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孽慾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孽慾  作者:loverbaby 书号:11160  时间:2017/4/9  字数:7807 
上一章   ‮爱觅中家 章92第‬    下一章 ( → )
我恨爹,更狠这个社会,如果不是社会的束缚太多,我完全可以挣脱爹的魔掌,这个看似正义的社会,正是蹂躏我的刽子手,将我缚住手脚,送到爹的,让爹乐,他就是这个刽子手中的剑。

  每到夜晚,便沉重地在我的身上,用那锋利的剑拨开我道德的防线,然后深深地刺进我得体,把我的道德观肢解的支零破碎,而我眼睁睁看着那种正义不敢呼唤,不敢挣扎,只能任由亲爹一次一次着我、剥光我、辱我。

  后来,娘也在背后劝我“花,要不咱不告了吧。”我望着娘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心理的委屈再也止不住了,眼泪刷刷地出来,娘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后来收到一份法院传唤,我因诬陷而被收监。

  “你不恨你娘?”记者冷不丁地撇下一句话,作为母亲,任由丈夫侮辱女儿,在女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为自己讨回公道、讨回天理时,她却打了退堂鼓,在旁边劝说女儿,这还有正义存在?还有亲情存在吗?

  “不恨,我只是可怜我娘,我娘在那样的家庭气氛里已经够累、够可怜的了。”寿花长舒了一口气“她那样做,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不拆散姐姐的家庭,你想,一个女儿已经落到这步田地,她还能让另一个女儿从此沉落吗?”

  “可因为她的沉默而是你受到诬陷,更重要的是助长了你爹的威,这你想过吗?”

  “想过,爹的威已经够嚣张的了,再助长还能怎么样?两个女儿他做了一对,女人的东西他摸了个遍,玩了个够,就连那些姿势,他都着女儿做了,他弄我么俩就像穿衣吃饭,想的时候,只要娘不在,不管你干什么,他都要。

  他玩我们的身子,玩我们的心,你不知道,他说话的口气根本不是父亲对女儿,完全象对自己的女人一样,什么呱都敢说,那晚他给我穿上他买的内,从头到脚欣赏我之后,还隔着罩和内摸,最后是让我穿着他买的内了我。

  还没等我爬起来,娘就从外面回来,我一时很紧张,他却不慌不忙地转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收拾,听着娘从外面进来,我来不及收拾爹进去的秽物,只擦了擦到大腿的那摊粘,就披上外衣,头发还凌乱着,就硬着头皮见了娘,幸亏娘没太注意,但她肯定闻到了满屋的青草味儿。

  第二天天黑黑的时候,他从工地回来,直接进了我屋,搂住我就说,爹给你买的内合适不?”我以为他又想要,就不高兴地往外走,他却拽着我说:“好闺女,生什么气?我只是想知道勒不勒得慌。”我没好气地说:“你问那么清楚干吗?”

  “我怎么能不问清楚呢?爹的家什,爹不惦着谁惦着?昨晚你还夸赞爹的眼光,我就是想别让你那里受委屈。”他说到这里,眼光发亮,我为了赶快摆他,就说:“受不了委屈。”爹听了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

  爹不是怕把宝贝弄坏了吗?弄坏了爹以后哪还有的弄?”

  “弄,弄,弄,一天到晚你就知道弄,弄自己的闺女,你不憋气?”他被我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干瞪着眼看着我,过了一会又说。

  “花,你知道今天在工地上那帮小青年怎么说?”

  “他们怎么说管我什么事?”我没好气地说。

  自从打工不成回家来和他睡了一晚,我的脾气变得大了,爹听了反而不生气。

  “嘿嘿,他们在那里互相问询给媳妇买得合适不?有没有包过来?那个小王还问小张,你媳妇那么鼓,是不是只兜进去一半?小张就还击他,你媳妇才兜进去一半,别人就说,他媳妇鼓你怎么知道?小王就道,你没见他媳妇穿那子,就那地方鼓鼓的,肯定不小,小张就追着骂他,去你的,再大也没你的份,几个就哈哈笑着闹够了,还问我。”他看着我的脸子。

  见我没说什么,就接着说“那些小东西们还胡说八道地数落着谁家媳妇漂亮,末了,问我,‘老寿,昨天你买了,给嫂子带上了吗?’我以为他们看见了,没屑答他们。

  ‘是不是嫂子撑不起来,光剩一把皮了?’几个小子说完,鬼眉鬼眼地笑着。

  ‘胡说些什么,我可没买。’我强辫道,‘花,你猜他们说什么?’”

  “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可不爱听你们那些下三烂的东西。”

  “嘻嘻,死丫头,爹也成了下三烂了?”爹摸着我的头发“他们说,你别以为我们没看见,你磨磨蹭蹭地在后面偷偷要了一个最小的,恐怕晚上给嫂子戴的时候还掖了点棉花吧?我听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知道那些小兔崽子在诈我,想逗我寻开心,其实他们根本没看见,他们那是笑话你娘子瘪了,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可是买了一个大号的,根本不是给那死老婆子的,呵呵,花,是不是?”

  “去你的!”我脸上挂不住,知道爹在戏谑我,就骂了爹。

  “爹知道你的尺寸,小了穿不上。”他双手搂住我的前“闺女,你这里都是爹的,让爹捏捏。”我知道爹说着说着就会不老实“又不正经了。”我瞥了一眼爹,拿开他的手“赶情是被他们…馋的,人家那可是自己的媳妇。”

  “媳妇?嘻嘻,我就笑着跟他们说,滚你妈的蛋吧,就兴你们给自己的媳妇买,还不兴我老头子也时兴时兴?我可给我媳妇买了一个大的。”一个坏小子听了吃惊地瞪大了眼,走过来小声地说:“老哥,你买那个大的,该不是连你都包进去吧?”

  “哈哈…”工地上一片嬉笑声。

  我也被那些话逗笑了,抿住嘴斜了爹一眼,爹更是眉毛眼里都是笑,狠狠地在我捏了一把“我气急了,就骂,包你娘个头,我买了那么个大的,还没包住你小嫂子的半个,赶明儿让你小嫂子过来,管你半个晌饭。”

  “啊呀,爹…”我就觉得爹戏弄了自己,小嫂子,那不是说自己做了爹的小?脸红得一红,狠狠地拧了爹的手一把。

  “啊呀…死丫头!”爹显然被拧疼了“爹不是说你,是说你娘,爹舍得让你…嘻嘻,你的再大,爹也不会让他们…占了便宜。”他从背后按住了我的大脯,往中间挤,挤得那里鼓囊囊的,看起来就像一个土包。

  “那你也不能说是小嫂子。”我不满意地低声说。

  “嘿嘿。”他出一口黄牙,用手蒯着头皮“小嫂子怎么了?”说完看着我“小嫂子就小嫂子呗,反正都姘上了。”

  “什么姘上了?”乍一听这个字没明白过来。

  “姘…姘妇。”爹小声地说。

  “啊…”心底里一阵震撼,怎么用了这个称呼?难道我在他的心里就是他的姘妇?可想想两人的关系还不是怎么的?没叫妇就不错了。

  “生气了?”谁知这时爹却搂抱了我,把头蹭在我身上。

  “生什么气。”心里十分的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叫什么不都无所谓,这样的关系,用什么名词都不过分。

  乡俚俗语那些难听的话多了,就是那“破鞋”不也到现在还被叫着?

  爹看看我不再生他的气,继续说:“他们七嘴八舌地,还小嫂子?都成把老皮了,要管就把小兄弟们一起管了,也让我们见识见识嫂子的能耐。”我说,美的你们?就自顾自地站到一边。

  “那他们能饶了你?”没办法我只好让爹顺利地把一只手从一旁进我的衣襟,他捏把着我的帮子说:“他们是饶不了我,嘿嘿,他们说,该不是你老小子又给我们找了一个小嫂子吧?”爹说到这里,手在我挤紧地两个房间往下得我有点疼,拿住他手不让他动,父女两个就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紧贴着“那你怎么说?”

  “我说,小嫂子倒没找,可给你找了一个小妈。”

  “瞎胡说!那我不成了他妈妈了吗?”说出口,又感觉出不对,就斜眼瞟了父亲一眼。

  父亲的眼瞪得大大的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呵呵,我就是想赚他们的便宜,可是你猜他们怎么说?”

  “我不猜!”爹在我的头上拨弄着“一个说,你找了个那么大的,该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小妈吧?是不是还要你小妈天天用头哄着你?另一个说,你不是说让我小妈来管晌饭吗?干脆我们就吃她的馒头和大包子得了。”

  “啊呀!作死的,怎么说的那么下。”我挣开爹的搂抱,跳开去,脸火辣辣的。

  那些人也真敢说,这么骨的话都能说出口,怪不得爹敢在家里这样子对我。

  “还有更下的呢,那群小子就这样,在一起什么都敢拉,老寿头,你那东西还行吗?恐怕喂不我小妈那下面的嘴了吧?赶明儿要我们哥们一起喂我小妈去,一人一口,保准让她舒舒服服地。”

  “寿江林!”我愤怒地瞪眼看着他,直呼其名“你在外面就这么作腾自己的女儿?”

  “谁作腾了?”他有点理亏地说:“那不是那帮小子贫嘴吗?”他低声嘀咕着“我女儿的嘴还用他们喂?每夜光爹一个人就喂得她溜,撑得肚子溜圆往外淌呢。”

  “你?越说越难听,你在家里作腾女儿,到外面炫耀你的本事,你就不怕人家骂你把闺女留在家里,吃自食?”爹听了,嬉皮赖脸地一笑“吃自食?那小张还跟我说,他小时还把他妹妹弄了一回。”

  “你,放!就知道编排故事糊弄人。”

  “真的。”他梗着脖子,一副认真的样子“小张说,他十来岁上还光着股,有一天娘让他在麦场里看麦子,中午妹妹送饭给他吃的时候,他家的大黄狗在麦场里和一只黑狗吊秧子,他和妹妹看着看着就做了那事,他还说当时也没觉着姿。”

  “那是他小不知道好歹。”我气不过,但也很惊讶。

  “他说他大了还做过一次。”我爹为了让我相信又说:“他可是赌咒发誓的不让我说,他说那时他20好几了,找不到对象,妹妹在结婚的前一天还和他锄玉米,天气热,又密不透风,他妹妹就解开衣襟凉快,后来在要锄完的时候,她妹妹看来急,一时间找不到其他地方,就蹲在玉米地里小解,他当时看着妹妹蹲在那里,听着女人撒的声音,头一下子大了。

  一下子想起小时候那个情景,心里嘣嘣直跳,正好这时他妹妹也站起来,看到哥哥脸红红的盯着她,就有点不好意思,一边提着子,一边说,哥,你看什么呢?谁知小张这时走过去说,妹,哥想像小时候那样给我一次。

  他妹妹一下子红了脸,低下头羞羞地说,坏!妹子明天就结婚了。

  小张激动地握着她的手,哥长这么大,还没有过女人,你,你就再给我一次,反正结了婚又查不出来。

  不知怎么的,他妹妹没有反对,只是站在那里任由他握着。

  小张初次接触女人,不知道怎么好,最后还是他妹妹看他不动,气得摔开他的手,原本提着的子一下子掉下来,小张象懵了一样看着妹妹黑白分明的腿间,跟着就抱住了,兄妹俩人就在滚烫的玉米地里又好了一次。

  小张说,那次他才知道女人的滋味,简直就是死,怪不得人都说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我父亲在说这个故事时,一副贪馋的样子,连蛤拉子都出来了。

  “那他…?”我吃惊地望向爹。

  “小张当时还不好意思,说只是闷在心里难受,让我千万别说出去,他说,两人又干了一会儿活,临近中午的时候,他妹妹还抬头看了看天色,说该回家了,小张就偷眼看了她敞开的怀,看见那雪白耀眼的子上一道鲜红的血印,知道自己刚才手重了。

  就在她接过妹妹手中的锄头时,他妹妹竟然掩住嘴偷笑了一下,他一下子明白了妹妹的心意,跟着撂下锄头,他妹妹嘻笑了一声,就倒在他的怀里,这一次,他路地很快进入妹妹的身体,两个人翻滚着,倒了一大片玉米地里的黄豆秧子,弄得全身都是泥水,当他咕嘟咕嘟第二次进妹妹里面爬起来时,他妹妹浑身瘫了似的,大口气。

  小张一时吓得浑身没了主意,只好守在她身边,直到他妹妹缓过劲来,哥,你弄死了我,她第一句话就说,看看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泥水,她羞羞地,哥,抱我去洗洗吧,小张就抱着她,在玉米地头上的水沟里,给她洗干净了,后来,小张结了婚,就再也没敢那样过。”

  “你说的是真的?”

  “骗你不得好死。”我爹赌咒发誓地说。

  “人家妹妹都敢和哥哥…你还…”

  “人家是兄妹。”我听了,就觉得小张他们有点过分,兄妹俩竟然在玉米地里偷情。

  “父女还比不得兄妹呀?”

  “那…”想反驳又找不出理由“人家哪像你,除了用强就是使坏。”

  “嗬…你要是象小张妹妹那样,爹还能用强?爹疼你还来不及呢。

  那天早上,爹本想好好的疼你,喜欢着你做,谁知你一上来就抓我的脸,爹也是急了,就只好用强。”我爹酸酸地“小张还说,他根本没想到和妹妹能成,后来才体味出其实妹妹很乐意和他。”

  “那他…他不知道是伦?”

  “伦又怎么了?只要两人快活,你没听小张说,他们两人在玉米地里的疯狂劲儿,这辈子都忘不了。”

  “你们男人就知道风快活,根本不管女人感受。”想起爹对我做的,还是不能接受。

  “我…我那样做,不都是为了让你体味出,可你就是不懂我的心。”我一时无语,想想小张兄妹俩,如果真的象我父亲那样说的,也确实值得同情。

  “他们不是也没好下去。”

  “傻丫头,他们好没好下去,只有他们俩知道,你想,小张和他妹妹都那样了,还能断得了?就是一时半时的都有家了,不敢在一起,一旦有机会,还不会照样好?花,你现在一个人了,就和爹好了吧?”

  “和你好?好了好让你到处显摆,好让你跟人家说你的能耐。”

  “我显摆什么了?”爹象是很委屈地说。

  “显摆你怎么喂女儿的?怎么把女儿当媳妇的?”我爹听了就扑过来抱着我求“好闺女,好闺女,我又没明说。”

  “那你在外面叫我什么?”我被他抱了个满怀。

  “哪敢叫?”

  “还有你不敢叫的吗?管自己的女儿叫什么来着?”

  “嘿嘿,媳妇,花,你就是爹的小媳妇。

  爹明找个媒婆子给你下聘礼,明媒正娶地把你接上炕,让我那帮小兄弟来闹房,看着我名正言顺地和你睡一。”

  “你?”我想象着闹房的场面,不知道爹为什么非要这样。

  “嘿嘿。”爹干笑了几声“爹就是喜欢他们给咱们闹,你没见那些小青年让新郎新娘亲嘴吗?爹就想…也想当着他们搂着你亲一回。”我斜白了他一眼“你?”我生气于爹竟然有这种想法,当着别人的面和自己的亲闺女“你,你就不怕他们扒掉你的子?那些坏东西可都是扒掉新郎新娘的子,看着新郎糟践新娘,你没见他们闹得多厉害?”

  “多厉害?多厉害爹也受得了。

  到时他们让你怎么做,你就大大方方地和爹做,还能比在家里和爹厉害吗?”他故意看着我。

  “爹…你闺女已是离了婚的女人。”

  “离了婚怎么了?就是离了婚好,你和我姘居了这么长时间,又没有个男人,正好和爹成了亲,你也有个归宿。”

  “你…?”我知道说不过他,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想起自己新婚的那个夜晚,冯的同伴竟然要冯从自己裆里往外摸铜钱,说如果不摸,就让另一个小伙子摸出来,自己开始扭扭捏捏的,可等那小伙子真要动手往里伸,自己才背过身去,让丈夫伸进去,那些下三滥就像鹅鸭一样伸长了脖子看着冯在她裆里摸了一会儿,发出“嘻嘻”得贪馋声,那场面让人亢奋刺

  “爹,不知他们怎么想得出那些刁钻鬼怪的法子来折腾人。”面对着爹,本不好意思,但还是说出来。

  “闹房就喜欢闹,男人一辈子就那么一次,那些没结过婚的还能放过了看热闹?不管闹得多过分也不为过,你没听说,新婚三,不分亲疏,就是公公、小叔子也可以。”

  他一副向往的样子“真有那么一天,只要他们想得出来,爹都敢跟你做,你想想,当着那么多人,闹闹嚷嚷的,被他们推着、搡着,然后按在上,多刺、多新奇,让他们看着我从你的肚子上摸进去掏铜钱,从你的裆里摸进去,捞出扑扑楞楞的小鸟,就是他们闹得过分,嘿嘿,扒了你的子,让我…嘿嘿,那些刚结婚的小青年还脸皮,不敢当着人弄,爹才不管,只要他们提出来,爹就当着他们,爹都这一大把年纪了,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事情没经历过,那些人嫖娼,不都两三个人在一起,面对面地干,有时还三四个人干一个呢。”

  “你…你真的敢当中调戏自己的女儿?”我被爹说的浑身着,没想到爹的心理这么阴暗,这么下作。

  “怎么不敢?只是爹恐怕没那个机会,花,爹只能做缩头乌。”

  “那是因为你是爹。”我没加思索地说。

  “爹也知足了。”他长叹了一口气“爹不已经成了你上的人?他们不让娶,我自己关上门在家里娶,娶你做媳妇。”

  “美的你。”我白了父亲一眼,低下头,我知道离了婚就无家可去,爹早已把自己当作囊中之物了。

  “好闺女,”他走过来抱住了我“爹想想真窝囊,自己养的闺女,一把屎一把地拉扯大,却不能名正言顺地睡觉,却让别的男人搂了去。

  爹在工地的时候,累了想想你,就浑身舒坦,回到家,第一眼就想看到你,心里就踏实了,就想把你楼在怀里,要不是你娘隔在中间碍事,我也会象小张那样知心知热地疼,知情知意地爱。

  花,爹就想舒舒服服地上搂着你睡觉,和你做对颈鸳鸯。”我爹显然是动了情,那一刻,我都有点感动,要不是我娘这时进了屋,也许我会和我爹作出什么承诺,管教,你说有这样的爹,你还能好的了?

  管教听到这里沉思了一会,显然她也被寿江林扭曲的心理和变态的爱感动了,笑着对她说:“作为女儿,你是屈就了一点,可作为女人,你就幸福多了,有一个男人这么爱着,什么女人不感动?花,要我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大可不必再耿耿于怀,心里放开点,既然自己不觉着什么了,也就没什么了,至于其他的,就由着他。

  作为管教,也许这些我不能说,但作为姐妹,我只能告诉你,有父如此,夫复何求?至少他还能一心一意地爱着自己的女儿,尽管他爱的方式不对,但谁又能说清爱的真谛?糊里糊涂地做人,糊里糊涂地爱而已。”寿花呆呆地望着管教,她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自己渐渐隆起的肚子,言又止。

  谁知管教却先开了口“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有可能,就做了,实在不行,生下来也未尝不可。

  凡事强求不得,也强行不得,天意如此,只能任其发展,但愿你和你父亲都能面对现实,能有个好的结局、好的归宿。”寿花感激地点了点头,她从管教的语气和信任里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兴奋,她不再自卑和自责,而是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去审视以前自己做的一切,但愿她能从管教个人的观点中得到启发。  WWw.DMdMXS.cOM 
上一章   孽慾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loverbaby最新作品《孽慾》最新章节,免费小说孽慾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孽慾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孽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