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的不伦情人  作者:夜语姬 书号:11131  时间:2017/4/9  字数:5856 
上一章   ‮章41第‬    下一章 ( → )
“我没有恨…、不想哭,一切是我咎由自取…”她直摇头、想否认…否认她不会恨、也不会恨世杰;可是心中那个恨、那个怨仍是很大,而且大到快爆掉她腔,令她整人如滨临炼狱般的绝境。

  “真的不恨吗?就这么忍气声?不发不反击,显示你没有自主能力,莫怪别人想欺负你、把你当垃圾用完就丢弃!你只不过是个软弱反而令人讨厌的可怜虫而已!”

  泪水决了堤,唐宛瑜觉得心中有什么一直在崩塌,脸上泪水如雨水冲刷。

  “不!我不是可怜虫!”她粉拳揪握不停捶打黑衣客襟“我只是不想伤害他…我不恨他,只是太爱他…”但说这些根本是骗人。

  “你说得对,我恨他…恨他这么对我、恨他让我生不如死、恨怀了他的小孩,恨摆不了他的阴影…我恨死他,恨死他了…”声音愈来愈小,她打他的力量虚无,所有理怨全倾泻,哭声亦无法控制。

  睇着她的黑衣客双眸沉敛…

  不想见她持续会忧郁成疾,再也受不了她老是要死不活,受委屈又像小媳妇,不能强悍柔弱无依,好似大家对不起她的苦旦脸。

  她抬头望他,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说出来…”发现他双臂揽着倒地虚的她,膛借她靠。“没说出只字,我就不会难受…不会痛苦…”蒙蒙美目紧闭,她捉住他的袖衣哭到断肠。

  心中茫点尽无,只留无助哭泣…

  待声嘶力竭从痛彻心扉慢慢淡去,她查觉他巨掌不住拍脯她后背安抚…“你能发就好,不用忍受,觉得他可恶就去反击,让自己好过点,别一人默默忍受。憋在心里不好,这才是看得起你自己、别人也看得起你。”低沉声音从耳畔劝导。

  痛哭过后,累积的压力不再,果然舒服很多。依偎在神似他的声音、与怀抱中,让她有了寄情依赖…“我可以知道…你…你叫…什么名字吗?”她想看那“能不能”的脸孔。

  “羽…慕非。”黑衣客放开她,抬头戴上墨镜的脸恢复往昔的冷漠。

  慕非!好怪的名字。唐宛瑜想瞧清楚那镜下的轮廓。

  “你不想报复吗?让那可恶男人得到教训?”羽慕非再次试探。

  “我已和他无瓜葛,”见原是柔弱的脸蛋转为阴冷,捂耳央求。“不想见到他、也不会再见他!”果断坚决…“好不不容易离开他,拜托,别再提起他。”

  听此强烈反弹,羽慕非沉,尊重她借出在口袋里的臂弯“来,去外面走走,我看你这身衣服该换了。”

  她疑惑望他。

  “你不去量身,我…总不知你颇大的肚皮要穿几号?”见他掩在墨镜下的脸颊有些羞赧。

  她听话…缓慢将双手拉住他壮的臂膀,手指扣住缓缓能洋溢心中有暖和感的厚厚衣料,任由他将她拉出去,在街道旁的摊贩买鞋、进入隐蔽商家试衣,每天例行公事护着她买东买西,想让她心情好转四处逛街;拉住他手臂让她发现,他们就像路边的情侣。

  不知不觉,碍于情急、怕她走丢,她纤手被他犷大手揪握住,令她不自觉会跟着他的步伐…发现他还有许多不同冷酷外貌下的可爱。

  什么都不必想,只要依赖这个人,顺其自然沉浸在这半路杀出来的死神、又像天使般男人的暖护,只因在他羽翼保护下很温暖,不同那个伤害她遍体鳞伤的男人,日子一天过完一天,她平静的心过得相当顺畅、而幸福。

  不知望着十字路口看板的羽慕非,刻意拉住背后的着她绕转,一直思索面前的难题…他是不是该她让避开外头、外面的风风雨雨…还有宋世杰大肆张贴寻找她的广告。

  沉静的包厢,阴暗的室内,有别于以往龙蛇杂混的吵杂,散发霾的紧张感,彷佛里面的人在密密进行着不可告人之事。

  袅袅烟圈从紧闭门扉升起,散发于唯有扇大开窗户的室内,显得窒息难闻。

  播放室唯有纪绿片机器运转着孤独的放映声,四周全被净空似无半个人,阴暗半空浮上层层而至的迫感。

  地面散烟蒂、与数不清的烟股,他坐在这里,虽然表面冷静,内心却相当焦躁,萤幕光线打照他的脸,深浅不明的轮廓眸中的黯沉。出一新烟、颤抖的手指令嘴叨住烟口,他佯装无事,烟得猛又凶。

  自从她消失后,他似得了烟瘾症,通常在着急及心情低落才会抽烟喝酒,此时不却无法稳定,无法压制心头的焦悍。

  “听说你最近…荒废集团事业,损失近二十亿,还反常做生意搞不清楚状况,心不在焉不上班,这像一向冷血、精明、视钱如命的宋总裁吗?”

  窗门忽然现出等待中俊朗的身影,银发的羽慕非一席黑衣,端视远内宋世杰的状态。

  “从不知道,你何时变得废话那么多?”持住颤抖的烟喃念,宋世杰犀利目光瞥他一下。

  “这是想拜托别人帮忙的语气吗?”

  羽慕非走过他身边,捡个离他大段距离的位置坐下,怕被他的二手烟呛到,与他同样没看对方,与他同样爱理不理的模样。

  不知自从哈佛大学从事以来,多年来没找过他的他,找他有何事?

  与现今偶像天王姚颖薰,他们同是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同届学生,如今却是不同三界的巨擘。那年,世杰和颖薰是在校出名的贵公子,羽慕非只是濳进为组织卖命查案的低下人民,利用他们查案图利,宋世杰冷酷不好接近,但姚颖薰花花大少容易突破,事后羽慕非为答谢弥补,才重修旧好彼此的隔阂。

  他始终一样冷冷冰冰、与他们的友情保持若即若离,传唤他却会默默关怀,沉默出现随侧一旁。

  “我要你帮我找人…”宋世杰被他的话厉,沙哑声量道出。“找…唐宛瑜。”佯装高傲不现出脆弱。

  她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从来不知道想一个人会如此难过,令他茶不思、饭不想,夜里失眠到天亮,根本无心管多馀的事。

  见他递出照片,羽慕非深暗的脸庞现出以往不曾出现的轻蔑,从萤幕光线不小心打照宋世杰的脸部,让他看见他眼角及未刮干净的胡札显现憔悴。

  “居然找个女人需要动用到黑帮,…世杰,宋氏集团人脉广,人力不见得比赤蝎少啊?”打从心底乐歪挖苦他。

  “是呀,我是神通广大,就是费尽心思找不到人,才想藉由其它管道帮我找寻。”宋世杰冷冷回击,尽管集团有人力,他却不能光明正大,他不能让人看到他在意她。

  沉沉空间唯有沉宕的拨放声,得人不过气,羽慕非没回应。

  在当年,他早知宋世杰的家境,他疼爱又最恨的弟弟,是个浑身充满矛盾的人,故做事与他一样残暴没人,是个不懂爱的可怜人。

  他沉默、他善变;他冷瑟、他诡谲;他眼神向来如冰、他总是冷酷到残忍;似像非像,也不是全一样。他是前者,宋世杰是后者。

  羽慕非知道,他们都是同一种人。

  对于感情,他不敢爱不敢要、他却视女人如草芥,不是玩就是践踏;就这点,令他相当不满。

  他是主宰生、死关的死神,自然对渴望幸福又能幸福的人们充满悲悯,自然想救助;他却满身是悲剧、却爱制造悲剧,自大狂妄,不在乎别人死活、没良心、天真外带十足脑残。

  怎这会儿,一个小小被他玩到走投无路的女人,会令他在意,令他殚心竭虑癫疯找寻,甚至反应到不正常…为她改变伤憔至此。

  羽慕非嘴角起了玩味笑意。

  “你这人从不拖泥带水,她不过是你穿破的一只旧鞋,你为何要找回她?”

  “你要多少钱都没关系,尽管开价码;只要你帮我找到她!”铁硬语气带着不容再说的命令。

  高姿态让羽慕非不悦盯着他。

  “世上很多事,不是用钱就可以解决…”看来他仍没学会。

  “我想替仁庆保有遗孀,保有他的女人。”

  “那为何还要伤害她,你不是想毁了她吗?”沉寂一会儿,室内空气压迫更令人难耐。

  他仍是至高无上死不承认,这个弟媳已动摇冷残无情的他,在乎的要死甚或…爱惨她。

  “她为了谋夺仁庆的财产害死我弟弟,我不能原谅。”宋世杰捂额、不能承受似用尽藉口低声咆哮。

  “有证据吗?”羽慕非沉沉以对;想起宛瑜爱他至深及痛苦模样,怎可能是心机颇重的女子。

  “我…就是证据!”

  慎思的眸闪过几点冷芒。

  他还是一样自以为是,凡事只要认定就判定死刑,明明在乎却死鸭子嘴硬。

  “赤蝎不一定能找到人,我尽力而为。”羽慕非跨开长腿经过他,衣袂飘飘,临走时丢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那只手又牵握住她细的手…

  她观视那揪握她手指的过大指茧、及遮住苍白柔荑的掌部轮廓,好似闭眼就能在想像中描绘般熟悉、深刻。

  经过一个月,肚子也大许多,他却不嫌烦无时待在她身旁,似不忙碌无时无刻照料她的状况,唐宛瑜直视揪住纤指与她十指扣的大掌,何其自然…,始终走在他背后,依样望着面前那堵高大身影。她一席淡黄大肚衣,秀发披散白晳脸蛋,柔顺似纤弱娇小的,他一身黑衣,银苍白发酷劲风霜、铁汉犷步履矫健不急

  这样醒目的对比,总是吸引路人投来羡慕、注目观礼,还教他递来帽子遮住投来异样目光,令唐宛瑜相当羞涩。

  “今天…去哪里?”她看着旁方发现今天的路线不一样。

  他没回话,突然停住…若有所思。好似看到面前的情景,老是挡在她前头,为她遮风避雨。

  “前面是微风广场。”简略道。“有卖婴儿用品…不想去吗?”着她往前走,抖大帽缘正好挡住他规避广场高顶她的肖像看板。

  上了二楼,进了咖啡座。

  再不带她于此会见,恐怕在宋世杰重金悬赏之下,人人争相报备,他佷难将她藏久。

  “你先在此,等我回来…”她站在百货骑楼,瞥眼见到跑过身旁幼小孩童,秀美容颜洋溢幸福笑靥。

  跟着孩童的视线于此时,停驻在骑楼下坐位中;那西庄笔的男人,发型俐落,侧脸五官俊俏突兀,身材是连梦境均难忘的伟岸背影,似等人又坐立难安…就在羽慕非拉着她想走离,往她注视目标而去,发觉她小手冰冷,全身颤抖,凝定的美眸凝聚雾水…心中那抚平的疮疤开始裂开、血;平静心湖亦发震。“世杰…”只是轻轻唤念,眼一闭细嗓音如痛裂心儿。

  猛然她泪水了出来,随着哽咽破音,止不住的痛楚打破连来不再难过、想起被他伤害至深的记忆,渲强烈思念他的眷恋。

  辜负羽慕非好不容易治疗她心中伤痛、希望她坚强有毅力,全都白费… 。霎见朝思暮想的心上人,还想离捉住她的那只手奔向男人。

  纵然嘴巴说恨,心里依然爱着他…

  羽慕非眼中沉着、了然于,却也闪动点点冰寒。

  暗夜的风冷冷吹袭,沉浓黑雾散开来,浊浊河浮上几许飘物及腐朽尸味,乍现一项震惊社会的消息。

  野草杂生的山路,崎岖的步道,风尘仆仆赶来,压抑爆发与忐忑情绪,宋世杰脚步着急又沉重。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根据你说的特徵,及她出走的那天,我们只找到这个。”耳旁是资助好友的话,他不可置信看着河堤旁盖上赤蝎星白布的尸俱。

  “请你辨识是不是唐宛瑜?”

  掀开那布盖,宋世杰硕大身躯颓然倾下、垂视的面容没有怔愕却异常平静。伸手将年轻、泡肿、大肚她的尸身抱起,水下她苍白凄惨的容颜,她的头发濡,因他缓缓抱起来的动作下大摊水滴,浸他的衣服,也冰凉进他的身体,异寒与绝望击,在他暗泽、悲伤的眸里更加不堪。

  “你没有没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怪你…”他轻轻拨开她脸上的发丝,抚着他最爱的樱,与那卷长的眼睫,如同那些日子他最爱亲吻的、爱抚、拥抱着,如今却是脏污、无血裂。

  “这里这么冷…你看…你的脸和手、脚都僵硬了…待在水底一定很冷…你一定很寂寞…”捉住她蜷曲的小手、小脚,他喃喃自语…愈抚摸那硬透的肢体,他的心就在淌血。

  “来,大哥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到没有阻碍、只有我俩的地方…你会温暖…”他俊的鼻梁抵着她,循着她干裂嘴,沉静眼角微,开始步离却举步维艰。

  怀内冰冷的娇小尸身在在提醒他,每走一步,就似拿把刀在他心中戮割…剜刺凌迟般的疼…虽然早有数,虽然每夜担心受怕、夜里失眠未合眼,纵然自残、懊悔、疲于奔命、自责自己不该为,也不足弥补,最终还是得到这个结果。

  这比将他绑起来揍一顿、拿刀捅杀他,让他失去宋氏集团的惩罸还要残忍。他情愿她拿别事物来报复他,而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将他打入无尽、绝望深渊。

  “对,只要回到那里,你就会醒了…不再恨我…我也不恨你…你会原谅我的…”事实证明她不是他所想的恶毒,是他太执着混蛋,亲手葬送唯一的依归、自己的儿、如此善良柔顺的她,现在他手中还剩下什么,随着她的死一无所有…收缩的双臂紧紧拥住她的尸身,久不愿放。

  “世杰…”眼见他面颊消瘦,在人前总是高高在上从未表脆弱、颓废的一面,伤恸绝,颠一步。

  走在后方的羽慕非担忧的想往前搀扶,倏见宋世杰似视而不见旁人,疾走避开。

  于此时,在宋世杰背后,展不同关怀的阴冷面目。

  “不知珍惜,让你失去,才知道痛!”

  “我们回去吧,一起回去…别理这些人…回到那没有人烟的小岛…”彷佛她只是在他怀中睡着似“我们重新开始…”宋世杰对唐宛瑜呢喃。“即使花重金,我也会医好你脸上的浮肿…你还是美美的…”他面颊抵着她惨淡、控诉他的眼睫泪的容颜。

  疼到呕心裂肺…

  那心魂震恸哭吼,离视线…

  直直撕扯的疼不止绝,在断肠深深沉痛处…

  黝暗的夜依然沉沉幽幻、冰冷对视人世间,唯有飒飒冷风取代一切,苍凉、辽远…  WwW.DmDmXS.coM 
上一章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夜语姬最新作品《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免费小说总裁的不伦情人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总裁的不伦情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