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爱君如狂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君如狂  作者:楚妍 书号:15149  时间:2017/5/16  字数:5621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站在风处,飘扬的衣襟令夏元赫望上去恍如君临天下的王。

  “你还是我的吗?”他眉宇间有抹萧瑟之

  乔羽书睁大双眸仰视着他,系在寻找一颗自他眼中殒落的星辰。

  “如果你眼中乘载的仍然只有我,当然,我愿意永永远是你的子。”

  夏元赫欣然牵起她的手,贴向自己的脸庞,深深地一吻。执子之手,与子借老,乔羽书苍白的素颜让他擦出丝丝粉的红晕,她生出一朵笑意,如绽放的娇花。

  “这一次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要抓牢你的手。”是巧合,还是故意安排?她的手机又选在最不适当的时机大响特响。 

  “等我一下。”她快步折回医院。

  “做什么?”夏元赫一阵诧异。

  “把手机交给阿亚,好让他去接我妈。”

  龙依旬住在七一八病房,甬道上来来往往尽是医护人员、病患、探病的人。

  阿亚正拿着一个点滴架从护士站走来,一见乔羽书黑瞳陡地一亮。

  “我姐姐想见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还是让她安心养伤吧。”把手机交给阿亚,乔羽书毅然决然地转身就走。

  “我还能见到你吗?”阿亚追在后头大声问。

  “当然,我会把手机要回来的。”但挥挥手,却没有说再见。    戴高乐机场。

  乔母拖着笨重的行李才出关,就听到有人唤着乔妈妈。

  “怎么只有你来,羽书呢?”

  “她和教授到澳洲去了。”乔羽书并没有告诉他,他们已经改变行程了。

  “难道地和夏元赫已经,呃…”“结婚了。”阿亚低声回答。

  “死丫头!”乔母气得直跺脚:“那、那位姓戴的小姐呢?打电话告诉我夏元赫差点害死羽书的那位戴小姐呢?”

  “是龙小姐吧?龙依旬,是她打电话给你,大老远把你从T省请到这里来的?”他怎么也没想到都已经闹进了警局,他堂姐仍不死心,继续做着困兽之斗。

  “唔嗯,她在电话里面就说她姓戴,是夏元赫的助理,我哪知道,不过,她人呢?”

  “她人在医院里。”阿亚不愿告诉她,龙依旬为什么住院,以免横生枝节。“我想,这恐怕是个误会,夏教授没有害羽书,她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不是说夏元赫拐羽书,欺骗她的感情?”

  “不是的,羽书选择了她最爱也最爱她的人共结连理,现在他们正恩恩爱爱地度月呢。”这些话从阿亚口中说出来,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但它是实话,事到如今,他哪还能撒谎自欺欺人。

  “怎么你说的和那个小姐说的完全不一样?要我相信谁呢?”绕了几乎半个地球,竟然扑了个空,且状况依然不明,简直存心累死她嘛,

  “不如我先送你到饭店稍作休息,然后,如果伯母不急着回T省,就让我当地陪,带你到各个景点逛逛,也不枉到巴黎一趟呀。”

  多孝顺的提议,乔母马上欣赏起眼前的小伙子。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跟羽书是同学还是朋友?结婚了没…”老人家的通病,多聊三句,就开始要帮人家做媒了。

  希望他的一番好意,能多少弥补对乔羽书的亏欠,毕竟他们堂姐弟俩真是太对不起她了。

  “等等,我想先到羽书姑婆家拜访。”乔国栋的二姑妈前年移民到法国来,总得先去打声招呼。“明天你来吃午饭,我给你介绍个朋友,喏,这是地址,记得要来哦。”乔母七叮咛八代完,才收住悬河一样的嘴巴,和大袋的行李一同挤进出租车。

  一颗枯萎的心这时候才发现真是缺水得厉害。

  阿亚双肩一垮,落寞随即拢上脸庞。

  活了二十八年才爱上一个女人,怎么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将她忘得干干净净。低头抹去眼角沁出的泪水,一只手突然温柔地抚上他的背。

  “戴平?”太意外了,他兴奋地抱住她。

  “你改了?还装哑巴?”戴平捶了他口一拳“骗得我们好惨啊你,为什么这么做?”

  阿亚摇摇头“我本来就不爱讲话,并不是故意…

  …”

  “是,你是。”戴平抢白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龙天雄已经入狱了,罪名是盗取商业机密。”

  这个消息令阿亚大为吃惊。

  “夏教授他、他还是报警了?”龙天雄曾经多次要挟他,从研究室中盗取夏元赫最新的研究成果,这件事他一直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早该想到的,睿智如夏元赫,怎可能长久被蒙在鼓里。

  “不是他,他是标准的妇人之仁,才会让你一再得逞,戴平斜睨着阿亚。“是我。”

  “原来你也…”

  “哼,包括龙依旬偷走乔羽书的记,从中得知乔羽书深爱罗瓦河谷这地方,以及三番两次企图使诡计陷害人家,我统统了如指掌。”这也就是说,她的行事也并非那么光明磊落,否则怎么去偷窥到人家做的见不得人的事。

  “你和我堂姐陷得一样深。”阿亚苦笑着摇摇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别吊书袋了,走吧,喝一杯去。”到了巴黎不是情人也可能浪漫,更何况,他们还有失恋这件伟大的工作需要完成。

  “你我都是矛盾的人。”阿亚有感而发。

  “谁说不是呢,矛盾要当好人还是坏人,矛盾要自私还是宽大,矛盾矛盾…不是有句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为什么老天还要给我们一个叫良心的东西?”    纽西兰人享受生活的最佳代表,就是温馨舒适。

  他们喜欢用四季花草装饰庭院、用户外阳光丰富生活。

  夏元赫好像对此地相当熟悉,很快地找到一处度假庄园,里头有着英国式的简洁风格,和美得叫人不忍移开目光的缤纷花木。

  躺在回廊下的秋千上,乔羽书懒洋洋地张开嘴巴,让夏元赫把一颗颗鲜多汁的樱桃送进口里。

  “真希望就在这里长住下来。”赖在他厚实的肩膀上,一阵呕的感觉直捣肠胃,令她难过得很,不知是她掩饰得够好,抑或是他实在太粗心了,竟丝毫没有发觉。

  “有何不可?”他笑着说:“我们可以把这里买下来,随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真的?”乔羽书大感意外“阿亚说,这些年你赚的钱,几乎都被你老爸拿光了。”

  “一年前,的确是。”夏元赫现在谈论他不幸的遭遇时,脸上的神色已泰然自若,一点看不出愤恨和不满。“当令尊遨我加入农牧场的合作经营时,我就决定每个月固定给他一笔钱要他不能左右我的生活。”

  那一定是好大一笔钱,乔羽书心想。他这样一个果断刚毅,凡事掌握在我的人,任谁也难以相信他会有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苦楚。

  “也就是说,你其实是乔氏农牧产事业的老板之一?”而她初到山上去的时候,那副嚣张跋扈根本就是在老虎嘴边捋须?

  难怪爸爸会特地帮他盖一栋豪华别院,难怪爸爸从来不过问他山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难怪每个人敬他像敬神一样。

  龙依旬和戴平都说她是用钱财买卖爱情,真是胡说八道!爸爸一年前就邀他当合伙人,而她则是几个月前才跟他不打不相识的呀!

  大家一定都心知肚明,就她搞不清楚状况,有够没脸。

  夏元赫牵起嘴角,浅浅一笑。他很少笑,但每次笑的时候都极有震撼人心的效果。

  “嗄,你瞒得我好苦,该罚。”不趁机要挟他怎么

  “悉听尊便,”对她,他一向是纵容加宠溺。

  “罚你以后半夜得起来喂宝宝牛,换片。”

  他两只黑瞳陡然圆瞠。“你是在暗示我,你已经…”

  乔羽书羞涩地点点头。“当然啦,如果你真的忙不过来,也可以叫戴平过来帮忙。”

  “她?”他们生孩子关人家什么事?

  “对啊,她怎么可以不出点力,以为干妈是那么好当的?”

  夏元赫粲然大笑,爱意满满地将她搂进怀里。

  “除了戴平,你没有另外许诺什么人吧?这孩子是我的,我有绝对的管辖权。”

  哇,还没当爸爸就开始霸道起来了。

  早餐之后,他俩相偕湖边散步,发现湖面上有一家子野生的黑天鹅,毫不怕生,优游自在地捡食着她丢给它们的面包。

  不久,两只鹅宝宝嬉戏了起来,在水面上掠过来、游过去,蓦地,一白色羽飞落在乔羽书的手臂上。

  “黑天鹅怎么会有白羽?”

  夏元赫为她拈起羽,捏在手中兴味盎然地把玩着,喃喃念出一段电影的台词“人生就像尝一盒巧克力…”

  “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口味会是什么。”乔羽书很快地接口。

  来到这里,心情忽然变得很童稚、很淡然。

  “这一刻,我竟莫名地想起我老爸老妈,该给他们打通电话。”

  “的确是。”手机就放在他的口袋里,还早早帮她把家里的电话号码设定好了。

  乔羽书酸溜溜地说:“我爸妈喜欢你,除了因为你是一棵不折不扣的摇钱树之外,还因为你比我诈很多。”

  “我想正确的措辞应该是‘孝顺’。”

  “哈!孝顺谁不会,我只是先让你表现一下而已。”    大年除夕那天,他们还是回到了T省,受她老妈一顿重量级的碎碎念,她老爸像接力赛似的,又加上两个小时的痛责。

  这些难堪没脸的场面,他们统统背着夏元赫弄得有声有,让她耳朵部长茧了。

  “拿去!”

  处以“重罚”之后还不够?这是啥?清官酷刑?

  打开一看,竟是数张土地权状,和移转契约书。

  “一半是元赫的,一半给你,希望你好自为之,相夫教子,当个贤良母,别给我们两老丢脸。”

  这是什么话?“我有那么差吗?我愿意下嫁给他,已经算是…”

  “高攀。”

  老爸很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女儿的威风哦。

  “爸!”有这种父亲真是家门不幸“不跟你说了啦,我要出去办年货。”

  “年货陈嫂早办好了。”

  “那我就出去买东西。”

  “买什么?”

  “随便,有什么买什么。”很烦呢,问个没完没了。

  “总之,不花钱你很难过就是?”

  “对啊,不然怎么当你的宝贝千金败家女?”

  “你敢——”乔国栋气得脸都涨红了,

  “妈,赶快来,爸要打你已经怀有身孕的宝贝女儿。”这招绝对管用。

  “乔国栋!”

  快闪。    “带你去见一个人。”夏元赫若有所思地说。

  “要去哪里?”再过几个钟头就要吃年夜饭了,这时候还有什么重要人物,需要他们专程去见地?

  他没有明说,只是开车载她越往市郊走。从大马路转进小径,沿途绿树夹道,繁花点点,绿荫最浓密处只见到一扇大铁门,门旁写着:X X安养中心。

  乔羽书惶惑地随他下了车,缓步爬上十几个青石台阶,眼前的视野开阔了起来。

  阳光绿地上,三三两两的老人坐着轮椅,或假寐、或看报、或聚集聊天。穿着白色制服的看护穿其间,形成一幅祥和宁静的画面。

  他们到会客室填写资料,她看到夏元赫在关系栏上,写着母子。

  他从没提过他的母亲,怎么,她还以为他母亲早已经…

  立在安养房外,他脚步显得有些踌躇。

  “待会儿,尽量小声,别惊扰到她。”临进房门,他仔细叮咛乔羽书。

  看护小姐帮夏妈妈从平躺扶成半坐卧,让她可以看清楚来访的人。

  “妈。”夏元赫轻唤。

  夏妈妈挣扎许久,才把眼睛睁开来,颤抖着手,要夏元赫过去坐在沿。

  她的气非常不好,打着点滴,罩着氧气管。身上一套丝质鹅黄睡袍倒是相当新颖。房里放了十几盆各式娇的花朵,窗前则挂了一串风铃。

  “我带你的儿媳妇来见你。”夏元赫紧握着母亲的手,附着她耳朵说话。

  夏妈妈不方便言语,但仍费力地点点头,招手要她向前。

  乔羽书赶快靠近握住她另一只手,轻唤“妈。”

  将他俩的手叠一起,夏妈妈哭了,眼泪从低陷的眼窝滑落,然后,她闭上眼睛,非常安详地睡去,脸上仿佛犹挂着笑靥。

  回家的路上,夏元赫告诉她,他妈妈很久没有笑过了。

  “可见,她很喜欢我。”乔羽书忍不住有得意之

  “当然,没有人不喜欢你。”他由衷地说,环在她际的手紧了紧。

  有,戴平和龙依旬就不喜欢她。可她不愿提及她二人,现在她们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

  “等孩子出生以后,我们再来看妈,她老人家到时一定更高兴。”

  “好,一定。”乔羽书看到夏元赫的眼神不再那么飘忽冷冽,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温情和欣然。

  这一刻,她感到前所未有,巨大的幸福。  WwW.DmDmxs.Com 
上一章   爱君如狂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冬眠小说网提供楚妍最新作品《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免费小说爱君如狂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爱君如狂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