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的不伦情人  作者:夜语姬 书号:11131  时间:2017/4/9  字数:7171 
上一章   ‮章71第‬    下一章 ( → )
碰触到他热烫的体温,唐宛瑜瑟缩回手,讶异端详,男人上身住方向盘,深邃的脸蛋双目阖闭。

  她快速将车杆拉到空档稳住轮胎,他偏沉的重量住中间发出尖锐喇叭鸣声,令她愣愕。

  赶紧将他推回座位,用手贴住他额头,发觉他的身体滚烫。

  “世杰…”这时候她竟为他担忧。

  车轮因他们移动滑出一些,摇摇坠让唐宛瑜发出尖叫,惊恐万分他会掉下山,尽快摸索打开车门,趁车轮卡在崖断凸点的时机,推不动他自己先出去再拖他出来。

  探望不醒人事的他,他额头还因情急擦撞石地有轻伤,见此景他仍没醒来,皮肤穿烫过衣服应该是发烧不轻。

  她惧望车体慢慢滑下跌落崖谷,手足无措,在无人山头也不知如何将他扛回去。摸索他外衣所幸从皮夹找到救助电话。

  经救护车送到医院,医生诊断他长期酗酒积,不只伤脾胃还熬夜不注意天气染风寒。

  这么不注重身体,难道是两年来养成的。瞄向玻璃窗门瑰丽天色,见他孤家寡人叫也没半人来照料,又要照顾儿子无时间,索从医院将他移回屋子里。

  她想起前晚下一场大雨,不知是不是那天半夜温度低没穿暖、加上淋雨?所以才会感冒,他该不会淋了整晚的雨吧。

  望着躺在上的男人,唐宛瑜闷闷,打了一次点滴烧仍不退,还要拿温度计去量他体温。

  心有馀悸稍早飞车险象环生的经过,又私生活靡烂,他当真不要命。这是为了她搞成这样嬷?…心里五味杂陈。

  纵然知悉他是想她承认是宛瑜,但拖她一起玩命、并拿贝贝威胁她,还是很气。

  刚才扶他去上厕所,她双颊红润,见他有意识摸索进去,怎现在睡了一天仍不见起,而且愈睡愈昏,额上、脸庞坚硬皮肤不住冒汗,不住呢喃她的名字。她腮颊绯红,是不是…她没按医生说得给他吃保肝的药,但吃感冒药又吃保肝药,恐会太冲更伤内脏促使感冒好转很慢,爆并发症。

  睨着他躺在枕头的脸庞,俨然是大贝贝的翻版,她视线落在他轮廓深陷的双眼,长睫,几绺刘海遮盖满额头,忍不住伸手触摸他的脸。

  经过一天,要照料大的、小的可累了,又忧心他高烧不退,唐宛瑜三不五时看顾宋世杰病况,不知不觉摊在他榻旁一睡不醒。

  阒暗天色平淡黯弥,夜晚冷风从忘记关上的窗户吹进,她不自觉趴在上寻找温源,还以为是和儿子睡在一起,愈蜷缩愈往前窝在软烘垬的棉被。

  身旁某躯体直往这方向挤来,温暖煨动散周身,宋世杰蹙眉,开啓的视野转向旁,蒙看到女人秀美脸蛋倒在前,眸光转。

  以为看到幻影,伸臂揽住将她放在怀中靠抵,从蒙亮光线中觑着她两排羽睫垂落白晳肌肤的脸蛋,低头偷亲两片未闭上的樱、寻线滑俏的小鼻头,滑及躯身娇软的触感,让他霎觉几分真实。

  “宛瑜…”硕大身躯一翻转,将柔美娇躯在下面,埋首在香滑、软的肩膀移动。

  脖子有什么在磨娑,身上有过大重量住,唐宛瑜感到自己被进软棉棉的被褥,快掉落下去,刺得睁眸,可能睡眼惺忪,乍见男人放大号的俊容,瞠惶。

  “你…你着我做什么?”男人呼息从皮肤传来,他的体温仍温热,不知烧退了没? 还是在梦游…她花容失,更詑异啥时与他躺在上的。

  “是你主动爬上我的,睡在我旁边,我没你,宛瑜…”宋世杰注视她的脸庞焕发喜悦的光。

  “你终于想认我…原谅我了吗?”不停模糊呓语,将柔弱的她得死死,原本回稳的体温直线上昂。

  可见得他还没睡醒,迫使她挣动。

  “我不是你老婆…我是理莎…放开我…”男人仅穿薄薄衣衫,煨上袒出的坚硬硕壮肌,轻轻挤耸立的形,包覆的体魄传来怪异的暖烘,令唐宛瑜觉得好慌乱。

  “那么…是你救了我?…理莎小姐…”他柔声唤道,神情迷糊仍有几分辨识,痴盯着她,这梦怎那么真实。

  “你…不要再喝酒了,伤肝、伤胃,对你身体不好。”见他有自知之明,她想趁机会劝导。

  “我无法…,你都不在世上了,就算伤身又如何,没有酒作伴,我一想到你如千刀万剐,倒不如让酒麻醉来了结,算是给我的惩罚。”

  “你还是不原谅我…不给我机会?”

  那黯然、魔魅的狭长俊眸痴痴凝望她,使得唐宛瑜的心慑得莫名跳动。

  “以前伤害你是我混帐,没查明就误会你害死仁庆,以为你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每次折磨你,便会气你为何要顺我意?看着你逆来顺受,自己也很难过,其实早就查觉你在我心中比仁庆重要。一天比一天喜欢你,我却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一直想否认、逃避…”他倾头趴在她肩膀,字字说到痛至心坎。

  神识不清、完全感的表叙,使得唐宛瑜憨呆着脸。

  “宛瑜…,我现在保证不会再伤你,为何你不相信我。”

  他是不是在演戏?

  眼见他还在做梦,理莎、宛瑜搞不清,不断叫唤她的名字,唐宛瑜内心就起了报复的爽快。

  “喔,原来…你这男人真烂,活该你的女人要抛弃你。”讽刺着,沉浸在与慕非编设的谎言成果中。

  “若不是以为你死了…我也不会让你街头孤苦无依,都怪我错认尸体…才会让你受苦两年,沦落当舞女。”宋世杰最痛恨这个,幽暗容颜低喃,指触她的颊。

  “你恨我应该,难道还不想给我机会赎罪、弥补对你的亏欠?”

  “谁是舞女呀,”将她看成宛瑜就算了,还误认她是舞女,唐宛瑜气煞。“宋世杰!放开我!我只想警告你喝酒伤身不好!你要不要听,不关我的事。”她在男人怀中挣动,好不容易能转身爬离。

  突然发现不对!他好像没发现当年是羽慕非设计她诈死、欺骗他的事实。

  娇柔身躯被男人宽阔怀压制住。

  “不喝酒可以!那么,请你当我的心灵导师,留下来开导我,说不定我会乖乖听话。”

  这一发现让唐宛瑜毫无动静,盯着男人热切凝视她的俊脸,带着颓废又帅得教人屏息的凑近。

  宋世杰将她的头颅固定在双臂中间,眼眶泛红。

  “理莎小姐,我可以亲你吗?”倾下脖子又停住不得不徵求同意,体内热火涌动,只想将她占为己有,重新追到手好安心。

  “啥—— ?”她嗫,微啓的小嘴不明刚才被吻得红润,人一亲芳泽。

  她内心矛盾,怕他发现,只能扮演不认识他的酒女,又否认会担心他。

  他可以耍无赖、一哭二闹三上吊、满富心机无非是想留下她,见他为她伤憔、自残,也真被他困绑,无法丢下他被套拢在屋子里。

  “一个吻平熄我的伤痛,我保证不再酗酒。”

  见鬼了?!“你高烧退了吗?”不然他脑袋怎那么清晰?

  “我…我不会接吻…”尽量找藉口。

  “没关系,我教你就会了…”他声音沙哑,眸光低垂,薄热双已低下悬距她嘴上方几公分,直鼻梁擦过俏小鼻,圈束她后脑长发的两臂不自觉扎紧。

  “可是你早上没刷牙,嘴巴很臭…”来不及口不择言、煞风景。

  唐宛瑜粉立即被男人一口封覆,微凉刹那触及温热,瓣在炙烈薄辗动中,贯有清新好闻的气味钻入她口内,灌入呼吸道还是一样销魂、甜美、昏沉她脑智。

  这一吻慢慢探索,却不如外表扮演角色的陌生,而是久违燃起的酸涩、煽起甜蜜滋味的拨,教宋世杰激动的紧闭的眼睫泪。

  芳馥的瓣在男人双紧密贴熨、动中,唐宛瑜两片丰抵不住宋世杰使力挤而开啓,瞬被他下抵住汲齿颚间芳滑的津

  分不出是泪滑落内的咸味,濡动。他的吻法依然充满霸气、冲劲,依然十足有魔力又强悍,令她的舌被到又麻又烫,不住颤抖快窒息。

  她口分泌的润泽依然甜美、芳醇。好似饮上一杯酒毒作祟,蛊惑的想不止绝狂饮、到干涸为止。

  宋世杰喉咙滚浓之音,沉不住品尝属于她的气味。

  “这是你的初吻吗?”低沉的声音在放过攫夺的两片丰润小嘴,热气拂雪白脸颊游移,扩散至小巧耳朵通红粉

  唐宛瑜被亲到血

  “不是…呃…是…”不灵转的脑袋才惊觉回错话改口,那烙铁似的双寻回来,幽暗眸底闪蔟星火,在眼帘垂掩下消失…“你还没亲完吗?”她脸蛋红润、脯起伏,见到他低头双紧覆而来,忙抵挡他膛讶问。

  “刚才小试牛刀,觉得理莎小姐不像是初吻,所以想确认一次。”又查觉他双是黏在她小嘴上说话,声音模糊。

  她不及反驳,鲜美的朱被重新掠夺,承受他侵袭进丰润芳口的濡动。

  仅仅是一个吻根本无法足,宋世杰厚实的大手抚触妸娜体,藉着一张嘴熟练的亲吻她人、柔润的舌,搅得她头晕引开注意,不规矩的手轻扯纤上洋装。

  可是她明明没回应他,哪里表现不像是初吻? 唐宛瑜想不透。

  “我…唔…我不就被你狼吻过一次,哪有什么初吻!”

  猛然想到被骗,她呼声微弱,觉得脯与身体一样热,才发觉他手掌已罩住她,握住壑、绷弹于手中微晃的两颗凝脂圆房。

  “呃…不…不是一个吻就行了吗?”她吓傻,不问;为什么他还会她衣服,动手摸她部?

  那修长、温厚的指腹亲腻的在细致肤磨,只是占据、轻捻就掀起唐宛瑜体内恒久的悸动,加上他的体热包覆令她感到热得好奇怪。

  “你不觉得我口很难受…闷闷的,理莎小姐,你才刚答应替我治疗,哪有心理医生马上食言而肥不负责任。”男人磨娑的热仍黏溺在她瓣,用几天没刮的胡扎轻刺细肌肤,朦胧咕咙。

  “我…我!…哪有答应?”这是他擅自决定,又不是她!唐宛瑜瑟缩着,神色苍皇,一面犹豫若不顺从,他会持续堕落。

  似落入陷阱的小白兔,准备被他大快朵颐。

  “贝贝…还在房里,等等要是醒来…怎么办?”她想尽方法逃,娇羞的想合紧敞衣襟的两颗,曝其上嫣红的蓓蕾令她可

  “放心,他很乖,现在是凌晨三点,你去只会吵醒他。”宋世杰扎住她温香娇躯,似乎很清楚状况。

  他…他怎么知道?唐宛瑜睁张双眸。感到他好似欠缺安全感当她是抱枕,魁梧体魄、四肢紧密地攀住她。

  那颗俊魅、壮硕的头颅直直往下,用胡扎一路滑触袒的肌肤,经过他碰触,她娇躯便微微颤抖。

  “理莎,我可以叫你宛瑜吗?”富磁的嗓音轻轻怂恿,感受她不住他的‮情调‬,身体起基本反应,体内热源全经由神经集中到下体,无言鼓励奋宋世杰。

  那攫住凝的的掌指故意不动峰蕾,教身下女人体内频频起怪异

  霎时唐宛瑜惊觉,他整颗头埋进她美丽的雪里,用俊美脸庞贴伏香滑肌。趴进那里,撑开她两边雪将他的头部包夹。

  被撑开的圆深凹处,因那俊脸皮硬的厮磨窜燃烧,十足煽情又诡怪,让唐宛瑜瞋愕、惊呆。

  “…放轻松,你只要这样让我这样抱着两钟头,我心里就好受了。”他教导她如何才能治愈他的酒瘾。

  “呃…是吗?”她脸蛋更为窘红,上气不接下气,两肘被箍握,张O愣呆的嘴。“要…两个钟头?”要维持两个钟头姿势都不动,她可会酸死。

  况且他体重这么重,不被他死,全身骨头也被他拆散了。

  见他很幸福的,像小孩子霸住袒的两颗圆之地。

  深怕他又亲又抱下个举动会得寸进尺,汗香肌熏陶唐宛瑜体冷热杂,神经绷紧。

  就这么乖乖的让他靠拢、紧贴着她香软的脯。心脏却猛烈跳动,怕他听得一清二楚。

  不料他目标转向,伸舌轻雪白椒上绷凛成丰美的粉红色蕾果。

  “啊…不要亲那里!”猝的她失声嘤叫。

  “为什么不要,这里看起来好好吃。”听着心脏失序跳动,宋世杰就觉得她好可爱。舌头不停逗,双持续含住蕊峰蕾,并用齿牙轻咬,得她娇躯颤颤起抖韵。

  “不可以…啊…那里不能亲…”嫣红蕊峰反应热络的突,在男人齿含中绽放美丽瑰的红晕。

  生过孩子,她的比以前丰,形状漂亮、硕大富有弹蕾触质比以前瑰细致,含在嘴里好似棉花糖可溶化一般,教他罢不能,连比以前还要绝美、清甜的香味。

  “我口很闷…闷到发痛…亲亲这里很舒服,难道你真忍心不救救我,看我痛苦下去。”他沉沉音量似生病般喑哑崩溃,附在耳畔要求她配合。

  让唐宛瑜更加旁徨,很难拒绝。

  “可是不行…那里不是你能亲的地方…啊!”她轻声嘤咛,觉得线经由男人齿嗫,一股烧灼窜到腹部,她内底下竟有热源冲出…“你不要再了…”而慌乱的感到好羞,只想制止他。

  詑异自己的身体官感对他的程度,拼命想理由。是不是太久没被他爱抚,控制不住身体对他的渴望,所以才有回应。

  “为什么不行?…”他阴暗着眼。

  “因为…那是贝贝专属的地方,不是你待的…”她柔的语音顿然失准,因男人嘴含动,配合大掌抓捏,而娇呼。“你这做姑姑的还要喂侄子喝,真尽责到无言以对。”被她的话气闷。

  宋世杰讽刺,他不只要、要咬、还要捏!掌腹握姣美房配合的律动,勾起她体内对他沉睡的感觉。

  幸好!她不是说美妙的部窝是别的男人能待的地方,直接和儿子吃起醋来。

  “不…不是…”惊觉说错话馅,唐宛瑜暗骂自己忘记所扮演的角色,居然被他亲吻到头脑不清楚,身体还热情到…丢人现眼。

  感到他大掌滑下钮扣扯开半的腹部。

  在两人密贴的下体部分抚摸她的肚脐处,让她战战兢兢。“你的肚子摸起来好圆滑…看不出来生过小孩?”他倾下视线。

  藉着房里的灯盏,看见她白晳的肚皮真的一点妊娠纹都没有,且线条纤细柔,令掌腹不反覆磨擦细的腹肌,促使唐宛瑜腹谷,窜炽疼的麻热。

  到她受不了。

  “宋世杰,你够了吧,放开…你想找女人可以上应召站,我不是…啊!”猝不及,那磨擦腹部的大掌滑进伸入底内,指节堵到濡的凹谷。

  她想合紧‮腿双‬,然男人侵入的手指已在泌的隙间来回摸抚,令她腿打颤不持松软。

  “嗯,…”宋世杰眸子沉暗,俯头偷亲唐宛瑜呓出息的瑰一下。

  窃喜她身体很诚实,欺骗不了他,趁胜追击。“你也喜欢我吗?”两指不住按磨腿间的柔软,盯着那嫣红不敢瞧他一眼、娇涩又羞的粉脸庞。

  “不…不要摸…”最软的地方被直击,唐宛瑜全身火热,窜通的电全集进体内传来快,幽谷还夹住男人手指,教她羞忿、窘恼的只想一头栽进下看有没有可以遮掩。

  或许太火热了,没发现抵在腹臆间有庞大似麦克风的物体抵住她,上半身软棉棉,一只凝仍在犷手掌内被挤陷,那媚红的蕊峰于脂被挤成青椒状时,渗出细汗摇晃、颤微出一些距离,她五指揪住被,美眸盯向大边缘想伸手勾住。

  宋世杰将她抱起来,干脆扯去快落的洋装,再剥去包覆自己快疼的衣衫,迫不及待让体肤去贴覆、感受她柔香躯。

  “不摸这里我浑身不自在,你再让我摸一会儿,马上…我就能舒服一点… 哪有心理医生不听病人的话,还是你没当过医生没诊断过,不明白病人需要…”

  “呃…”花径被男人手指捻,唐宛瑜视着他紧绷难受的脸孔,如琉璃的瞳眸与她一样隐藏煽起的火,又震讶全身何时赤?躺在他怀内!与健壮的古铜色肌肤贴滑,惊动却无力气爬离,觉得这样滑动、与肤和他一起贴滑同样美好,脑袋又不清楚,娇发出嘤咛。

  这!哪里是心理治疗?根本是用体治疗!无疑是要她献出身体… “可是…你不能摸…啊…人家是初次…被男人侵犯…理莎会嫁不出去…”眼泪真的被刺到委屈出来,柔弱小手忿力搥他膛。

  “你摸起来不像是…没被抚摸过?”到现在还要装?宋世杰凝视她,额上汗珠滴落灼红她脯,忍到极限。

  “理莎医生怕嫁不出去,我会负责…况且你看起来好像也喜欢我…不想让我出去…”他暧昧的,魅眼隐含光泽,意指花他手指,紧密又不离。

  唐宛瑜傻愣,爆红脸无脸见人;若是想追求她,这样的发展会不会太快了?

  这时她才惊觉,出花的长指让花甬一阵颤栗,宋世杰打开她‮腿双‬,间巨物跃然于视野,他扳开通红粉,让茁壮无比对准她红、开啓的密

  “啊…不要… 别进来!”教她心脏由失速到停止,差点刹气。

  龙已翻搅层层包夹而来的,不容她抗议的,长驱而入。  WwW.DmDmxs.Com 
上一章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夜语姬最新作品《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免费小说总裁的不伦情人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总裁的不伦情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