞪视着。

  笔者趁隙再度说明童官为何有避毒之力吧!

  他的功力来自煞果勇,煞一生勤练“金神功”及曾采百样毒蛇内胆配合灵药炼成一粒灵丹。

  灵丹一入腹,他立即功力大增,可惜,他曾经破身,因此,无法将“金神功”的功力练到化境。

  童官既然有煞的功力,即使“小白龙”毒绝天下,他岂会受害,何况,完婉曾先后给童官服下两粒灵药呢!

  那两粒灵药乃是“月煞”池满采集百种灵药,炼制十年而成,它虽无少林“大还丹”之奇效,亦甚具威力。

  所以,童官才能安然无恙。贺复陵瞧了半个时辰之后,他虽然不明白童官能避毒的道理,他却确定童官后不会使出毒掌。

  于是,他开始运功调息了!

  他决定要在今造就出一朵武林奇葩!

  半个时辰之后,他一睁开双眼,便瞧见那股“毒力”和童官的功力仍然不停地在童官的体中动着。

  他立即将双掌遥按在童官的“气海

  不久,,那两股力道再度通过童官的“气海”他立即催功由后追去,三股力道便朝前疾冲而去。  wWw.DMdMXS.cOM 
上一章   玉壶舂(新)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松柏生最新作品《玉壶舂(新)》最新章节,免费小说玉壶舂(新)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玉壶舂(新)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玉壶舂(新)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