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孽慾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孽慾  作者:loverbaby 书号:11160  时间:2017/4/9  字数:12509 
上一章   ‮里地留自 章02第‬    下一章 ( → )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了预审员一眼,舌头在嘴上打了个圈,两个嘴角上都干裂的吐着白沫,那眼神里象是想要口水喝,可一看到人们那冷峻的目光,就不敢提出要求。

  “说吧,说吧。”有人无可奈何催促着他。

  寿江林嗑巴一下,用手抿了抿嘴“说起来,不怕你们笑话,和她娘做时,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我那死老婆子那地方黑,门特大,进去宽宽松松的,没甚大滋味。

  这也可能是被我撑得,人家都说,女人,老来稀。

  可秋花和她娘不一样,她那玩意儿,就像是特意造的,箍在头子上,紧紧地,我从背后干她时,特意看过,我那鸡蛋大的头子被她的包着,那就把皮翻上来,像一道环那样卡在颈子上特舒服,所以我就很愿意跟闺女做,好东西谁不喜欢要?再说,她的那个玩意儿也好看,玩起来水多,很有趣,不象她娘。

  女人玩多了,你们就知道,我这辈子没白活。

  不同,平常夹在腚沟里,不被人看见,就会认为女人都一个样,起来都一个味,其实女人的有很多道道,每玩一个都会有新的感受。

  以前我没和闺女弄,就觉得不管什么,玩几次就腻了,可自从我上了女儿,就觉得那滋味、那享受,就跟升天一样。

  你们想想,闺女整天在我面前走,那走路的姿势就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特别穿上那个牛仔,他妈的,那是谁人设计的,简直就把个女人的东西全出来,鼓鼓的、的,简直把两条腿撑得合不拢,从远处看,两腿之间总是留有很大的空隙。

  我就想,那肯定是为男人留着的沟沟,那玩意儿肯定不一般,果不其然,待我了她的子,就被住了,秋花的很胖,眼几乎连在一起,是属于那种有风味的女人,经得起玩味。

  跟秋花在一起,并不全是和她行房,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有时就是想抱着她,玩玩她那玩意儿,就像那些什么艺术家欣赏作品一样,秋花也是我的作品,她可是我从她娘的模子里刻出来的,嘿嘿,没想到我能刻出这么好的东西,那脸蛋、那家什…”说到这里,他了一下嘴

  “怎么形容也不过,嘿嘿,其实女人的那个玩起来,都是有个性的。

  有时,我玩着玩着,就想,我这辈子做人也知足了,在外面我玩的不计其数,一回到家,还有三个女人在等着我,而且还是我闺女,那个心里整天就像飘在云端里,要不他们怎么说,我越活越年轻。

  我想我这年轻,都是让闺女滋润的。”他谈起女人来,眉飞舞,一副的样子。

  “好了,据实说,不要掺杂自己的感受。”有人催促着他。

  寿江林知道自己收不住,又说多了,就赶紧打住话头。

  “就在我要了时,忽然听到秋花刚才提到的四丫在门外叫:秋花,秋花。”秋花吓得不由自主地答应一声“哎…”身子自然想站起来。

  我一惊,就在女儿想站起来开我身时,子猛地出来,全到秋花那雪白的股上。

  我一阵虚,看看秋花站在门后正提着子,一边答应着,还不时地用手伸进子里擦拭着,我知道那肯定是刚才我进去的。

  “叔…”秋花敞开门时,看见我的四丫叫了一声。

  “奥。”我勉强地答应着,就转过身来,扣上扣。

  “秋花,你老呆在家里,干什么?”四丫亲热地拉着她。

  “没,没做什么。”秋花显出一丝慌乱,但却努力地装出没事似地,低下头看着脚跟。

  “哎…我跟你说…”四丫贴着秋花的耳边,看了我一眼,嘁嘁喳喳地说着什么。

  我看着秋花的身影,心里一股火升上来,这就是刚才还被我着的女儿,现在却人模人样地同别人说着话,她的身体和股里一定还淌着我给她的,果不其然,就看见秋花两腿撇了撇,用手往外揿了揿夹在腚沟里的子。

  “叔,我和秋花出去啦。”四丫甜甜地说。

  秋花被她拽着跑出院子。

  “那你这次和你女儿不是在屋里吧?”有人迫不及待地嘴道。

  “不是。”他的眼光躲闪着“在…在院子里。”

  “你和你女儿光天化地在那地方,就没想到有人会来?”

  “没!那次我并没想要弄她,不怕你们笑话,在这之前,我一连三天都没档,她娘那时还不晓得这事,我和她又是刚上手,图个新鲜,几乎一挨她身子,就进去,就像小青年结婚那会,没见过女人似地,嘿嘿,不知怎么的,越老越不叫调,那些年,手里有俩钱,见过不少,可一见了闺女,就象中了一样,一门心思在她身上。

  就像是哪辈子没见过那玩艺儿似地,有时恨不能整天都在她身上,巴着她娘不回家,哎…中了魔了!现在想起来,无非也是那样,秋花的又不是金的银的,又没有特殊构造,我怎么就那么沉?说实在的,无非她就是我闺女,就这么点特殊。

  什么女人都能成为自己的女人,唯独闺女不能,可我寿江林就生生地把两个闺女都弄成我的女人,所以我就可着劲儿地造制她们,那望也不知怎么的,比吃了药还厉害,子一天到晚都撅着,一有空,就和秋花弄,实在累了,就歇会儿,看看她娘还没回来,就又上去。

  后来秋花被我折腾怕了,一见我就两腿打哆嗦、就躲,可在家里,她能躲到哪里去,反正巴掌大的地方,就象把种猪放在圈里配种似地,不配上,那公猪不老在圈里窜窜?看见她那可怜相,我的火腾就上来了,看看她娘去了点心铺,我也不管她正在做什么,就过去抱她。

  她起先还知道往屋里躲,可那还由得了她?我就在后面追,追上了,就按在地上她,得她嗷嗷地叫着,‘爹,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抱起她,看看门外,就又进去,那几天,我几乎是在她身上过的,身子都被她掏空了,走路时都打着趔趄。

  那天虽然她娘去了邻家,我也没想,一来不知她娘哪霎回来,二来也想和闺女啦啦呱、说说话,如果有那个心思,我早就抱着她上了炕,男人女人,只有在隐秘的地方,才能着舒畅,况且是和自己的闺女,可经过那一次,我才知道,在院子里和女儿弄,才会更有的快

  那一次,秋花老在我面前说弄不弄的,我就忍不住了,那天她娘去了邻家串门,花还在上学,就临时起了坏意,在院子里搞了她。”

  “那你就不怕别人看见?听见?”

  “当时也没往那方面想,只是听着秋花和我谈那事,又躲躲闪闪的,虽然不明说,却比直接说出来更能拨人,我心里就猫爪似地,就拿些荤话来拨她,女人嘛,你不她,她是不会让你弄的,秋花说那事吐吐、藏藏掖掖的,不由人不忘那方面想。

  我一边和她谈着,一边就想着怎样勾搭她,因为那时我看见她没有那个意思,每次都是我强行要求她,看着她羞羞惭惭的模样,就想趁着家里没人玩玩她,秋花怕我和她做那事,每当我靠近她时,她就走开,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弄得火上来了,恨得牙都疼。

  可大白天的,左邻右舍都在家,你总不能追着、赶着闺女,上去了她吧,毕竟是和自己的闺女干那灰事,我就趁她不注意时,拽住了她,秋花想挣,可墙里墙外的,不敢弄出大声音,我就是看中了这一点,秋花才泪眼扑簌地服了软,就那样,站在院子里伸进衣服里玩她,等到秋花掘起股时,我还看了半人高的短墙,就觉得特刺,又由于初次和秋花那个姿势。”

  “什么姿势?”有人追问。

  “就是…”寿江林抬眼看了看,嗫嚅着说:“就是和狗那样,那天也不知怎么想的,就把闺女弄成那个姿势,学着公狗的样子,由于一边干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子在女儿的里进进出出的,子特硬,的特深,也许由于害怕的缘故,秋花的从始至终都很干燥,我就抱着她往里狠捣,捣得秋花一直求饶。”

  “你真是个畜生。”有人听不下去了,狠狠地骂了一句。

  寿江林吓得憋住声,不敢说话,预审厅里气氛沉闷起来,寿江林不知该怎么办,他着手,蔫头耷脑的。

  “说吧,继续说。”预审员摆了摆手,口气无奈地。

  面对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父亲,你还能说什么呢?

  寿江林吐了一口气,大概觉得放松了一下。

  “秋花她娘那时还不知道我和秋花好,每次和女儿同房时,都是瞅准了她不在家,我知道如果被她知道了,肯定没我的好,她娘保准和我闹。

  为了长期保持和女儿的情,我做起来就特别小心。”秋花起初怕她娘发现,后来看看没事,也就由着我糟蹋,她娘那时点心铺里的事不多,我又在码头上工作,所以和秋花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很少。

  有时趁她娘晚上出去的那会儿,把闺女约出来,但都是在秋花的抗争中,搂搂抱抱,亲个嘴什么的,最多摸下秋花的,干馋着捞不上身,有好几次都没得手。

  那天我在菜园子弄地,她娘让秋花到院里帮忙,中午的时候,园子里的人都回家了,我看看四下无人,就蹲下来和女儿说:‘秋花,你娘在家里干什么?’

  ‘她在被。’她看了我一眼,警惕地往边上挪了挪,我知道那死老婆子每年被都要封好几,就放了心,了一上午的那心思就上来了,我撂下手中的镢头,看着秋花弯下从上衣襟里出的雪白的房,咽了一口唾

  园子里虽说没了人,但四周都是开阔地,干那事又不是一下二下就解决的,我猛然想起屋后那架黄瓜,就说:‘秋花,爹去那边解个手。’

  ‘奥…’秋花仍蹲在那里,平着土墩。

  ‘你不去吗?’我站在那里猥亵地想。

  ‘我一会,摸平了这几个。’她弓着,两手按在菜畦上,快速地平着。

  ‘那我先去了,你快点。’我以为秋花知道我的心思,就颠颠地跑去了等她。

  可等我解完了手,弓在黄瓜架底下伸头看她时,她却坐在园畦上歇晌。

  ‘秋花,过来。’

  ‘干啥?’她或许明白,知道我在那等她。

  ‘你来看个东西。’我哄她,企图要她过来。

  ‘啥子东西?爹,快弄完了回家。’

  ‘死妮子,快来,看这个啥东西。’我钻出架棚就想走过去。

  她大概看出我要动强,下意识地望了望四周,就不情愿地嘟起个嘴慢腾腾地走过来,一边嘟囔着,‘又做什么嘛。’等她走近瓜架,我一把拽了进来。

  ‘爹…’她慌乱地看了我一眼。

  ‘看,看你爹的东西。’我两手把着那东西让她看,她脸一下子红起来,害羞地扭过脸不吱声。

  ‘秋花,爹,爹想你。’我麻地地对着她说,伸手摸着我惦记了一上午的子,她白了我一眼,十分不情愿地,‘爹,那天差点被四丫看见,你就不觉着个啥?’

  ‘觉着个啥?’我捏着她的头,‘爹惦记着你一上午了,就等这一霎。’

  ‘可四丫要是发现了,她还不说出去?’

  ‘她不会发现的,她怎么知道我们会做这事?’我急不可耐地说:‘父亲和女儿在一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她说…’她支支吾吾地。

  ‘她还说什么?’我在眼前摆弄着那东西给她看。

  ‘她说,干那事千万别把那东西弄进去。’

  ‘哪东西?’我没弄明白,小孩子家家的,说话吐吐。

  她红着脸,小声地说:‘熊!’我瞥过脸惊讶地看她,没想到四丫知道得还很多。

  ‘那会怀上仔的。’秋花瓮声瓮气地。

  ‘傻闺女,你知道个啥?’强行按住了她的头,她被我按得趔趄了一下。

  ‘那就那么巧?公的配母的,还得多少次,爹就那么几次,你能怀上?’

  ‘四丫说的。’

  ‘四丫知道个啥?你又不是金子的,哪能那么准?’我狡辩地,哄着她。

  ‘可四丫说,喜儿就一次就怀上了。’她说的显然是《白女》里黄世仁强喜儿一事,‘小丫头,嚼舌头子,黄世仁和喜儿那是主仆关系,喜儿天天伺候他,还不大肚子?’我地把她的头按在我的子上,在她的嘴角磨。

  ‘秋花,看爹那东西象不象黄瓜?’我看着女儿,又望望耷拉在瓜架上的短的黄瓜,心里起了一丝念。

  ‘爹,外面有人。’她小声地说,小脸蜡黄蜡黄的。

  我静下来侧耳听听,一阵细风从瓜架底下溜进来,刮的叶子刷刷响。

  ‘死丫头,哪里有人,是风。’我看着子上出一细丝似地粘涎,就起来在秋花的脸上蹭。

  ‘快把下来。’

  ‘爹,这里那么脏,怎弄?’她还是想摆

  ‘怎弄?你还是象那天趴下,爹从后面弄。’我着急地去她的子。

  ‘爹,我不想那样,象个狗似地。’她扭摆着身子。

  ‘那你想咋样?’我一边扒她的子,一手就等不及地去抓她的,手指扣进去,玩她。

  她不答,皱着眉,满脸的不高兴。

  ‘还知道挑挑拣拣的,’我鲁地说,说了又觉得和女儿说这话不应该,就麻利地将她的子扒到膝盖以下,我蹲着的姿势,头几乎碰到她那里。

  ‘爹,你想怎样都行,就别那样好吗?’她还是不愿意。

  ‘傻妮子,都这一霎了,还管哪样?哪样还不是爹你?’我扣着她那有点胖乎乎的

  ‘秋花,不管哪样,起来舒服就行。

  就图个自在,以前爹和你娘,都是尽着法子,你娘从没挑三拣四,爹要她怎样就怎样,怎么到了你,却这不行那不中的。

  你别瞎听四丫的,爹是过来人,女人又不是搞一个,什么花样没见过?只要痛快,着舒服就行。

  来,把腚翘起来。’我从她脚踝上把住她脚,一边一边地,然后将她的子扔到瓜架底下。

  秋花瑟瑟地缩着身子,想掩盖她的腿间。

  咳!这哪能成?爹不就是想看你的腚沟?要没有那地方,爹还找你干吗?

  我拽着她一条腿,她站不住,倒在我身上,我气抱着她,秋花的那时还没长齐,白白的,看起来格外惹火,我一手扣进去时,她‘啊’地叫了一声。

  然后我找着她的小痘痘摸她。

  她浑身哆嗦着,不敢吭声。

  我在她的沟子上来回,又捏住她的豆豆,‘舒服不?’她皱着眉不说话。

  ‘四丫没爹,想让她爹弄都没有,秋花,爹弄你,就是想让你自在。’

  ‘可爹不能弄闺女。’秋花倔强地。

  ‘谁说不能?关上门在屋里,爹还不是照样?这村里说不定爹都在自己的闺女,你没听那刘师傅和他闺女?’

  ‘那不是亲闺女!’秋花强辨着。

  ‘亲闺女怎么了?亲闺女照样,女人长个就让男人的,不来。’我翻过她的身,仰面躺在我怀里,她的小被扣的出了水,咧开着,呲着鲜红鲜红的的,我就想起她娘那皱巴巴的老,扒开了看,猛然间,我想起刚才看到的短的黄瓜,那丝念又升上来。

  就顺手从瓜架上摘了一去满身的刺,一手摸着女儿的小痘痘,把黄瓜对准那裂开口子的小

  ‘爹…你干什么?’秋花大概看出了什么,惊乍地伸手往自己那里摸。

  ‘嘿嘿,爹想用黄瓜…’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起了那个坏意。

  ‘不要…不要…’她惊吓地想翻爬起来,被我死死地夹在间,用腿箍住,我想看看那黄瓜入我闺女身子里是个什么样。

  拿着黄瓜的手在那里掘了掘,看着被掘翻了的,顺势用力一捣,大半黄瓜顶了进去。

  ‘疼!’她哭出声,感觉到冰凉的黄瓜有点硬,直到身体深处。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那黄瓜在女儿白出,手指快速地着她的豆豆。

  ‘爹…爹…’她极力地想摆我的恶作剧,扭动着股,一股涌上来,我更快地动着黄瓜,深深地进去,感觉到比平时的我更进去一块。

  ‘啊…疼死我了。’她一下子涌出满脸的泪水,我知道下手狠了点,就出来,用黄瓜在她的内掘,欣赏着女儿器被撑开又瘪下去的模样。

  ‘秋花…’园里突然传来老太婆的声音,秋花和我同时吓得停下来,一动不动。

  ‘秋花…’老太婆在园子里看了看,嘴里嘀咕着,‘这爷儿俩哪去了?’我看着秋花的小眼瞪得溜圆,恐惧之情溢于言表,我的心也怦怦直跳,耳朵始终听着外面的动静。

  捏着黄瓜的手一动也不敢动。

  秋花一时间小脸蜡黄,可怜巴巴地弓着身子,忘却了自己还赤身体地躺在父亲的怀里。

  尤其是器里夹着那黄瓜,让人看起来甚觉猥。

  老太婆望了一会儿,走到黄瓜架前停住脚,又叫了一声,‘秋花…家什都在,人去了哪里?’心下疑惑着,走了过去。

  那一刻,我真怕她掀起瓜秧子往里看,那我和女儿的情就会暴无疑。

  ‘爹,我们回去吧。’听着老太婆脚步声消失了的时候,秋花舒了一口气,才敢动了动身子。

  ‘回去做甚?你娘肯定还没回家。’看着女儿还夹着黄瓜的情景,笑着拨了一下。

  秋花低头望了一眼,害羞地用手拨拉掉,掉下去的黄瓜粘满了白白的体,刚刚残留的惊吓一扫而光。

  我一下子抱住她,‘秋花,让爹把你了吧。’

  ‘娘…娘…’秋花挣扎着,死活不肯,她可能害怕娘再回来。

  我们父女俩在那狭长的瓜架下弄得叶子唰唰作响,我又害怕弄塌了瓜架,不敢太用力,秋花滑溜的身子几次从我手里挣脱。

  ‘爹…’她瞪着小眼乞求,大概被我刚才的怒了,她没想到我会在瓜架底下用黄瓜弄她。

  ‘我们回吧。’我的身上、腿上都被她抓去鲜红的印痕,看着她气的样子和涨红的脸,又不敢过分用强,不敢大声说话,我一时无可奈何。

  ‘秋花,听话。’我想把她哄过来,拽住她的手腕死死不放。

  ‘不…’她别过头。

  ‘你想作死!’我低声音恐吓她,想使她就范。

  谁知她这次铁了心,作力往外挣,看着她几乎全的身子,我忽然松了一口气,‘不怕丢人,你走吧。’伸手抓起两人的衣服。

  她一惊,看着自己条条的光着身子,一瞬间意识到眼前的处境,爹不会给她衣服。

  ‘爹…’她蹲下来,哭了。

  我恶狠狠地看着她,‘怎么不跑了?看你光着身子跑出去,让别的男人看个够,死丫头。’我知道女儿这个时候打死也不会出去。

  她害怕地嘤嘤地哭,身子一抖一抖地,子在我手里,她光着身子不会跑出去。

  这时,天正晌午,头照下来,瓜架底下密不透风,弄得我全身是汗,刚才和秋花的撕让我感到了一丝匮乏,人年龄大了,难免体力有点不支,再加上这些日子连着发生事,一干活身子就虚的不行,我半蹲在那里气。

  ‘爹…’她终于哭红着眼求我,‘咱不弄吧。’我不搭理她,手里攥着她的内

  ‘我是你女儿,你就忍心那样一次一次地糟践我?’她伤心地哭着,眼泪扑簌地,‘你怎么那么糟践我?’我知道她是指用黄瓜,就说:‘那你过来,’我看着她下蹲的姿势,两腿分开着,两瓣裂开,出鲜红的沟子和扎煞在外面的两片叶。

  ‘我不…’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这时候她还知道撒娇。

  ‘傻丫头,’我疼爱地搂住她瑟瑟的身子,从她腋下探手抓住了她的小子,‘你和爹又不是第一次,还害什么臊?’

  ‘爹…’她仰起小脸,‘可我是你女儿呀。’

  ‘我知道!我还会不知道你是我女儿?’我抓着她的头用力捏给她看。

  ‘秋花,爹知道你是我女儿,爹也知道我…可爹不是弄了你吗?一回是弄,两回也是弄,还大差那几回?只要自在就行,人活着,就是为了享受,爹和你,你不是也舒服?你和别的男人,无非也是这样,为什么不趁在家里先和爹自在一回?你闲着也是闲着,何不趁早先享受享受,过几年,你大了,再找个男人。’那子在手里捏扁了,头鲜红鲜红的,看得我两眼直勾勾的,真想一口。

  ‘爹…’她鼓嘟着嘴,想哭,‘我不想弄。’

  ‘傻闺女,都到这份上了,爹还能刹住火?爹就是想要了你,秋花,你知道的,我和你娘好久都没有办过。’

  ‘我不管!’一脸的气不过,‘娘会知道的,你还是放了闺女吧。’她想用力挣出去。

  ‘可爹想怎么办?’我从她下蹲的姿势摸向她的,熟练地进她的隙中,看着秋花的眼。

  ‘你想,你想有我娘。’她拽着股想挣脱。

  ‘爹不喜欢你娘。’

  ‘那…那你…’她结结巴巴地,‘那也不该和自己的闺女。’

  ‘我知道不该,’轮到我可怜巴巴地求她,玩女人还是要两厢情愿,这样才能玩得痛快,‘爹不是已经和你睡了嘛。’她不答,因为她知道我说的是事实,爹已经和她上过、困过觉,按农村的风俗,她应该是爹的女人。

  ‘你没看那些闹房的,两人困了觉,就是两口子了。

  爹和你…嘿嘿,也困过觉。’看看她不说什么,知道闺女无言以对。

  ‘秋花,爹等不及了,你试试,试试爹这里。’我想让女儿摸我硬的东西。

  ‘你不要脸,连自己的女儿都做着,’秋花拽开了我,生气地哭出声。

  ‘爹也知道,可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老是惦记着你这里,爹为了你,几年前,就不挨你娘的边了,爹就想你的,你不让爹弄,爹哪受得了?来,别听四丫瞎胡说,她再怎么逞强,最后还得让男人。’我猥地把她抱在怀里,偏过头搂住她的脖子,亲她的嘴,她躲不过,我就把一口唾喂进去,小年轻的谈恋爱都是一口一口地度着互相喂着。

  ‘你要是再逞强,爹就用黄瓜…’我恐吓着她。

  ‘爹,你不能…’秋花赶紧咽了,乞求我。

  ‘爹不能!好闺女,爹就是想试试的你的多大,爹气不过…’

  ‘那你以后不能…’秋花委屈地,大概觉得我伤了她的自尊。

  ‘哈哈,你以为爹喜欢那样呀?你的还不是爹的?’我低下头亲了她一口,‘要是弄坏了,爹还不心疼死,爹以后就跟你睡。’

  ‘可…’她又想提起四丫,看到我的脸色,忍住了不说。

  趁热打铁地,‘要知道,这世界还有我不能睡的女人,没有我不能。’

  ‘爹…’她显然嫌我说话难听,脸皱起来。

  ‘呵呵,是不是不喜欢我那样说?’我把着她的腚,‘你这里不是呀…爹的小。’

  ‘是也不能说,多难听!’秋花颊上飞起一朵红晕。

  ‘好了,不说了,不是,是香的。

  来,闺女,把腚翘起来。’我从她的背部沿着往下滑。

  ‘爹,不那样吧?’她可怜巴巴地求我,显然已经退了一步。

  ‘不哪样?’我看着她的脸,削弱她的防线,手已漫过眼够到她的下端。

  她羞红着脸,扭捏着,吐吐地,‘别从后面。’

  ‘那你喜欢哪样?让爹从前面干?’我已扣到她软软的门,她气息紧了起来。

  ‘是不是喜欢看着爹弄?小货,来,掘起来。’我用力推她的脸。

  ‘不!’她一扭身,挣脱了,正面蹲着看着我。

  我们父女就那样对峙着,好一会儿。

  ‘好,那你走吧!爹不强迫你。’我生气地虎起脸。

  她看我不歇气,原本不愿的口气软下来。

  ‘象个狗似地,怪羞人。’跟着身子扭了扭,想摆出那个姿势,又舍不下脸。

  我伸出手,摸着她雪白的股,‘象个狗似地又怎么了?狗还知道愿意跟谁就跟谁,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哪像你,喜欢谁都不敢说,爹喜欢闺女,还不中?没看咱家那条黄狗,还不是和她的崽又生了一窝?你却连父亲都不愿意给,还说孝顺爹,来,听话,把股翘起来。’她听了这话,脸红红地。

  ‘狗是畜生。’

  ‘畜生不也知道,也知道生儿育女,人和畜生有什么两样?有本事你这辈子不找男人,爹也就死了心,要是畜生就能,爹原意是畜生。’我刺着她,秋花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

  ‘来吧,只要舒服就行。’我拨拉着她的股对上我,她大概听了我说那样的话,心就软下来,任凭我把她的股摆弄着,没怎么反抗,借着我的力顺从地翘起来,看着她暴出的硕大的孔,我弓身挪过去。

  ‘这样好,爹就喜欢你这样子,象只‮狗母‬似地等我上。’看着亲女儿那个姿势朝上自己,我忍不住地从她后面往上看,秋花的虽说小,可鼓鼓的,帮子象水牛那样丰盈,和眼连在一起,两只子尖翘翘的下坠着,吊在脯下,比她娘确实有韵味,也更能起人的火来。

  我学着公狗的样子一下子骑在她的腚上,一手拿着子戳在她的眼上,从上往她的肚子地下滑,子被她的包裹着,顺着沟子往前耸,头子划过她前面的豆豆窜出来,又赶紧回来。

  ‘爹…’由于我骑在她掘起的腚上,承受不住,腿不住地打哆嗦,我弯抱起她,从她腋下抓住她的两个子狠

  ‘啊…’她低呼一声,一下子爬在地上。

  我知道她是受不了我的折腾,刚想起身,可她又勉强地撑起腿,翘起的股更明显地暴出看在我眼里显得更硕大的

  ‘使点劲撑着。’看着她晃悠悠的股,我摸了她的腚沟一把,扶着她的丰,攥住紫子,用头子拨拉开她满的,在那里钻着,钻得秋花身子紧张着等待着我的侵入。

  ‘撑住了。’说完,我一下子跨上去,跟着一记,子撑裂了紧闭着的,狠狠地贯入她的心子。

  ‘秋花…’快让我不由自主地闷哼了一声,那紧楸楸的象套子一样箍在子上,麻酥了我半个身子,‘爹你,就想痛痛快快地你。’秋花一声不吭地趴在的地上,支撑着我一下一下地狠捣猛,我疯了似地着亲生女儿,黄瓜架下闷热的气息再加上两人的亢奋,让我有点不过气来,但从秋花润的眼上和每次锯过的上泛着靡的气息让我感受到作腾亲生女儿的刺

  ‘爹…爹…’秋花跪撑在那里,被我得一声一声地叫着,她那象‮狗母‬一样的姿势令我发狂。

  四周很静,只有我作腾她时碰到叶子发出的刷刷声和两人器的碰撞声,就在我忍不住地想进去时。

  秋花突然回过头来叫了一声,‘爹…别弄进去,四丫说会怀上的。’又是四丫,听到女儿说会怀上,猛一,那股要命的感觉上来,股一,直到秋花深处,跟着一击,‘啊…啊…’大股大股的在秋花的惊叫中直进她的心子里。

  ‘秋花,爹让你怀崽,怀上爹的崽。’秋花的里面灌满了我的,也许就是那一次,秋花有了。

  寿江林从父女伦的情中一下子坠落下来。

  “你女儿那么哀求你,你为什么不让她避孕?”有人想探究寿江林此时的心理,冷不丁地问。

  已经对女儿有了双重身份的他,为什么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她怀孕。

  寿江林想了想,大概想理清一下思路“避孕倒有时也想过,可没有好的办法,戴上套子,我就感觉象牲口戴上笼口,干馋吃不到草。

  你想想,戴上个那个,就觉得和女儿隔着一层,一来那个紧,箍在头子上,没感觉,二来女人,不就是摩擦,图个舒服?戴着那个,那还是吗?以前我找,怕得病,那是没办法,可和女儿,不就是想亲热亲热,享受连在一起的感觉?一想到和自己的女儿在,那个刺是任何女人都达不到的,嘿嘿,不怕你们笑话,一起来,到时候就什么都忘了,哪还顾得上那东西?”

  “你女儿那么小,你就不怕她怀上你的孩子,毁了她的身子?”

  “怕是怕,开始的时候,以为闺女年龄小,还不到生孩子的年龄,就没在意,可后来被我弄上一回,她娘带去了,我就想,反正是个破货了,一次两次都无所谓,再说,生孩子还不是女人的家常便饭,长那个东西不就是怀孩子用的吗?所以就不怕了,心里总觉得怀上了再做掉不就得了。”

  “可你知道,万一你女儿由于什么原因,不能了,生下来怎么办?”

  “生下来?”他挠了挠头皮,看着众人,一副不解的神情,大概他想问,你们问这些干什么,可又没出口,想了想一副敢做敢当的样子说:“生下来,我认了,我的种,我哪能不认?男子汉,敢作敢当,就是游街示众,我也认。

  做下了,就做下了,不能让闺女一人承担,我毕竟也是孩子的父亲,大不了,我和闺女一起拉巴他,再多一张嘴无所谓,花她娘也还能干,等花把孩子大了,就赶紧给她找个婆家,嫁出去,瞒过去就行了。”他说得很轻松,完全不考虑那样的后果“后来那死老婆子知道我总是偷偷摸摸地和闺女来,她管不了,也曾劝我,还暗地里给闺女一把避孕套,要她在我干那事时给我戴上,闺女坑坑迟迟地拿出来时,我正干在兴头上,你想,男人要出来时,恨不能连身子都进去,可闺女却要我拔出来,那不是要我的命?心里那个恨呀,恨那死老婆子搅了我的兴,就一把夺过来撇了。

  后来还打了老婆子一顿,嫌她多管闲事。

  都是她在家惹是生非,要不,我和秋花好好的,她怎么会离开?我女儿,她是吃干醋,我就偏给你看,我的女儿,我怎么着,她管不着。”他说到这里,还暗自得意,一副气嘟嘟的样子,有人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下去,只好寻找新的突破口。  Www.DmdmXS.cOM 
上一章   孽慾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loverbaby最新作品《孽慾》最新章节,免费小说孽慾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孽慾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孽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