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爱君如狂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君如狂  作者:楚妍 书号:15149  时间:2017/5/16  字数:8803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咖啡厅里飘着浓厚的食物香味,正值用餐时间,座上的宾客们喝着罗瓦河谷特产的红酒,品尝星级厨师自林子里采摘的新鲜自然野味,倚在路易十四时期的古董沙发上,听着美丽的琴师弹奏阿玛迪斯。

  外面寒风野大,庭院里数百年的古松发出一阵阵如汹涌波涛般的声响,而厅内却温煦宁祥,酣然惬意。

  没看到人的夏元赫和乔羽书捡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向服务生各点了一份牛排。

  “我饿得可以吃下一整头牛。”乔羽书胃口大开,另外又点了一份鱼排和一盘烤明虾。

  女琴师一曲完毕,博得如雷的掌声,连乔羽书都忍不住用力拍手叫好。

  “这个琴师长得好娇小,八成是东方人。”

  “而且是T省人,”夏元赫话才说完,那琴师便转过身来,冲着他俩一笑。

  “龙依旬!”乔羽书低呼。“她真是多才多艺,和她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一只丑小鸭。”

  “你不是,我确定你绝对不是丑小鸭,忘了你是骄纵跋扈,目中无人的千金大小姐?”夏元赫调侃说完,将她的小手包人掌心,安慰地说:“你不必跟谁比,只要做你自己就已经足够让人神魂颠倒了,看看我跟阿亚有多么为你痴。”

  “说得也是。”天真无的人,随便几句话,就能让她眉飞舞。

  龙依旬笑盈盈地走过来,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两人中间。

  乔羽书用余光偷偷瞄向夏元赫,见他生硬的面孔上,还有一丝无言的怒焰。

  “很意外在这里见到我?”她自顾自地说:“我来,只是为了道歉和祝福,绝没有别的意思。”

  向服务生要了一杯红酒,她噙着满眶的泪水,举起酒杯,说:“我知道因为我执着无悔的爱,造成了…

  …”

  “够了!”夏元赫沉声打断她的话,霍地起身。“我累了,想先回房,羽书你来不来?”

  “别这样,元赫,”龙依旬口里叫着夏元赫的名字,伸手却抓住乔羽书。“人非圣贤啊,你怎么能这样残忍对待一份曾经真挚相守的情感?”

  她这一吼,咖啡厅里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往这边望过来了。

  夏元赫的好情绪被她搞得一团,方才在楼上,他就没打算下来见龙依旬,这会儿更想绝然离去。

  乔羽书脾气虽然火爆,心却很软。见龙依句伤心绝的样子,踌躇了一下下,决定留下来安慰她几句。

  “小龙。”

  “不要叫我!”龙依旬像刺猬般陡地挥开她好意拍向背脊的手,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厚颜无的女人,都是你,要不是你横刀夺爱,我跟元赫早已是一对恩爱夫。”

  “是这样吗?”乔羽书也打掉她抓着她臂膀的手,缓慢地靠回椅背上“在你和阿亚无所不用其极出中伤羞辱,并离间我们两人却徒劳无功之后,你还敢认为夏元赫会娶你?”

  “如果没有你,如果你不仗势要挟,如果你不以钱财相,我们会结婚的。”

  “他在你眼里原来是如此不堪?贪权怕势,见利忘义?这样的男人你会要吗?”乔羽书感慨地摇摇头“爱者其生,恨者其死,这是最不入的心态。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爱。”

  “住口!你凭什么在这里批评我的爱情观,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个不会哭不会笑,木头一样的废人!”龙依旬神色冷厉,眼中两道剑芒凛凛发光,直刺乔羽书面来。

  “想在这里发挥你泼妇骂街的本事?请便,但,恕不奉陪。” 

  “站住!”龙依旬一个箭步挡住她的去路。

  乔羽书这时才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一个不知装着什么的瓶子。由于已经有过一次误入鬼门关的经验,她本能地朝后退上四五步,以保持安全距离。

  “你在怕什么?”她美丽的脸庞凝出骇人的冷笑,轻轻抖了下手中的瓶子。

  “你想干什么?”乔羽书有股不祥的预感,她大老远跑来,绝不会只是为了表达歉意和祝福。这个女人美若仙子,却毒似蛇蝎。

  “坐下来呀,怎么,抢走了我的男人,竟连陪我喝一杯咖啡都不肯?”

  不巧的是,服务生就在此刻把之前点的主莱送了上来。热腾腾的排餐,香的味道,看得她食指大动。

  “我没有抢走你任何东西,也不想跟你喝咖啡,总之从今以后,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危险女人心,还是走为上策。

  “你给我站住!”龙依旬早防着她会一走了之,追着赶到咖啡厅外头,死命地拉住她的羽衣。“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许去。”

  “你简直不可理喻。”倏然瞥见她正要打开手中的瓶子,乔羽书立时吓得花容失

  “怕了吧?让你尝尝得罪我龙依旬的下场有多凄惨!”

  啵一声,瓶盖掉落地面,千钧一发之际,乔羽书左脚使劲往上飞踢,瞎猫碰到死耗子地正巧踢中瓶身,那巴掌大小的瓶子在空中翻转,唯恐其又落人龙依旬手中,她慌忙冲过去,希望能抢先一步把它扔进池子里,怎料龙依旬也跟上脚步,只是,她的目标不是那只瓶子,而是她。

  瓶子落往高墙边,乔羽书火速跃起,幸运地接了个精准,龙依旬则利用这干千之一秒的机会,使出最大的力气,将她推向墙边的缺口——

  “啊——”

  乔羽书的尖叫声,随着身子惊险万分地滚入墙外的护城河。

  众目睽睽之下,龙依旬疯狂也似地仰天长笑,那笑声无限凄厉地钻进每个人的耳中。

  “姐,姐!”

  阿亚和夏元赫先后赶到。

  “你把羽书怎么了,你…你不会,老天!”

  阿亚傻了眼地同时,夏元赫已排众而出,奋不顾身地跟着跃入河里。

  一阵冷风,吹得众人冷入骨骸。

  大家七手八脚地找来绳子,聊胜于无地垂到河里,但愿或多或少能帮点忙。

  大雨刚过,急急动的河水,发出巨大的动声。

  乔羽书的身影在水中载浮载沉,眼看就要灭顶。

  龙依旬没见到她获救上岸,否则她的笑声大概就不能持续那么久了。

  一片混乱声中,夏元赫抱着浑身透,奄奄一息的乔羽书上了岸来,准备好巾和担架的旅店服务人员马上相入内。

  “不要离开我。”乔羽书意识还算清醒,苦寒而颤抖地紧紧抱着夏元赫。“一步…都不要离开我。”    满天薄雪疾飞,接近苍白的长空,仿佛医院内纯白的墙垣和布缦。

  夏元赫和阿亚枯坐在甬道的椅子上一整晚,一句话也不曾交谈过。

  突地阿亚先开了口。“我堂姐已经遭到警方扣留。”

  夏元赫紧抿的双动也不动,两眼紧盯着乔羽书的病房门。

  “我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根本没资格要求谅解与宽恕,但,我真的没想到堂姐她的行动会这么烈。”

  病房门突然从内打开来,他立即奔过去“请问…

  …”

  “她醒了,直吵着要见一位夏先生。”

  夏元赫急称就是自己,迫不及待想守在她身旁。

  “怎么样了?”

  “饿,饿极了。”乔羽书精神状态尚可,唯整个人虚弱非常。“赶快去帮我弄点吃的来,不然我就要胃穿孔了。” 

  “胃穿孔是这样来的吗?”这女人国中的健康教育八成不及格。夏元赫抚着她惨白得惊人的脸庞“只要医师允许,我保证帮你弄一头烤全羊过来。”

  “不要问医师了,”睡了好长一觉,她酸背痛,而且归心似箭。“我现在就要出院,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梳洗一下。”

  “瞧你急的,至少等天全亮了,太阳出来以后,温度高一些再走不迟。”

  “不要,在这里多待一刻都会让我疯掉。”不只是因为这里有龙依旬,还有那无休无止的酷寒。虽然只是在河里泡了十几分钟,但她觉得四肢百骸几乎都要冻成冰了。“我现在就要去找一间教堂,然后我们去澳洲度月。”这时候的澳洲正逢盛暑,亦是旅游旺季。

  “那纸婚约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非常之重要,我们一天不成为名正言顺的夫,龙依旬就一天不肯罢休。”为免夏元赫说个没完没了,她一走进浴室,马上把门关上。不一会,里头传来惊人的呼喊声——

  夏元赫仓皇打开门,只见她木桩山似地立在镜子前面,怔愣地望着镜中的自己。

  “羽书?”老天,千万别又发生什么事,

  “你看,你看我的脸,它、它会动了,会动了!”乔羽书欣喜若狂,不断挤眉弄眼,确定她的颜面神经已经被冰冷的河水冻回知觉了。

  “我不再是废人了,元赫,我可以当你美丽的新娘了。”她喜极而泣,伏在夏元赫怀里,哭得声泪俱下。

  “废人?这么残酷的用辞你怎么说得出口?”夏元赫将她打横抱起,放回上。

  “又不是我说的。”

  她毋需多加解释,夏元赫也猜出八几分,眉头霎时纠皱成团,鸷冷得吓人。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非要你赶快娶我不可了吧?”乔羽书执起他的大掌,放人自己的小手,软言道:“不必为她光火,说不定我的颜面神经恢复知觉还得感谢她呢,这叫因祸得福。”

  “你越来越宽容了。”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深恐一个不留神她将会平空消失一样。

  “当然喽,不是说幸福的人都该仁慈的吗?”她粲然一笑,美若花初绽。

  仿佛睽违一世纪那么长,夏元赫看得痴了,情绪越地着她的朱,浓情逾恒地纠着她的舌尖。

  夏元赫将她抱起,放躺在病上,自己亦爬上,两具相依相偎的身躯以体温抚慰着彼此。

  “从小我就不相信上帝,但现在我却满怀感激,我深信龙依旬是上帝派来考验我,看看我能不能、有没有资格获得你这个最美好的礼物。”

  夏元赫将她拉起覆在自己身上,情绪激动地喟叹“我可怜的宝贝,我可怜的小宝贝…”

  外头太阳渐渐升起,温暖的冬从窗帘下方斜入内,晶晶亮亮如小精灵的霞光筛满斗室。

  “当我落水的那一刻,担心的并不是死活的问题,而是你,我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你。”说到这儿,乔羽书终于忍不住哭了,泪水决堤似地泛满两腮。

  “不,不会的,别伤心了呵!”夏元赫将手仲到她身体的下方,推拥她到他的怀中。“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孤独无依。”

  “我知道,从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个可以让我托付终身,而且随时随地安心的人。”嗅着他熟悉的体味,聆听由他腔传来的心跳声,她觉得身心都安定了下来,什么都不必担忧。

  当下午两点左右,他们带着行李,从香波宫正门走向等候在外头的出租车,阿亚失魂落魄地赶来,拦住他们。

  “教授、羽书,我求你们,给她一个机会,别让她孤零零地留在法国。”

  夏元赫没有停下脚步,拉着乔羽书快速上了出租车,阿亚不死心地趴在车窗上,不断央求。

  “她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爱是无罪的,教授,我求你,如果你们不肯出面说明她并非恶意,她是要坐牢的。” 

  “她的所作所为,难道不应该得到惩罚?”夏元赫吩咐司机开车,但阿亚说什么也不肯松手,令司机相当为难。

  “羽书、羽书,我知道你心地好,原谅地一次好吗?羽书!”

  她才要开口说些什么,忽听到夏元赫大吼——

  “开车!”

  车子呼啸地朝前飞驰丽去,由后观镜中,只见阿亚垂头丧气地望着飞扬的尘土,双手捂着脸,伤心不已。

  事情变成这样,的确是他始料未及的,只是为了爱一个人呀,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作弄他和堂姐?

  如果堂姐不曾遇上夏元赫,如果他不曾遇上乔羽书,那么…他们的人生是否会变得更好?至少不会这么曲折坎坷才对。

  拖着如铅重的步伐,他转身走叫香波宫,忽听得后方有人高声唤着他的名字。

  方才那辆出租车去而复返,就停住他的身后。

  “走吧,我们陪你上一趟警局。”

  T  T  T

  乔羽书告诉警方是她不小心失足落河的,所以警方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态度,不起诉龙依旬,只将地驱逐出境。

  向晚时分,冬日的太阳很快滚入山的那一边,专属于夜的寒意随即袭上心头。

  四个人无言走在人行道过了好久好久,龙依旬才开口“我该怎么谢你?”

  她看起来憔悴极了,飞瀑般的长发凌乱披向前额,脸上的妆也掉了大半,身上的衣服因和警员一阵拉扯,残破不堪。

  乔羽书静静看着她,约莫三分钟后,她说:“前面有间教堂,你去买一台立可拍照相机,阿亚,你去问问看牧师在不在?有没有空?”

  “要干嘛?”

  “别问那么多,照做就是。”现在她可是他们的超级大恩人,没要求泉涌以报已经算是宽宏大量的了,还敢不对她言听计从?

  半个小时后,乔羽书和夏元赫如愿进入教堂,牧师已经等在那里。

  “你们确定现在、在这里完成婚礼?”牧师很年轻,大约三十出头,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

  “是的,他们两个是我们的男女傧相。”乔羽书下意识地瞟了龙依旬一眼,但见她空幻的眼中,闪着无人能懂的星芒。

  一切准备就绪,她皮包里的手机刺耳地响个不停。

  乔羽书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来电显示是她家里的电话号码,她才接起。

  “羽书吗?”

  是她老妈,可真厉害,早不打、晚不打,偏选在这时候打来。

  “你听好,妈不准你嫁给夏元赫,你不准给我结婚!”妈妈的口气好冲,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呀。

  “妈,你怎么知道我跟夏教授要,呃…”先斩后奏她又不是第一次了,更何况当初是谁死劝活劝,要她当夏家媳妇的?

  “别问那么多,妈搭今天下午两点二十的飞机,到法国接你回来。记清楚了?我不准你嫁给夏元赫,你敢不听话,我就不要你这个女儿!”

  电话那头清晰地传来“咔!”的一声,

  乔羽书手里拿着手机,神色灰败得惊人,

  “乔伯母有特别的事情吗?”夏元赫好奇地问。

  “没有,”乔羽书经他一问,瞬即把被她老妈的异常激动吓得莫名的魂魄拎回来。“不晓得是谁打电话给我妈,跟她说我们今天要在这里先行结婚,所以我妈妈特地打电话来,要我们早点回去补请客。”

  语毕,她回头盯着龙依旬“一定是你迫不及待把这个好消息传回T省的对不对?”

  “我?”龙依旬一阵错愕,

  “这下麻烦了。”乔羽书故作轻松地耸耸肩“我妈说要赶来陪我们一起去度月,简直是杀风景嘛,阿亚,小龙,你们得帮我。”

  “没问题,”阿亚对乔羽书充满歉疚,马上一口应承。“你说,要我们怎么帮?”

  龙依旬则默不作声,目光闪烁地望着乔羽书。

  “半个小时后,帮我打电话跟她说,我跟夏教授已经搭机到澳洲去了,但是千万别告诉她,我们将会下榻在知名的凡斯大饭店,否则我们的月就要泡汤了。”

  “你妈妈真的是那么说的吗?”龙依旬艰难地开口。“她真的答应你和元赫的婚事?”

  “对呀!”乔羽书笑容可掬地挽着夏元赫的手臂“我妈是标准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不想去研究龙依旬惊慌未定的神色,乔羽书旋过身子,礼貌地要求那位年轻牧师尽快帮她和夏元赫福证。

  “婚姻是神圣的,必须以最大的决心去经营,从今以后,你们必须相互扶持,相互包容…奉主耶稣之名,我现在就宣布你们成为夫。”

  “姐,姐,姐!”

  阿亚惊嚷地抱起倏然撞向水泥柱,鲜血得满头满脸的龙依旬。

  “教授,请你帮忙叫车子好吗?”阿亚瘦弱的身子显然抱不起已然昏厥过去的龙依旬。

  “我有车子,就在教堂左侧的停车场。”好心的牧师说。

  夏元赫面孔冷绿地接过龙依旬虚软的身子,大步奔向教堂外。

  乔羽书呆愣在原地,不知哪儿来的冷风吹得她裙摆飘飘。

  她是不肯善罢甘休地,即使以性命相要挟,她也在所不惜。龙依旬说过,只要有她在,她和夏元赫就休想平平顺顺走向红毯的另一端。

  说到做到,确实是她的行事风格。

  乔羽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身心俱疲呵。她缓步跟着走出教堂,却往相反的方向离去。    巴黎街头飘起蒙蒙细雨。乔羽书独自漫五目的地走在红砖道上,脑中空白一片。

  搭上一辆出租车,还不知道要告诉驾驶员她要到什么地方去,对方已经踩下油门,朝不知名的方向急驶。

  那驾驶员也许跟她一样,怀有重重的心事,只顾着开车,对她根本不闻不问。

  乔羽书想看清他的长相,怎知一顶鸭舌帽遮去他三分之二张脸,两片薄中间则斜斜地叼了一烟。

  这不让她想起T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惊动整个社会的出租车之狼,很多旅游杂志报道过,巴黎的街头抢案、出租车之狼不比其它知名的度假胜地少。

  而她此刻看起来十足十是个既可口又软弱的小绵羊。

  她是不是该趁这时候车子还没驶往人烟稀少之地赶快下车,以免后患无穷?或者…

  结果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呆呆地坐在位子上,无神地望着前方的高楼、商店招牌不断向后倒退。

  来到一个红绿灯前,驾驶员总算开口说话了。

  “麻烦把后座的汉堡包跟饮料递一下。”

  声音好!乔羽书犹来不及追问,对方已经拿下鸭舌帽,给她一个很嬉皮的笑脸。

  “戴平?你怎么也来了?”她忍不住大声问。短短几天,好像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跑到法国来了。

  “来看好戏喽。”戴平弹了下手中的香烟,很江湖味地吐出两个烟圈。“不然你以为我特地把消息透给龙依旬目的何在?”

  “是你告诉她我在这儿的?”这么说是她误会阿亚了。“为什么?既然让夏元赫找到我,又为何也让龙依旬前来搅局?”

  “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你这人的智商怎么那么低?”戴平口气有些动怒“我高兴把人情做给夏教授,也高兴隔山观虎斗,你管得着吗?”

  喜怒无常,心思难测的女人。

  乔羽书冷哼一声,问:“然后呢?”

  “什么然后?”

  “行到我和龙依旬两败俱伤之后,你不是该坐收渔翁之利吗?”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吧。

  戴乎眼波才动就被乔羽书猜中,她不自然地笑道:“渔翁良心发现,决定行一善,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其实她是十分矛盾的,心中的天使和撒旦斗不休,既想大方表示成人之美,又是那么地不甘心、不舍得。

  “太迟了。”乔羽书万念俱灰地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下一个男人说不定比夏元赫还出色…”

  “住口!”戴平鲁地打断她的话“搞清楚,你爱的人是谁?是谁在爱你?再敢用这种无所谓的口气谈论你和教授之间的感情,当心我把你载到悬崖处推下去喂野狼。”

  “那你要我怎样?我已经被龙依旬彻底打败,连半分反抗力气也没了,我真的好累好累。”只要一想到龙依旬的锲而不舍,她就心乏力疲。

  “不准灰心,她已经黔驴技穷,变不出别的招数了。”连撞墙这么拙劣的步数都使出来了,她还能搞出什么花样?她可是一直跟在他们后面,连这出租车都是花大钱和人租来的。

  “我的看法正好相反,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所以,我放弃,我走。”

  “没出息的东西!”戴平一股无名火冒得老高。

  “教授对你一片痴心,你居然当起缩头乌。你不是累了,你是爱得不够深,否则凭你乔羽书岂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戴平将她载到距离教堂最近的市立医院门口,停下车子。

  “这是两张前往纽西兰的机票,澳洲正发生森林大火,所以…去吧,把你心爱的男人抢回来,然后好好去度个假。”

  乔羽书想不出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接受她慷慨的赠予。

  “我…”

  “别再给我婆婆妈妈地,在我心意改变以前赶快下车!”戴平紧咬着下,脸转向另一侧,不让乔羽书看见她眼中的泪。“等等,记得了,你和教授第一个小孩得喊我一声干妈。”

  “还有呢?”乔羽书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大女孩行事风格与众不同,要求回报的方式也叫人瞠目结舌。

  “等我想到再告诉你。”

  乔羽书下了车,车子立即扬长而去,到前面路口一转弯就不见了踪影,她犹在原地伫立良久,才鼓起勇气走进医院。  wWW.dMdMxs.Com 
上一章   爱君如狂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楚妍最新作品《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免费小说爱君如狂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爱君如狂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爱君如狂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