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冬眠小说网
冬眠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翁媳乱情 乡村乱情 少年猎美 换凄游戏 鸳鸯戏水 武林沉沦 荒唐赌约 代替爸爸 乱情人生 覆雨翻云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冬眠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的不伦情人  作者:夜语姬 书号:11131  时间:2017/4/9  字数:7342 
上一章   ‮章50第‬    下一章 ( → )
“别拒绝、别反抗我,我知道你需要,不要压抑,我们不需要忍耐。”他在她耳畔安抚,用魔魅嗓音要她放开自己。

  修长、糙指腹捏握满、雪白脂,划过上方蓓蕾。

  这酥麻感像电窜过唐宛瑜浑身,她不住发出呜咪,不仅‮腿双‬连身体随之发软使不上力,摊在男人身上任他为所为。

  宋世杰咬开她衣衫,大掌从她身后罩住两只圆润凝捏捽红莓,令她娇不断。

  他她耳朵,啃咬她圆滑肩,动手剥去她身上颇暴的洋装,眼神染上怏火。想像她每夜穿着不同妩媚衣服去夜店见不同的男人,肩又背,心里十分不舒坦。带着气愤手掌顺势扯破她肩衣,罩也落地面去。

  她一身光滑雪肤猝然落在他眼前,娇软姣美的上身洁白无瑕,暴在冰冷空气与他之间,被撕裂衣衫落裹在她细上。

  他两掌攫住白双峰不住捻,唐宛瑜觉得脯不仅舒服同时痛,腹间有股燥动涌出。

  “啊…不要…别…”

  他的抚摸带来美妙感觉,让她身体发颤发热。她发出制止又颓丧的呢喃,脑中混沌快不知身在何处,又忘了在这男人怀里多么危险,一股渴望被人爱的情绪在她心中焦燥挣扎。

  从小到大,未有人如此亲密的亲吻、抚摸她,连新婚丈夫宋仁庆也不曾如此碰过她。这是不是代表他会给她承诺?当她的男人?一生一世照顾她?

  她感到宋世杰盯视她的眸光炽热,炙热薄寻细肩线滑落雪白又漂亮的峰上。

  他立即展开攻势,她眼泪颗颗掉落,丰因他含住粉红晕而晃,他侵略的动作似食两颗人好吃的红梅菓,让她承受不了波击,‮腿双‬间的燥热更炽盛,身躯阵阵颤栗。

  “啊…不…”她红滟着脸,小手揪住他头发,却揪不离他硬是黏在两团脯的头。

  那的爱抚、掌劲捻娇躯的力道与不断红她雪脂般肌肤的热气,就像催情药剂让他们沉溺在情世界,在两人体内点燃熊熊火苗。

  “别骗我,你身体很兴奋,说不了谎。”他终于离开那被他肿的头,张嘴嗫咬一下拖出一抹唾沾着属于她的甜蜜香味,再留恋蕾一口。

  失了理智倾泻得不到她的举动让体内情裆间发,直抵她‮腿双‬大开的黑色百折裙袜。

  “不…不是…”唐宛瑜全身瘫软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

  她的否定非但没制止他,却教宋世杰霸道腾出一手探向裙底去撕扯她袜。

  “我永远是你亲爱的大哥。” 她脑中闪掠这句他对她说过的话,眼泪溢不止。

  已经箭在弦上无法收手。

  宋世杰这次不会让她像上次落荒而逃?他一定要得到她!

  趁她头脑昏沉沉,无法对抗他之际,索一不做、二不休一把将她抱起,往离他们不远的大房间走去,善用令女人都醉的男一张嘴,不断霸凌那丰亲吻吹弹可破的肌肤,让她臣服在他高超技巧的挑逗吻里。

  一面剥卸被他扯破的袜,探手隔着棉抚摸。

  她身子一颤,无查觉他手指动私密处,只耽溺在令她十分舒服、无警觉的吻里。

  等到唐宛瑜滚上,肌肤接触到柔软丝绸,赫然发现间的裙子底被扒走,全身一丝不挂已来不及。

  男人硕壮身躯随后上来,在灯光照耀下,眯眸盯视华美大上,她十足可口、娇人的体。

  “不可以…我还没和仁庆!”她懵懵懂懂,红双吐出罗嗦字眼。

  忽然让宋世杰忌恨起这名字,他一口堵住她语音,动手去衬衫,出雄伟裎上半身,结实纠突的肌显示望忍到极限。

  他解开皮带,似铁两臂抓住她线条优美‮腿双‬,分开环在下方,臂肌偾张将她箍制在身下。

  好不容易嘴拖离那快被他吻肿的甜美红,他轻咬纤俏下巴,落下高耸柔软脯,大掌往下滑煨光洁背肌捧起她圆

  被男人压制,唐宛瑜根本无机会瞧见宋世杰一身无赘令人屏息的健美之躯,只觉‮腿双‬被他分得大开,难为情想扭合,在他笼罩的硕大身躯下难动作。

  倏地,她查觉腿间私密地被异物侵入而惊骇。

  “啊!…大哥…”‮腿双‬不发抖,感到他手指在甬道里缓慢动,愈刺入愈感到丝微疼痛。

  “叫我世杰。”他伏在倍受他宠爱的白晳双间,面颊摩擦触感丝滑娇如花瓣的肤质。这上好触感,一身材,不愧是出身良好家庭娇贵的千金,不过对伴多是名模名媛的宋世杰来说,这种女人睡习惯了,自然不以为意。

  “啊啊…不…不可以…”不住他一再送,她弱娇小的身躯在他怀内蜷缩,想合拢被侵略的‮腿双‬。

  “这是什么?不要…那地方很不卫生…”可腹内因他的动作疼痛中渗杂一股奇异之感,通全身让她身躯像丢进火中烧烤。

  她恍恍惚惚不明所以,心噗通噗通跳,不明自己为何浑身火热,在他双手爱抚下愈来愈不像自己。

  “你都透了,还问我吗?”宋世杰落至可爱纤美肚脐,手指牵出两片柔软中泛滥成灾透明滑,他的头滑向一寸,伸舌着光滑柔的大腿兜转一圈。

  “啊不…那里好脏…不可以…”这刺教唐宛瑜捧着他的头,直觉腿间出脏东西,接下来的事令她觉得很害怕。

  既为人妇,又不是第一次,见她的表现像是第一次,宋世杰火冒三丈起来。

  “你已经这么想要我了,还要说谎吗?”他讨厌女人说不!因为通常她们说这个字眼同时,就是满脑肮脏想做,明明要却爱矫造作,十足令他作呕。

  ----

  既明她已和不少男人做过,是不需要前戏。他气恼她装蒜,动作半恶作剧,将她整个人抱起,扶住她‮腿双‬大开的部,拖下拉链将肿望直立,对准爱滴落铺的花口一整个贯入。

  箍住她的用力撞进,再奋力出,或许是肾上腺素暴怒,他丝毫无查觉挤入时有道薄膜被他冲破,而甬径狭隘有些不同,等到送好几下,怀中人儿指甲已陷疼他背肌。

  “…好痛!…停…”他往下一望,见她浑身僵硬颤栗,大睁如兔儿般双眼滚出晶莹泪珠,精致五官扭曲一团,模样惹人怜惜。

  一股黏稠下两人合间,浸他的底,宋世杰赫然发现那是鲜红血,皱起眉头。

  难道她还没?…不可能,他弟弟怎么可能没碰她,她不是和他弟弟渡月一段时间。

  “我不要…不要了…啊…饶了我…”唐宛瑜双手扶在他双肩,委屈的粉脸又坠落颗颗珠泪。

  宋世杰沉静而视;还是她故意在他面前装‮女处‬,这是引男人的手段之一吗?

  “你是第一次?”他冰冷眸子蕴藏山雨来之势。

  “没和仁庆圆房?”故意问道,就算顺遂她意图,也要猎补这只只会装无辜的小羔羊。

  “嗯…仁庆只吻过我一次…没没…啊啊…不要…大哥…”唐宛瑜双颊红赧,苍白,被贯穿的痛楚疼到无法呼吸,只求他别再动了,原来第之事是这样,难怪母亲羞于启齿。

  可嗜血的宋世杰,哪会停止报复,更乐意配合她演出。

  他挪动杆,狠狠律动,一次次穿破那薄膜,凌迟她意识,撞击她最脆弱花核内地,让血味洋溢在两人呼吸间,放任自己享受那片销魂的快

  “很好,你是我一个人的,我是你唯一男人!”

  这宣示她是他的主权,蛮横的占有侵蚀她混沌神智,唐宛瑜纠结的心竟为他狂然丝丝酸楚,为他心花怒放。

  “啊啊…不要了…大哥…”仅管身体似被撕裂开,她痛到受不了,呓出啜泣聆音,但与嘴儿相反的神识背离,只为这句话疼惜他,甘之如饴与他的结合中,将第一次献给他。

  “你只能属于我,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男人,别忘了这点。”他强壮臂膀牢箝她柔体,摆动壮下体不断掠夺她内地,灼烫气息在苍白纤美的脸蛋上,萦回耳畔喑哑强调。

  身子被无情蹂躏,唐宛瑜感受他在腿间勇猛进出,置身在他强壮臂弯,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冲击,一股被爱狂热的甜蜜在心田滋润,她柔弱无助任由他发,任由一点一点将她凌迟、蚕食鲸殆尽。

  “嗯…”抑制啜泣不敢出声要求,她长发飘动的鬓、颊容泌出一颗颗细致汗粒,听着他感之音,泪如珍珠成串滚落。

  那狭窄花甬滑销魂,不似人工的触感令宋世杰怒火烧甚。

  这薄膜做得不错,很像是真的,不知她用这种方式惑多少男人,让他们爬上她的

  “我是你唯一、唯一的男人,”他重重穿刺,要她身体记住他“不准再去找别人,不准再去夜店!”霸道宣示独特的占有,一字字敲进她心里,一次次随着撞击她身躯让她感到他疯狂如野,引她甘愿与他沉沦,怜悯与不舍他来了。

  “不可以想着其他男人…”那沙哑声量带着暗喻。

  她无声的泪滑落白晶凄美颊颜,明白他暗指他弟弟,难道他不知道她芳心早已满满都是他。

  一阵剧烈痛楚之后,接踵而来一波波愉,窜她四肢百骸,她在极度疼痛之中乍感一股巨大快穿越,觉得全身似被火焰焚烧溶化…鲜血干紧密运作的大小股,沾白色单。

  他的背被她抓出几道指痕,她的啜泣变成无意识的娇

  只觉他动作愈来愈快速,似要将她骨头摇散了,快要将她震昏了。

  晃丰腴的不断擦撞宋世杰两片健美的肌,更役使其下削硕坚实的六块腹肌收缩,下身失控似上了催情药剂不断往她柔粉地进击。

  “啊啊…”她的哦媚人又销骨蚀魂,野又无声邀请的容颜无疑是上最感尤物。

  查觉她在享受,在宋世杰锐利注视的眼里,她两行无言清泪、顺从柔媚,全成了多馀。

  爱装蒜的女人,果然真面目。

  他只管狠狠刺,想掏空她体内魅他的女香醇,感觉自己被温暖又紧密的包夹,真是种甜密的折磨…愈来愈不能自己。

  向来在女人堆里无往不利、身旁多是美女陪宿的宋世杰,从未对女人有如此强烈的望,她像团火焰,席卷他从未被挑起的全部感官,渐渐耽溺在她纯美的润幽地。

  “啊啊…你轻一点…慢一点…”不起他一再暴撞击娇花蕊,又是第一次,唐宛瑜言声讨饶。

  奇异的感觉涌上来,不住引出宋世杰动物本能,更令他想驾驭如此可恶的她。

  他停住,将她放在上,拉开她‮腿双‬出半寸分身,抬高她‮腿双‬架在肩膀,坚刃一举冲进柔径,直达她深处。

  “噢…别…”他非但不轻柔,反而变本加厉,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让她在他狂暴窒息的穿刺中,痛苦息,发不出任何呻润瞳孔如夜空中清澈的星子。

  “忍着点,忍着点…我控制不了…”他的气息在她雪耳旁窜,语间的暗哑教她又怜爱起他来了。

  此刻的他已完全丧失理性,愈是恨她,举动愈残酷;愈是想玩她,动作便毫不留情,想要她的全部…杂着愉的痛感几令唐宛瑜承受不住,也由一次次摩擦中体验快意窜全身。

  “宝贝…你好紧…”听到他低沉又舒服的赞叹,眼泪快要干了。

  男刃不断在体内冲撞,她沦为他望的出口。

  次次被穿体快被他撞得肢离破碎,当她感到自己飞上天空,耳边传来他野兽般的低吼,霍然炸开同时一阵灼热进她花核深处,眼前似有无数星芒闪掠划过,十分缭,她攀上情的巅峰。

  ----

  大概是太痛了,唐宛瑜不知道什么时候昏厥,只感到自已躺在一个暖和宽阔躯体里,一双男大掌不断抚摸她身躯。

  她浑身香汗漓淋,疲惫不已,身子似被切割好几段,赤娇躯还留被吻过的瘀痕,一头丝缎般黑发散在雪白肌肤上,天使般娇容颜残留干涸泪痕,卷翘睫在睡梦中似受惊颤抖,模样楚楚惹人怜疼。

  他爱抚她的大掌缓缓从滑润小腹移至两团,掌山峦享受那舒服、副弹的脂肪柔软,光身躯包覆她娇小,鼻触那细致颈项闻着属于她的汗水味。

  她前急促的呼吸让他查觉她已经醒来。

  狂烈心跳与他一齐跃动,发生这不可告人的关系,她猝然,以为醒来这一切将不是真的。

  “后悔吗?”他的声音带丝慵懒,清楚无误,环住她的双臂跟随收紧仿她是他专属物。

  “刚才太仓促,你不会怪我吧?”浓沉男气息吹袭她,使得她在那亲腻又感怀抱中快昏缭。

  “因为太想要你,想让你属于我…”低醇嗓音消失于香肩,她白颈项让他气息熏得粉红一片,他炙热的身躯熨贴得她娇躯燥热起来,他的欺上她的额,顺着俏鼻头滑下柔

  这轻微碰触细水长,似无声叹咏他们隐忍一年,终于属于对方,有丝丝甜蜜的温存。

  她如何怪,他恶劣将她骗到这里,蓄意将她拐上。这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查觉腿膝间他的大,唐宛瑜讶异羞红脸。

  “在这里可以尽情做我们想做的事,没人知道,能…让我爱你吗?”他毫不避讳,气息欺上她耳膜,令她心绪紊乱。

  那软溜舌头在她秀耳骨兜转,逗得她红颜麻燥热不堪,腹间一股劲齐涌,不制享受在他怀里的种种。

  他们的肢体动作起彼此心灵波涛汹涌,他将她在身下,封住她的嘴缓缓抚下腹凹间分开她的腿。

  “不要…会疼…”唐宛瑜忆起不久前的痛,想抵制合拢。

  “放松,这次不会了,相信我。”宋世杰窄已沉入两条修长白腿间,保证。

  唐宛瑜发现他没进来,而是抵在那私密的花园底下摩擦她。

  “呃…啊…”那热的接触还是让她得到快,一次一次的擦撞让私密花蕊出晶莹爱大的壮上。

  “这样就行了,只要…让我爱你。”雄壮双臂拥紧她,背肌贲张,气息紊乱

  这不想伤害她,又克制不了对她强烈的渴望,让她热泪盈眶;这向来跋扈的男人竟为她行为失常,意味什么?感到不可思议。

  她在等,他会给她期待的答案,等到她一颗心闷疼…可是,仍是没得到他接下任何一语。

  也许是经过第一次疼痛,身躯调适不过来,唐宛瑜在他狂烈需索再次昏

  再次醒来,耳旁似有水声哗哗传来,她知道自己还没离她大哥的掌控,不知何时被他抱到浴室里。

  “呃…不要…”霍然感到几修长指茧底下粉花辫,她脸蛋红润,倦意即刻一扫而空。

  摇晃体想逃离那可怕的手指动,怎奈纤被他大掌扣住,根本无从远避一寸。

  “不…不要碰…”私密间被欺凌无完肤,兼被欣赏的一清二楚,她不仅觉得全身被看光光,连仅存一丝尊严也被践踏全无。

  那手指每洗、按一分便起她体内麻热异漾,娇忍不住弹跳免得遭殃。“哎…不”霍然睁眼瞧向面前男人。

  水气氤氲中,他跨坐在她对面,黝黑壮身躯和她白体成反比,两人身上皆涂有泡沫。

  她终于看到那身令人屏息的健美体格,俏颜飞上两抹红晕。

  “啊…欸…”憨呆中被到一个感点,羞之声不制逸出启开的朱

  他沉黑的眼瞳盯住她一身晶莹剔透的肌肤,五指顺着水抚抹她的粉,将那儿血渍与里里外外的污秽全都清洗的一干二净。

  “还会疼吗?”关注视线倾视她泛出美丽红光的容颜。

  “嗯…”她憨然视他,发现‮腿双‬开张坐在他面前,好像门户大开浸他目光下;姿势实在羞死人。

  “我自己可以…”她微弱如小猫呻还没示意完,那熨烙她身的掌心已溜出私密间抚向扁平的下腹。

  “呃…”肚脐猛然被,唐宛瑜红润嫣吐出短促急音,感到全身感带全集中在他掌劲按摩处,被翻腾、由火热那一点疾速往体内各大小地方,张成一字型的‮腿双‬出不只水的物体。

  “不…不要…”她想阻止,然男人捉住她‮腿双‬的手劲十足强势,根本连与他抗横拉锯的力量也无。

  她别脸任柔弱躯身在他的掌握中,两腿娇软使不上气力,感受他脂腹一下下,酥茫中眼睫沾上自己均不知是水珠还是泪的润。

  他俊魅的眼只专注视那洁白如脂的肌肤染上层美丽的熏红、与那姣美脸蛋的红晕,双掌随之抚抹柔弱无骨的小蛮往上移动,她散的长发漉卷曲在摇晃中令她看来亦加狂野。

  涂抹的白泡沾上巨上的红,似滴出油的泡十足养眼暧昧。

  “啊…”她再一次发出叫声,那两指若有若无的碰触令柔媚的声音酥软好听,吸引他的注意。

  顺抚沐浴的大掌持续,宋世杰替她泡洗澡,宛如尽忠职守的丈夫般服侍。

  “不舒服吗?”他沙哑问道,锁住她的眸光更温柔沉亮。

  “不,不会…”她笨笨的,不知为何要回道。

  莲蓬水雾倾泻而下,她翦翦水瞳望着水气中的他英俊脸庞,几绺润发丝落在额前与鬓角有了以往不同人魅惑,而出了神,那健硕的古铜色膛让她好想伸手去摸他,又惧怕畏怯。

  这时才发现他们在按摩浴缸内,这豪华设施的浴室竟大到令她无查觉他们就坐在浴缸里,水蒸气正从脚下几寸缓位上升,将他们包围。

  他服侍的举动让她分不清楚似她的情人?或是丈夫?  wWW.dMdMxs.Com 
上一章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下一章 ( → )
冬眠小说网提供夜语姬最新作品《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免费小说总裁的不伦情人未删版全文在线阅读.阅读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就到冬眠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总裁的不伦情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